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744章 先天生灵1
?    叶少阳道:“不是每个先天生灵都是你想的那么强大。天  籁小说当然了,里头最菜的我也打不过。”
    
        毕竟是洪荒时期的生灵,几千上万的修为,就算是一块榆木疙瘩,也给堆成精了。
    
        凤兮说道:“我之前也是想过,大祭司或许真的是先天生灵,他当时的力量确实没有强大到可以瞬间击杀我们。不过,这恰恰更是提供了一个例证,据我所知,他不够强大,只因他失却了一部分力量,这也是他建造这座古墓的原因。”
    
        叶少阳忙问道:“等等,你是说,他建造古墓,是为了寻找失去的力量?”
    
        “是这样,他当时为了让我乖乖听话,除了威逼我,还用这股力量来引诱我,尽管我不稀罕,但也本着查证真相的心思,问过他一些……他说,那股力量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却是被封印在湖底,他无法直接取得,因此只有建造古墓,这座名义上是古墓,其实是一座祭坛。叶天师你们应该也现了,这座古墓,是一个漏洞的形状……”
    
        叶少阳心一动,回想这一路而来,墓道都是盘旋往下,逐渐到达深处,仔细想来还真是一个漏斗的形状。
    
        这个念头一旦打开,叶少阳心豁然开朗,回想一些细节,便是明白了这座古墓用意。
    
        在风水学的说法:弧形托阳,漏斗聚阴。有一个很常见的问题,几乎没有人认真思考过:为什么古往今来,人死之后的坟包要修建成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这就是一个反向的漏斗,只是因为是地面往上,所以轴心小的一端才在上面。这其实也不是华夏的独创,就连埃及的金字塔,形状也跟华夏的坟包差不多,大概是古埃及人不懂风水,却也是现了一些气息走向的规律。
    
        而自己现在身在的这座古墓,因为是在平原上,地面上一马平川,没有风水可以借助,这才将古墓修成相反的形状,也就是一个小头朝下的漏斗,内部建造各种阵法,也都是为了营造出一个风水局,将湖泊的水精之气汇聚到“漏斗”底部,进行滋养……至于滋养什么,叶少阳就不清楚了。
    
        风水风水,其实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水字,将古墓建在湖泊下面,引起一湖水汽,简直就是绝佳的风水,至于古墓为什么能建在湖泊下面,这一点叶少阳也早就想明白了:湖虽然大,但是并不深,而且从罗布泊湖干涸这一点看来,这片湖依托的不是地下水系,而是上游的河水。
    
        另外一方面,这片湖在沙漠之,能保持千年不干,说明地下一定有坚固的岩石结构,如果真的只是流沙,湖水早就渗透下去了,只要找到岩石结构,利用岩洞的走向,在湖下修墓完全是能够做到的,只要在修筑的时候,把入口开在湖泊的边上,避免被湖水渗透进去就可以。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在那个时代,靠着当时的械水平,建造出这么大规模的一座地下宫殿,所付出的人力代价一定十分惨重。
    
        想到这,叶少阳脑海产生一个大胆的假设,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对不对,这些所谓的光明教徒,有可能是被利用了。假如那个大祭司是先天生灵,就不肯是这个族群的祖先,很可能是混到他们间……具体段没法猜到,不过他这么做,很有可能是利用他们的信仰,为自己建墓。”
    
        凤兮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也是这么想。”
    
        紫昆道人也明白过来,说道:“段还是可以猜到的,最简单的就是杀了原来的大祭司,变化成他的模样,它不是先天生灵吗,变化之术对他并不困难吧。他利用这些教徒对帝释天的信仰,说什么接引帝释天到人间,用这些鬼话来骗他们心甘情愿为直接修墓……”
    
        叶少阳赞同紫昆道人的说法,人世间最强大的力量,除了爱与恨,就是信仰,不管是善良的信仰还是盲目的,都会给人一种迷信般的力量,为之献身也不在话下。
    
        “这么说,这个古墓,跟帝释天没什么关系了?”叶少阳喃喃说道,他想到之前在古墓里看到的帝释天的雕像之类,很有可能只是那位大祭司的障眼法,是用来忽悠那些教徒,让他们以为修墓真的是跟帝释天有关。
    
        凤兮道:“这就不得而知,也有可能,这股力量真的跟帝释天有关。不过一切只是猜测,因为我也不知道那股力量是什么,水晶门的下面,我没有去看过。”
    
        叶少阳道:“古墓修成之后,大祭司哪里去了?”
    
        “大祭司进了水晶门。他在杀了我,把我的魂魄困在血浮屠里面之后,有些嘲弄的告诉我,他不能履行诺言放我走了,因为他自己也要在这里长眠下去,等待苏醒,说是到那一天,他再来带我一起出去……”
    
        “等待苏醒,那是什么意思?”叶少阳问道。
    
        “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凤兮说道,“从那以后,我就长眠在这里,年来过一帮道士,被血浮屠所杀,说来是百年前的事了。”
    
        紫昆道人一听,立刻激动起来,忙问道:“是我众阁派的前辈吗?”
    
        “我被困血浮屠,无法交谈,只是不受控制的进攻来着,怎知是什么门派,只是看装束是道士罢了。”
    
        紫昆道人道:“请前辈想想,他们有什么特征,有没有什么兵器之类……”
    
        凤兮凝眉想了片刻,道:“特征却是想不起来多少,只记得为一人是个虬须大汉,法术端的厉害,不过人品却是不怎么样,他见敌不过血浮屠,就命令下那些弟子模样的人顶着,自己却是越过池塘跑了,去了水晶门方向。后来那些小道士都死了,被血浮屠吸了血肉,尸体都扔进池塘里,化作水尸。”
    
        叶少阳一听,立刻说道:“那肯定没错了,这么无耻的事,除了众阁派的道士,没有别的门派干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