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066章 第2066 前往义庄1
    你仔细看。”刘老汉将硬币翻到背面给他看。

    叶少阳定睛看去,硬币的背面,有刀子一类的尖锐物刻出来的痕迹,是一个简写的“刘”字。

    “我那侄儿,有一次返乡的时候,让人给我们这几个老亲一人送了一块刻下他名字的大洋,外人不知,让我们万一被土匪惹了,就把这大洋拿出来,只要是江西省内的土匪,一般都会给他个面子,你不是要去鹰潭吗,这一路上难保不遇到土匪,万一遇到了,这东西或许能保你一命。”

    “这……这么贵重的东西啊,这个我不能要。”叶少阳急忙推辞。

    “大侄子,你就拿着吧,我跟你婶子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老棺材瓤子了,又不怎么出山,要这东西完全没用。”

    刘老汉不由分说,把银元往叶少阳手中塞好,叶少阳实在没法子拒绝,只好收下了。

    那边,刘老太也送了翠云不少山货,装了两个蛇皮袋,分别之后,都成了叶少阳的行李。

    叶少阳不由抱怨她收的太多了,这一路走下去得累死。

    “别抱怨啦。有这些东西,就算没钱,咱们这一路也有东西吃了。”翠云十分满意。

    到了张道长的道观里,张道长让他们先坐着喝茶,自己离开了一会,回来的时候,将一个钱袋子递给叶少阳。

    “兄弟,最近赶上乱世,我这道观香火也不咋样,实在囊中羞涩,准备了五十块大洋,送兄弟路上用。”

    翠云正在喝茶,听见五十块大洋,差一点把茶水喷出来,急忙捂住嘴,吃惊地朝张道长看去。

    叶少阳也觉得太多,推辞了好几次,张道长坚持要送,最后神秘地笑笑:“老弟,这些钱不多,你要再推辞,老哥我就真不好意思了,不过老弟,老哥我有个忙……你或许能帮得了。”

    叶少阳一听,点头道:“你说说看。”

    张道长立刻摆起了手,“那个,老哥我送你盘缠,跟这件事完全不相干,这件事纯属人情,老弟你如果觉得不妥,就当老哥我没说过,千万不要介怀。”

    叶少阳道:“没事你先说说看,能帮我肯定帮。”

    张道长在茶桌对面坐下,说道:“你之前说要去公堂义庄,其实公堂义庄跟我很熟,那里管事的道士,也是我一个兄弟。”

    叶少阳点点头,表示能理解。毕竟公堂义庄离清风观也不远,大家都是法师,肯定会互相关照,关系好很正常。

    张道长接着往下说:“那里管事的,叫青冥道长。他跟前聚集了几个人,都靠赶尸为生,我就不多说了,就在几天前,有人托义庄赶一具尸体,起初没发现什么,等钩子把尸体背到山上,这才发现有问题。”

    关于赶尸这一行的一些知识,叶少阳也是听过的。

    所谓的钩子,是赶尸团队里的一种职业,赶尸的过程中,虽然看上去都是赶尸匠一个人在干活,其实一个赶尸的团队是有不少几个人的,分工也不一样。

    有专门住在城镇中,负责揽生意的,因为出没闹市,经常跟人接触,收钱算账,所以叫面子,意思是这个团队的面皮所在。因为死的人都在不同地方,基本上还都在城镇中,不可能让赶尸匠直接去赶,需要有人运到统一的地方,同一个方向的需要攒够几具尸体才能上路,这个将不同地方的尸体运到统一地方的,就叫钩子,意思就像钩子一样把尸体钩到一起。

    其余还有一些别的分工,视情况而定。不过赶尸也分汉苗两种,性质一样,只是用的法术和法器不同。张道长说的这个,叶少阳一听就知道是汉人赶尸。

    张道长接着说道:“钩子你知道的,并没有什么本事,起初也没发现尸体有什么不对,但是到了山上之后,才发现异常。这具尸体,是一只煞。”

    “煞?”叶少阳一惊,眉头皱起来。煞从大的角度来说,算是一种特殊形态的僵尸,体内有煞气,形成原因不同,形态也会不一样。

    “对,这个尸体是个姑娘,成煞的原因不知道,尸身不腐,看着跟活人无异,因此钩子起初以为就是普通的死尸,死而不僵也是有的,没当回事,上山之后,这尸体几天下来,仍然没有变化,大家这才奇怪,一检查,原来成体内有煞气,已经尸变,但煞气没出,尸变不成,所以暂时看上去只是一具尸体,被我那兄弟用符咒封住,现在却是骑虎难下。”

    叶少阳听了这番话,纳闷道:“这有什么骑虎难下的?”

    张道长道:“老弟有所不知,赶尸一行,既然接了生意,就一定要赶到地方,况且尸体都运上山了,再没有送回去的道理,再说也没地方可送了,那就必须赶回苦主家里,可是你也知道,符咒虽然能封住煞,但是很容易发生意外,一旦灵符被揭掉,十分容易尸变……我那兄弟是担心路上出什么意外,万一尸变成煞,后果不堪设想。”

    叶少阳听了这话,反而更加不解,说道:“你这话说的好生奇怪,既然知道是煞,也用灵符定住,把煞气放了就是了。”

    张道长道:“问题就在这里,这姑娘体内煞气,在肌肤纹理之中,若是放了煞气,身体也就腐烂了,会化成一堆枯骨。”

    叶少阳道:“那又怎么了?”

    张道长苦笑起来。“老弟,我们赶的是尸体,最后交一副骨头给苦主,人家怎么能接受得了,再说都成骨头了,人家怎么知道我们有没有找一副骨头来蒙他们?”

    叶少阳听到这才恍然大悟,说道:“明白了,意思是说,提前清除煞气,担心变成枯骨,家人不认,不清除煞气,赶的路上又怕出意外,变成尸煞,是这意思?”

    张道长一拍大腿,“正是此理!事已至此,其实不是赚钱的事了,只是怕砸了招牌,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尸体赶到地方,完整地交给苦主,然后再告诉他们实情,当着面放了煞气,到那时候,苦主亲眼所见,也就说不出什么话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