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794章 酷刑
    “能不能查出报警的人是谁?”

    谢雨晴道:“能,现在几乎没有公用电话了,手机卡也是实名制,想查到的话总是有办法的。”

    叶少阳道:“那你帮我查查,只要找到是谁阴我,找他审问一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谢雨晴道:“你以为警察局是我家开的吗?”

    叶少阳嘿嘿笑道:“不是吗,我这个杀人嫌疑犯都被你捞出来了,这还是跨省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全国的警察都认识。”

    “你不要得了便宜卖乖!”谢雨晴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在钢城认识人,是因为两个市挨着,经常会有一个双边活动,开会之类的也经常在一起,这个辖区的分局长是我熟人。”

    “就是那个脸挺白的家伙?”

    “嗯……他一直追求我,只是不够主动。”谢雨晴得意地瞥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你这么容易就能放出来?”

    “呃。好像……这家伙有三十来岁,人倒是白白净净的,虽然没我帅吧,不过也还不错,而且印堂有横纹,看着有官相,估计还能升,嘿嘿,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

    谢雨晴哼了一声道:“是啊他这次帮了我一个大忙,倒是要考虑考虑了。”

    叶少阳知道她是开玩笑,干咳了两声说:“咱说正事,你到底能不能找到报警的人?”

    谢雨晴收敛神情,想了一会,说道:“按说,如果报警人报的是假警,并且有刑事方面的嫌疑,这时候警方是可以追查报警人的……”

    “是啊,这就是假警啊,我也没抢劫杀人什么的。”

    谢雨晴摇了摇头,“不一样的,因为你这涉及到灵异事件,虽然警方内部都认可这个部门存在,但毕竟是一个隐秘的部门,很多东西是没法写进报告里的,嗯……我还是去找刘广试试吧。”

    叶少阳听她这么说,就知道没问题了,开玩笑说道:“不用献身吧?”

    谢雨晴起身一拳砸在他胸口上:“献身也要你去献!”

    现在已经是凌晨,谢雨晴当然不回去了,给雪琪打电话大致说了一下,然后进了卫生间。

    叶少阳一门心思想着案情,过了一会听见卫生间门响,抬头一看,顿时愣了一下:谢雨晴身上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肩膀露出一大片羊脂白的皮肤。

    “你……你怎么洗澡了?”叶少阳吃吃说道。

    “废话,洗澡睡觉啊。”

    “睡觉……”叶少阳咽了一口口水。

    谢雨晴瞪他一眼,“你想什么呢,这里不正好两张床吗,我也懒得再去开房了,一人一张床!”

    说完把灯关了,解开浴巾,钻进被窝里。

    叶少阳无奈,抹黑把衣服脱了上床躺着。

    “喂,你睡不着吧?”黑暗里想起谢雨晴的声音。

    叶少阳道:“你要干啥!”

    “我去,你想什么呢,那个,你之前说那个女鬼勾引你,哈,你是不是等到享受够了才抓的她?”

    “怎么可能!”

    谢雨晴咯咯地笑起来,“你这么色的人,我不信。”

    “我色吗?”

    叶少阳猛然想到什么,突然跳起来,摸黑去开灯。依稀记得灯的开关在谢雨晴的床那边,走过去的时候因为看不见,绊在床边,直接扑了上去。

    单人床很小,叶少阳直接扑在了谢雨晴身上。

    谢雨晴身子一颤,推了他一把,叫起来:“你干什么!”

    叶少阳反手捂住她的嘴,“别嚷,这里隔音不好!免得人家误会,我先开灯!”

    伸手在墙上摸来摸去,刚摸到开关,没等按下去,突然下半身被谢雨晴的膝盖顶了一下,当场倒下,双手捂着,在床上翻滚起来。

    “你大爷的疯了啊……”叶少阳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很疼吗?”谢雨晴听他这动静,又有些不忍。

    “我顶你一下试试啊。”叶少阳缓了半天,才抹着眼泪说道。

    “谁让你想欲行不轨!”

    叶少阳懒得理他,一只手捂着下身,一只手在墙上摸,啪嗒一下按亮电灯,顿时懵了。

    谢雨晴已经坐了起来,双手把被子捂在胸前,不过位置比较低,几乎什么都看到了。

    叶少阳一张脸逐渐涨红。

    谢雨晴一脚踹过来,直接把叶少阳踹在地上,用被子把自己全身捂好,涨红着脸说道:“叶少阳你个变态!”

    刚才那一脚,又踹中了他的重点部位,叶少阳躺在地上,死去活来地翻滚了半天,谢雨晴看他这样子不像是装的,皱眉道:“很疼吗?”

    叶少阳爬回到自己床上,趴了好半天,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不要每次踢我一脚然后都问这句话行吗,知道疼还下那么重的手!我惹你了啊!”

    “说的好像我故意似的,谁让你突然爬上我的床,我告诉你,虽然我喜欢你吧,可不代表我随便能让你碰啊……”说到最后声音微弱下去,低着头说道,“这么直接可不行,怎么你也得循序渐进吧……”

    循序渐进……

    叶少阳气的捶床。“大姐啊,你到底想什么呢,我之前不是抓了个女鬼吗,从警局出来我就把这事给忘了,你刚提到女鬼,我猛然想起来,想开灯去把她放出来审问一番,谁是要非礼你啊!”

    谢雨晴当场怔住,窘迫的不行,怔怔说道:“那你也提前说一声啊,你这么猴急的……谁知道你要干什么!”

    叶少阳无奈说道:“我哪知道你突然下手啊!”

    谢雨晴再度把灯关上,找到浴巾,把全身裹住,再打开灯,看叶少阳还在床上趴着不动,问道:“你要不要紧?”

    叶少阳在床上挺尸,伸手自己摸了摸,有气无力地说道:“暂时好像没事,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用……”

    谢雨晴噗嗤一声笑出来,上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一会你可以看片试试,没死就快起来办正事。”

    叶少阳翻着白眼说道,“我现在办不了正事了。”

    “还敢调戏我!”谢雨晴想动手,想到他已经是伤员,还是罢手了,坐在一旁等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