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747章 离殇2
    吴嘉伟画了一张灵符,贴在大祭司的额头上,一边咒语念过,黑气被吸到灵符上去。

    果然是尸气!

    吴嘉道上前抓住大祭司的手腕,用罡气探知他还是不是活人。

    大祭司缓缓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珠子望着吴嘉道,半张着嘴,似乎想要说话。

    “你想说什么?”吴嘉道用维语问道,一边俯下身子。

    “不对劲!”吴嘉伟突然开口,上前拉弟弟的胳膊,然而已经晚了——大祭司的嘴巴突然张开,舌头如尖刺一般伸出,去刺吴嘉道的脸。

    一切都在瞬间生,来势极快,吴嘉道本能地把脑袋偏向一边,致使这条本来应该刺中他人中的舌头刺到了脖子上,深深地扎了进去。

    吴嘉道只感到脖子一麻,似乎被注入了什么东西,本能地对着大祭司的脸拍出一掌,抽身后退,摸了一把脖子,没留下什么东西,不过脖子被刺中的地方一阵酸麻,里头有什么东西在体内游走,抽取自己的阳气。

    “你、你们……”

    情况简直瞬息万变,一切生之后,吴嘉道脑袋里还是有些懵,吃吃地望着大祭司,说不出话来。

    吴嘉伟反应极快,抽出腰间佩戴的藏锋宝剑,一剑劈了过去,却不是劈大祭司,而是站在身边的小祭司——在回过神来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最危险的人不是大祭司,反而是自己身边这位。

    藏锋宝剑上掠过一道青光,穿过小祭司的腹部,将其拦腰斩成两截,然后再去劈石床上的大祭司。

    大祭司已经翻身下床,自己提着头,向脑后拉扯,一张人皮立刻被拉下去,身下是一个鲜血淋漓的怪物,长的有点像是蟑螂或是蜘蛛,至少有六条腿,一张倒三角的脸上长着一只尖细的口器。

    吴嘉道想起自己就是被这东西刺了脖子,想要看个清楚,突然砰的一声,光线摇曳,转头看去,是小祭司因为被吴嘉伟拦腰斩断,上半身坠落在地上,灯烛也跟着掉在地上,闪烁明灭。

    小祭司被斩断了上半身,依然不死,双手撑着地面,半个身子就这么爬了过来,口中不断出咯吱咯吱的诡异笑声。

    吴嘉伟的临场反应能力比弟弟要强得多,上前一脚将小祭司半个身子踢翻,一把将还在呆的弟弟拉过来,躲开了身后那个蟑螂般怪物的攻击,手一挥,三道灵符飞出去,贴在蟑螂怪的身上,燃烧起来,将蟑螂怪红扑扑的皮肉烧的滋滋冒油。

    吴嘉伟拉着弟弟朝门外跑去,然而几道人影出现,堵住了门,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支火把。

    为的正是肥的跟球似的天龙道人,拢着双手,脸上带着招牌般的微笑,身后站着一排都是众阁派的道士。

    “两位,好不容易见到大祭司一面,这么着急走?”天龙道人嘻嘻笑着,目光落在吴嘉伟手上的藏锋宝剑上,抹了一下嘴唇,道:“好剑。”

    吴嘉伟握紧宝剑,转头看了吴嘉道一眼,意思让他跟自己一起冲出去,刚要行动,吴嘉道突然痛苦的哼了一声,捂着脖子,颤抖说道:“脖子里……好难受。”

    吴嘉伟心头一颤,厉声问天龙道人:“你在他体内放了什么!”

    天龙道人望着两人身后的蟑螂怪,笼在道袍里的双手结了一个印,那东西立刻就不动了,站在吴嘉伟兄弟身后几米远的地方,虎视眈眈地望着两人的后背。

    “吴道长,不要紧张,只是一种寄生的邪物罢了,你弟弟不会死的,最多……嗯,也就是变成妖尸,跟你身后的怪物一样。”

    天龙道人微微一笑,“其实,那小子没有骗你,你们身后这位,真的是大祭司,只不过……变成了现在这样。”

    吴嘉伟听了这话,心在滴血。吴嘉道想到自己会变成那种怪物,被寄生邪物霸占身体甚至灵魂……浑身筛糠般的抖起来。

    天龙道人叹了口气,道:“你们也是天真,就没有想过,既然我控制了大祭司,岂能放过他的儿子,为自己留下后患?本来吧,咱们合作好好的,可你们偏偏不安分,贫道为了保护自己,也只好对你们下手了。”

    当下把一双肥嘟嘟的手从袖子里拿出来,拍了几下,口中出呼唤的声音,笑道:“二位道友,不妨看看你们前后左右。”

    两人急忙转头看去,顿时倒吸冷气:在这间宽阔的石室里,有无数人头,正在从墙体里伸出来,头顶上空还倒悬下来好几个,一个个都没有五官,只有两只白眼珠,在长的缝隙中,射出令人齿冷的森然目光。

    全是鬼魂……而且看上去还不是普通的鬼。

    看到它们,吴嘉伟就知道,今天凶多吉少了,不过他还是要拼一把,暗中咬紧了牙关。

    天龙道人似乎知道他的想法,说道:“崂山席弟子吴嘉伟,一只脚迈进地仙的门槛,比硬实力,你我之间可有一战,不过……眼前这局势,你居然还想走?就算你想搏一把,可你弟弟怎么办呢?你情愿让他成为被寄生邪物控制的怪物?”

    提到弟弟,吴嘉伟一股锐气立刻泄掉,暗暗叹了口气,道:“你不怕少阳他们回来,将你碎尸万段!”

    “怕,但是你们既然想对我下手,我也不能坐视不管,趁着他们在墓里没出来,我先办妥了你们,才好去收拾他们。”

    天龙道人眯着眼笑起来,“我能在这里跟你们说这么多,无非是想给你们一条路走,如果能够合作,大家还是朋友……喏,你想不想你弟弟能够活下来?”

    吴嘉伟道:“别废话!”

    他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开打的人,不爱说话,只因吴嘉道的性命掌握在对方手中,才不得不跟他们说这么多。

    “嗯,直说吧,把你弟弟留给我,你出去,等叶少阳他们从墓里出来之后,你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就像之前那小子对你们做过的一样。”

    吴嘉伟一听就明白了,道:“你想伏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