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012章 第2012 确定目标1
    不管怎么样,自己目前可以说是修为尽失。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叶少阳长叹一声,没有法力,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怎么生存下去?

    叶少阳感叹了半天,最终还是冷静下来,小心翼翼地尝试吐纳,毕竟不管怎么说,修复丹田是自己目前最为急迫的任务。

    之后的三天,叶少阳就在翠云家里住下了,虽然跟一个陌生的寡妇在一套房子里住,有点不习惯,但叶少阳为了养伤,也是没什么办法。好在翠云对他这个陌生人照顾的还很不错,叶少阳心中非常感激,于是谎称自己是一个道士,因为道观被土匪占了,逃下山来,流浪到这个地方,由于不熟悉路,误走到山里去,结果遇到狼群,得亏自己身手好才逃出来,然后慌不择路地到了这个小镇上……

    在叶少阳来说,这也算是善意的谎言了,她肯定不会相信自己是个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到时候别把自己当成疯子赶走了。

    对于他的谎言,翠云是相信的,毕竟眼下这时节,到处都是逃难的流民,中间道士也不少,而且叶少阳身上带着剑,包里还有灵符、铜钱一类的东西,也证明了他道士的身份,不过翠云不相信他有什么法力,看他也就二十出头,估计也就是个苦人家的孩子,为了吃饭,从小给送到道观里养的。

    在几天的交往中,叶少阳从翠云口中得知了很多关于眼前这个时代的信息,又从一张年画上找到了当年的年份:1922年。与自己生活的时代相差了几乎一个世纪。

    翠云知道他识字之后,还给他找来了一些旧报纸,民国用的都是繁体字,叶少阳从小就看古籍,辨认起来丝毫没有障碍。

    在看了几分报纸、又结合翠云的讲述,叶少阳对于这个时代总算有了一些了解:这是民国的北洋政府时期,首都在北京,现在的大总统叫徐世昌,叶少阳在历史书上隐约见过这个名字,但是谁不知道。

    现在国家很乱,各地都由大小督军把控,经常打仗,土匪还多,在这样的乱世中,老百姓的日子过的自然不怎么样。

    翠云的描述,使叶少阳想到了历史书上给这段时期的定义,四个字:军阀混战。

    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这样的乱世之中……

    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是皖北的一个县城,叫上蔡县,紧邻着淮河边,因为现在政府是皖军掌权,所以安徽这块地方还算平静,不过这也是相对别的地方而言,这里虽然没有大的战争,不过周围都是山,土匪还是不少的。

    棋盘镇,就是上蔡县的一个小镇,三面靠着山,山里头住着好几伙土匪,不过规模不大,而且也不太怎么骚扰百姓,因此当地人生活还过得去。

    翠云一开始只是回答叶少阳的提问,后来两人聊天的时间越来越多,翠云也打开了话匣子,主动跟他聊天,说各种家常。她一个寡妇,在这里没亲没靠的,除了种地,平时也就是纺线织布,跟叶少阳混熟了之后,她干脆把纺车搬到叶少阳的房间来,一边纺线一边跟叶少阳聊天。

    叶少阳尽管觉得这样有点暧昧,但毕竟人家是救命恩人,况且自己还吃着人家的,因此也不好拒绝。而且,他看出翠云是那种热心肠缺心眼的类型,对他也没什么心思,猜测大概是当寡妇久了,没怎么跟男人交往过,家里突然多了个男人,有些新奇。

    叶少阳养了几天,每天晚上吐纳,身上的伤也恢复的很快,几天下来已经没什么事了,破碎的丹田也初步修复,不过现在能够储存的罡气极少,只相当于以往的十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只能施展出以往的一成法力。

    这让叶少阳很是无奈,好在现在也没有需要用法术的地方。

    这几天里,叶少阳每天都在想自己的小伙伴,每天都在琢磨怎么样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他很害怕自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回不去了。虽然徐福把自己带到这,必然有目的,他总不能把自己就这么扔在这不管吧,叶少阳还是想主动一点,不过想来想去,也是无计可施。

    有一次叶少阳帮翠云打水的时候,突发奇想,想要跳进井里淹死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就算能回去,自己万一变成个鬼,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叶少阳恢复之后,一时间也没什么好的打算,再加上兜里一分钱没有,只好继续呆在翠云家里,不好意思吃白饭的他,主动提出要帮翠云下地干活,翠云是个好人,怕他身体没恢复,坚持不让。叶少阳只好留在家里,每天帮着干点杂活,跟个小媳妇似的。

    身体恢复之后,叶少阳每天都去镇上逛,看到的情况,跟自己想象中的乱世完全不一样,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苦,街上做买卖的也不少,也很有秩序,热热闹闹的。只是要饭的太多,还有很多到处找活干的流民,当地人也是习惯了,因为也没有特别注意到叶少阳。

    至于县城,因为没有必要,叶少阳暂时也没有去过。

    这天,叶少阳又漫无目的地在镇上逛了逛,思考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改变现状,结果在集镇上看到一个测字算命的道士,一挂破破烂烂的招牌,上面写着麻衣神相四个字。

    这种算命先生,在当时应该很常见的,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这个道士就坐在镇上一个角落里,不急不躁,看上去有一种等人愿者上钩的样子。

    叶少阳打量了一下,这道士五十来岁,黑胡子,戴一副圆溜溜的小眼镜,身上道袍又脏又旧,不过叶少阳一眼看出,这是龙虎山的道袍。

    对普通人来说,所有道袍应该都是一样的,就算能看出差别,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实际上每个门派的道袍,都有着细微的差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