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055章 第2055 魂之羁绊5
    不过仔细看去,这三个婴儿的嘴边,竟然都挂着两对尖牙,与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更是诡异的很。

    张道长和自己自己的一干弟子看见这一幕,也都是两眼发直,张道长问刘四:“这三个孩子下葬几年了?”

    “时间最短的一个,也有十年了。”刘四声音发颤地答道。他听出了张道长话音中的意思:下葬了十年的尸体,居然一点没有腐烂,甚至比普通的死尸看上去还要显得活生生的,对他一个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张道长叹了口气,对叶少阳说了两个字:“鬼尸。”

    叶少阳点点头,上前掐住一具尸体的脖子,释放罡气感知起来,发现体内尸气浓郁,但是并无魂魄,再站起来,拿出阴阳盘,绕着石井附近一边走一边检测,望着两棵槐树说道:“难怪了。”

    转头看着刘四,无奈地说道:“你也是个人才啊,一般人想布置这个养尸地还难以做到,刚好被你把尸体给埋在这了。张道长,你看出这是什么局没有?”

    张道长看着两棵槐树和中间的石井,说道:“二鬼拍门?”

    叶少阳点头道:“二鬼拍门的鬼门栓……”对刘四等人说道,“说的直白点,这里有两棵槐树,中间是一口枯井,形成了一个绝佳的养尸地,在这里埋死人,阴魂不散,尸身不腐,自然在人间作祟。”

    张道长走到跟前,俯瞰这三具尸体,有些不解地说道:“为何鬼尸不合一?”

    叶少阳道:“二鬼拍门的铁门栓,养尸三九小成,可通灵穿越,五九大成,至少能成就尸魔。不过,井下阴寒,在达到小成之前,鬼魂白天需要在外修炼,吸收阳气,晚间回到尸体里,将阴阳二气调和,才能增进修为,因此他们现在不在这里,眼前这只是几具鬼尸的皮囊而已。”

    张道长一听,立刻紧张地四下张望起来,说道:“我们来挖他们的尸首,他们的魂魄会不会前来袭扰我们?”

    “这大白天的,他们不敢来,就算来了又怎么样?”

    张道长听了,沉吟了一会,说道:“那我等现在该当如何?”

    叶少阳道:“趁着天亮,烧了尸体,引他们出来。”

    张道长等人大惊。

    “烧了尸体,能引他们出来?”

    “他们是鬼尸,修炼的也都是鬼尸的手段,一旦肉身被毁,那就成了真正的孤魂野鬼,一身修为也都没了。他们当然不愿放弃,要来跟我们博一把。”

    张道长望着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沉默了许久,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是天师。”叶少阳耸了耸肩,说道。

    张道长怔住。

    叶少阳道:“闲话先别说了,我们赶紧作法,我布一个天地三才阵,我为轴心,立足乾位,你带着你这些弟子分成两股,分列坤位两角,形成一个口袋,只要那三个鬼魂敢来,肯定就出不去。”

    张道长手拈胡须,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点头道:“天地三才阵,好,我们只要列阵守着,他们一旦进来,绝对闯不出去,大白天的,我看他们有多少修为消耗,一旦修为耗尽,我们立刻就反击诛杀……叶道长,这办法不错。”

    这是他第一次称呼叶少阳叫叶道长,也算是一种认可,不过叶少阳却丝毫不买账,摇了摇手指,说道:“前面是对的,后面错了。”

    张道长一怔,说道:“哪里错了?”

    叶少阳道:“这三个恶鬼,为什么要纠缠这个婴儿?”

    “这……”张道长本想说是吸收阳气,但仔细一想,如果是恶鬼邪修,随便都可以找人吸阳气,根本没必要他们的“弟弟”,从他们的亲缘关系上来看,附身在他们的弟弟身上,必然是有原因的。

    张道长身边一个弟子说道:“因为这个婴儿是他们的弟弟,他们嫉妒,因此想要缠死他?”

    这个观点,乍一听是有道理的,这三个恶鬼,一周岁没到就死了,后来看到弟弟出身,享受着自己没享受过的父母的关爱,和崭新的人生。他们嫉妒,也是理所当然。

    “你说对了一半,”叶少阳道,“他们附身在小顺身上,肯定因为他是弟弟,但却不是因为嫉妒,因为如果那样,他们早就该弄死他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几个弟子答不上来,一个女弟子道:“会不会是为了折磨他?我知道有不少鬼魂附身在仇人身上,并不着急杀死,以折磨人为乐。”

    叶少阳道:“你也说那是对仇人了,这婴儿是他们的弟弟,又不是仇人,而且刚出生,灵智未开,折磨他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死,也不是父母的错,他们对父母也不该有仇恨才对。”

    他这么一说,大伙都傻傻地看着他。那个女弟子问道:“那你说是为了什么?”

    叶少阳道:“你们想过没有呢,也许,这三个当哥哥的,只是想跟自己的弟弟亲一亲呢?”

    那些弟子立刻哭笑不得。那女弟子说道:“我以为能说出什么高论,结果你是在逗乐吗?”

    叶少阳表情严肃起来,说道:“我没逗乐,这三个做哥哥的,哦,有一个还是姐姐,他们八成只是想跟这个弟弟亲近一下,并没有想要害死他。”

    几个道士一听,当场震惊。

    张道长隐约想到什么,说道:“那何以会将孩子折磨成这样奄奄一息?”

    “这不是他们本意,鬼与人亲近,本来就会给人带去麻烦。你是道士,你一定也听说过,有很多人死后不放儿孙并且留在枉死城没走的,逢年过节会来人间跟孩子亲近,结果孩子就发烧生病……”

    张道长沉吟起来,叶少阳说的这种事,他当然也经历过,当下沉吟起来。

    一个弟子问道:“可那只是生病,并没有生命危险啊。”

    叶少阳认出他是之前在刘四家的时候出言讽刺过自己的那个,当下没好气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