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047章 第2047 七子穿心3
    叶少阳的思绪,被一阵咯咯的笑声打断了,猛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仔细听,是一个孩子的笑声,咯吱吱的,听上去没什么问题,在笑声中,还夹杂着一个女人低低的啜泣。

    叶少阳听着这婴儿的哭声,总觉得哪里不对,总不会是……叶少阳的腰带没解开,就在身上,当下从里面摸出阴阳盘,拨动了几下,一遍咒语念过,指针哗啦啦转动起来,最终停下来的方向,正好是孩子的笑声隔着墙壁传来的位置。

    果然是灵异事件!

    叶少阳捧着阴阳镜发起呆来,他很想知道隔壁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大半夜的,自己又是个外乡人,当然不可能直接去问,正在发呆,刘老头的声音想起来:“你是道士?”

    叶少阳一怔,转头看去,是刘老头睁开了眼睛,月光从窗外斜洒在床上,比煤油灯还亮。刘老头借着月光,望着叶少阳手中的阴阳盘,上面有各种有关太极八卦的刻度,只要稍微有点文化的人都知道是跟道门有关系。

    “呃,您老醒了。”叶少阳有点不好意思。

    “我听到孩子哭,就醒了,正好看到你拿着这个东西……我们村的老祖宗是个儒将,当年中过进士,隐居在这里之后,遗训就是让子孙后代多读书,也遗留下很多书本,所以我们这个村的男人,都是识字的。我之前也略微看过一些道教方面的书籍,所以一看你这罗盘,我就猜到你是道士。”

    “前辈见笑了。”叶少阳用道门的礼仪对刘老头行了一礼,心想怪不得之前就觉得刘老头侃侃而谈,谈吐不像一般的庄稼汉,原来是读过书的。

    刘老头摆摆手道:“我看的道门书籍,都是关于炼丹养生方面的,也是浅尝辄止,叶小哥你不必如此。”

    叶少阳把阴阳盘收起来,仔细听去,那欢脱的婴儿笑声,一阵一阵地隔着墙壁传过来,啜泣声也是一直存在,中间还夹杂着一个男人沉重的叹息声,不时响起。

    听着这几种声音,叶少阳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家三口,孩子在欢脱的玩耍,父亲在叹气,母亲却在一旁低低地啜泣……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有点诡异。

    叶少阳望着刘老头,说道:“请教请教,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刘老头也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我且问你,你之前拿罗盘出来,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听出有什么不对劲?”

    “这……”叶少阳犹豫了一下,说出真相,“实话说是,我听这孩子笑声之中,带着几分鬼气,恐怕有可能中是中邪了。”

    刘老头眼前一亮,道:“你隔着墙光听声音就能听出笑声有问题?”

    叶少阳点点头,道:“鬼的笑声跟人的肯定是不一样的,道经上说,鬼声无形,除非是特殊情况下,否则是不会有回声的。”

    刘老头闻言一怔,仔细听了一会,说道:“好像有回声啊。”

    “当然了,这不是单纯的鬼笑,而是两个重叠的声音。”

    “两个声音重叠……”刘老头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鬼附身,鬼魂控制人身,发出的声音,叫阴回声,不是法师,是听不出这种声音的区别的。”叶少阳把一只手贴在墙上,说道,“因为隔了一堵墙,声音有点听不清,所以我之前不敢确定,用阴阳镜定了一下,果然是闹鬼。”

    刘老头听他这么一说,怔了怔,有些激动地说道:“你确定是闹鬼?”

    叶少阳道:“当然了,我从小修道,这个怎么会听错。”

    刘老头叹了口说道:“你说的没错,是闹鬼的。”

    说着翻开靠墙的床铺,从下面拿出一捆用红线包着的桃木枝,从叶少阳晃了晃说道:“看到没有,辟邪的,不光还有这个,我家每个窗子下面都摆了桃木枝,唉,我们也怕啊。”

    叶少阳皱起眉头说道:“怕什么?”

    “怕什么,当然是怕鬼了,隔壁闹鬼,我们老两口也是心惊胆战啊,万一有什么东西从隔壁钻进我们家里……”

    叶少阳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闹鬼?”

    刘老头也不回答,反问道:“你既然看出闹鬼,你有没有办法对付?”

    叶少阳本想说小菜一碟,猛然间想起自己现在只有一成半的法力,实在没什么把握,想了一下说道:“可以试试。”

    刘老头看了看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你这么年轻……”

    叶少阳内心那个无语,不是别的,而是自己被人这么看待不是一次两次了,当下也不着急分辨,继续听隔壁的声音,过了大概有小半个时辰左右,婴儿的笑声停止了。

    叶少阳向刘老头询问隔壁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本来,这是一桩喜事,没想到到头来会这样。”刘老头叹了口气,开始讲起发生在隔壁家的怪事:住在他隔壁的,是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妇,一直膝下无子,连个女儿都没有,就在今年年初,女方总算是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夫妻俩视若珍宝,十分爱护。

    哪里想到,从上个月开始,那家几个月大的小儿子一直就开始发烧,每天昏昏沉沉的,夫妻俩吓得不行,下山到县城去求医问药,钱花了不少,可是孩子的情况一点也没好转,目前已经病的眼看就不行了。

    “不过这孩子说来也怪,每天一到半夜,就百病全消,仿佛一下子就好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玩耍,咯咯大笑……刚才你也听到了,于是孩子的娘就抓住这个时候喂孩子一点奶水,这才一直续命至今。夫妻俩认为孩子是撞客或犯了什么煞,找县上几个先生看了,也都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刘老头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哦对了,县上玉清观的张道长说,他家儿子是被几个小鬼缠了,至于小鬼的来历,他也说不清楚,张道长告诉他们,如果想让儿子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远走千里之外,或许可以避难。不过要从他的道观里走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