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884章 营救行动3
    小九开辟了虚空裂缝,徐公先跳进去,之后林三生也要跳进去,转头看见萧逸云怔怔发呆地站在旁边,一伸手把他也拉了进去。小九自己也跟了进去。

    “你也去?”林三生皱起眉头,“你去是不合适的。”

    “我不上山,我在下面等你们。”

    萧逸云苦着脸说道:“几位老大,你们可一定要说服黎山老母放了少阳啊!”

    徐文长看了他一眼,纳闷道:“萧郎君何以这般愁苦?”

    “救不了少阳,我回去没法跟橙子交代啊!”

    徐文长本来心里也是有些着急的,但是听了萧逸云的话,还是忍不住笑起来:“萧郎君可是有些惧内啊。”

    “是是是,我惧内的很。”萧逸云倒是很大方地承认,“所以两位一定要帮帮我啊!”

    林三生挺了这话,心里也感到好笑,明明这是叶少阳的事,大家都是奔着叶救叶少阳来的,怎么变成帮他了。

    “对了徐公,你之前见过黎山老母吗?”

    “哪里见过,不过互相应该都还是知道名字的。”

    三人一边走一边商量着细节,一口气来到梨山的山脚下,被守山门的道士拦住,徐文长走上前去,很客气地说道:“劳驾去通报一声,轮回司徐公,求见黎山老母。”

    “轮回司?”守山弟子上下打量他,“轮回司与我空界一向没有瓜葛,来我梨山做什么?”

    林三生上前冷冷说道:“轮回司徐公,你不认识,你家圣母认识,还有这位,是天子殿的提辖使萧郎君!只去通报便问,问这么多作甚!”

    林三生的气质和说的话,震住了两个守山弟子,互相看了看,一个人继续守门,另一个上山通报去了,不一会工夫,有两个身穿白衣的弟子飞身下山,一见面就作揖打拱,对徐文长和萧逸云行子侄礼,说着客套话,领着三人一路上山。

    黎山老母在道观正殿外站着,接待三人,见到他们,表现的端庄而不失礼节,将三人请到偏殿的厅堂入住。

    “这位便是萧郎君?”黎山老母微笑说道,“我是久仰大名,却不知道是这么俊俏的小生。”

    “圣母过奖了,我边上这位,是阴阳司的主簿林三生。”萧逸云反过来为林三生介绍。

    黎山老母皱眉问道:“阴阳司,是个什么所在?”

    “是大帝特许,最近新建的一个衙门,专为配合人间法师,处理一些人间的灵异公案。从司主到服役的鬼兵,无一不是叶少阳的门人。”

    黎山老母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消息,心中着实吃了一惊,这叶少阳,在阴司居然有如此地位……

    当下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微微带头,让弟子奉茶。

    茶杯中雾气缭绕,三人吸了茶气,一股清香入喉,赞不绝口,徐公和林三生都是擅长绝顶聪明,擅长打太极的人,先不着急说事,跟黎山老母聊起有关茶艺方面的话题,营造谈话的气氛。

    萧逸云也觉得这梨花茶确实不错,但是现在的他哪有什么喝茶的心思,在一旁听着,也只能是干着急没有办法。

    聊得差不多了,黎山老母也知道他们要进入正题,开始减少说话,过了一会,徐文长冲她笑道:“圣母,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今日我三人的来意,想必您也知道,若有言语不当之处,我这里先告个罪。”说完拱了拱手。

    黎山老母笑道:“徐公太客气了,有话但说无妨。”

    徐文长这才道出来意:“我与叶少阳小天师,却有机缘,得知他被圣母扣押,不得不前来求个人情,还请圣母高抬贵手,放他回去。”

    黎山老母道:“敢问徐公,是代表轮回司的意思,还是徐公自己的意思?”

    徐文长忙道:“是冲着我与叶少阳的私人交情而来,与轮回司无关。”

    黎山老母叹了口气,道:“那便是了。实话说,若徐公是为公事而来,今日无需多谈……阴司与青冥界,本就分属两支,就算是轮回圣帝,也无法干涉我梨山之事。”

    徐文长笑道:“便是如此。圣母早年飞升空界,早就荣登阐教金仙之位,不在六道轮回之中,轮回司自然不入圣母法眼。因此我个人前来……”

    黎山老母被戴了高帽子,很开心,不等他说完,抢着说道:“我与徐公虽素未谋面,但徐公在阴司所为,我素有所闻,乃是一等一的君子,今日徐公亲自前来,又是所求,本该应允,奈何此事干系重大,恐不能从命。”

    徐文长道:“莫非叶少阳与圣母素有冤仇?”

    黎山老母摇头道:“这却没有,我擒叶少阳,却不是为他本人,而是要以此引来道风。我与那道风,却是有些恩怨,必有一战,我奉师长之命,镇守梨山,不敢有片刻离开空界,因而只能出此下策,却也是无可奈何……此事徐公切莫再提。”

    徐文长看看萧逸云,萧逸云会意,对黎山老母拱手说道:“圣母……”

    “天子殿提辖使。”历山老母打断他,静静地看着他,说道,“若你提议之事与徐公相同,那还是请不要说了,我们只管品茶,不了其他。”

    “这,我知道我身份地位与徐公不能比,人微言轻。”萧逸云犹豫了一下,从袖子里从拿出一个好像灯笼一样的东西,翠绿色的杆子上,挑着一块月牙形的玉佩,上面刻着四个字:通判阴阳,下面是一串狐尾的白裘,一看就不是凡物。

    “天子持节!”

    黎山老母当场怔住,她虽然是第一次看见这东西,但还是听说过的,“通判阴阳”四个字,就算是一般的司主也用不起,再联系到萧逸云的身份,立刻就猜到了这东西的名目。

    “见天子持节,如见天子。”黎山老母缓缓说道,“这是阴司的意思?”

    萧逸云道:“不敢隐瞒圣母,这并非是阴司的意思,而是府君大人私人请求,希望圣母能放了叶少阳,府君大人坐镇天子殿,日理万机,无法前来当面恳请,将天子持节托我带来,以证明实情,还请圣母看在府君大人的面子上,能够放了叶少阳。”

    (今天有事发两章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