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785章 作法2
    李老板脸色一变,急忙拱手说道:“得罪,我刚才是在想,是不是有人提前告诉了你房间的位置,所以叶先生故弄玄虚,还想诈你一下……是的,我儿子就在这间房里,不知道叶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少阳道:“不瞒你说,你儿子身上有很浓重的邪气,我在楼下就能隐约感觉到,就是靠这个一路找到这来,怎么可能有错。”

    邪气……李老板和那小伙子悚然一惊,往左右看去,同时抽了抽鼻子。

    “你们当然感觉不到,邪气很微弱,就连我师兄都感觉不到,你们更不用说。”

    叶少阳说着推开了房门。

    房里只亮着一盏光线很微弱的台灯,中间摆着一张床,床上盖着厚被,下面蜷缩着一个人。

    见叶少阳想进去,李老板拉住他,踌躇道:“我儿子自从出事之后,人就是半昏迷,叫他也不答应的,不过只要有人靠近,他就会大声叫喊,好像很难受似的,所以我都没敢让人伺候,只是隔两个小时让人过来看看他……”

    叶少阳道:“他邪气入体,体内阴阳二气失衡,活人身上阳气旺盛,靠近他身边,自然会引起不适。”

    说完直接走了进去。

    果然,离床铺还有两米远的时候,床上的人突然坐起来,双手用力撕扯自己的头,撕心裂肺地叫起来。

    不等李老板开口,叶少阳从腰带里摸出一张空白灵符,上前贴在那人脸上,之后才摸出朱砂笔,在符上画了几笔,先贴符再画符,是道士大忌,不过对叶少阳来说,真的只是小菜一碟……

    定魂符生效之后,果然对方浑身一软,倒在床上不动了。

    李老板惊了一下,立刻上前去探儿子的鼻息,叶少阳道:“放心吧,我用了定魂符,暂时将他的魂魄封印起来,对他只有好处没坏处。”

    李老板试出儿子呼吸正常,顿时放心,想到方才的一切,对着叶少阳拱了拱手,神色已经变得十分恭敬,刚要开口说什么,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妇人,八成是被之前的叫声引来的,看着四十多岁,一看就是保养的很好的那种贵妇人,一进门就嚷起来:“谁又来吵我儿子了!”

    一眼看到叶少阳的打扮,立刻就明白了,冲李老板吼道:“你又找什么道士神棍的来了,我不是说了吗,这些都是骗钱的,你找了这么多,有哪一个有用了!”

    李老板连忙跟夫人赔罪,说道:“这位叶先生不是神棍,是真有神通,刚才你是没见着……”

    “你呀,神棍的手段可多着呢,你就不要信这个,我已经从美国请来精神病方面的专家,下午就到,你千万不要再折腾了!”

    李老板好说歹说,夫人就是油盐不进,坚信叶少阳就是个神棍,话说的也很难听。

    叶少阳实在听不下去,说道:“夫人,要不要我证明一下我不是神棍?”

    夫人斜眼看了他一眼,“你证明啊,你怎么证明,又是那些作怪的小手段吗?”

    叶少阳不答,走到病人身边,右手在他脑门上拍了一把,用力一拉,喝道:“出来。”

    将他的魂魄从身体里直接拖了出来,立在面前,见对面几人一脸不解,方才向前鬼魂没有显形,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撞在喷雾剂里的七星草液,对着鬼魂上下喷了一番。

    “这是——”李老板夫妻儿子看看站在面前的魂魄,又看看躺在床上的人,一张脸顿时吓的煞白。

    老郭在一旁笑着解释道:“叶掌教是把你儿子的魂魄从他身体里提出来了,这下你们相信了吧,这可不是什么障眼法。一般法师绝对做不到的,就算做得到,也不敢强拘生魂……”

    夫妻俩浑身战栗,几乎站不住。后面那个小伙子也是一脸懵逼。

    叶少阳不再理会他们,望着眼前的鬼魂,说道:“你什么情况?”

    鬼魂怔怔地站着,一脸茫然,似乎没有听见叶少阳说什么。

    叶少阳看了一眼老郭,摇头道:“失魂落魄。”

    李老板一听,心头一紧,说道:“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魂魄不全。”失魂落魄这个词,其实就是这么来的。

    叶少阳取出一道灵符,将魂魄收在其中,用一枚五帝钱包裹,作法感知了一番,叹道:“果然是丢了天魂,怪不得不会说话了。”

    将魂魄又取出来,送回到身体里。

    这一连串行为,行云流水,看着跟魔术似的,在场几个人都目瞪口呆。

    李夫人是彻底服了,战战兢兢地说道:“师傅……有没有办法救我儿子,多少钱都可以!”

    叶少阳不答,朝床上的人打量过去,只见浑身包裹着一层纱布,其中隐约有尸气渗透出来,皱起眉头,伸手要去解纱布,李夫人立刻说道:“师傅,我儿子身上……很吓人的,您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还用心里准备,自己什么恐怖的画面没见过?

    叶少阳笑笑,把被子完全揭开,上下一扫,这位李少爷浑身上下缠满了纱布,包的跟着木乃伊似的,大部分纱布都被黄色的水渍浸湿,出一股臭味和药味混合的味道。

    一问才知,这些纱布是医生让裹的,里面有抗生素消炎药一类的,说是用纱布包裹,可以维持药性,三个小时更换一次。

    叶少阳让老郭帮忙,把李少爷扶起来,找到纱布的接口,一层层撕开,本来叶少阳是有心理准备的,看到李少爷的身体,不禁也是头皮麻,不是多恐怖,而是恶心……

    李少爷从脖子往下的皮肤上,几乎长满了水泡,密密麻麻,看的人一身鸡皮疙瘩,有种忍不住想把这些水泡都弄破的冲动。有些水泡的确已经溃烂,往外流着黄色的脓水。

    李夫人看到这样一幕,当场就哭了,捂着嘴哽声说道:“上午还没这么多来着,只到胸口,现在快到脖子了……”

    叶少阳忍着臭味,后退了两步,老郭也凑上来,皱眉说道,“这不是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