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084章 第2084 二鬼拍门1
    在北方游牧民族中间一直都有非常深厚的基础,后来蒙古、后金建立政权,虽然也崇佛信道,但真正的国师一直都是大萨满,凡是关于国运的大事,都要请教萨满,卜卦问天。

    萨满教在北方,曾经一度上可以说是上下通吃,上能匡扶国运,指点风水;下能为老百姓趋吉避凶,治疗“外科”病症。在民间,萨满还有一个更通俗的叫法:跳大神。

    不过萨满的传承没落,基本上只剩下民间跳大神的,神婆、神汉的称呼就是这么来的,却失去了那些传说中的神妙的法术。

    叶少阳在典籍里看过这方面的记载,典籍上给出的原因十分简单:其一,跟别的少数民族的传统消失一样,是民族大融合的结果,说到根本上,是萨满缺乏系统的传承,基本上都是父传子,师传徒,靠的不是书面文字,而是口耳相传,人数上自然不多,如果一位萨满在没有找到传承之前就挂了,那这一脉就绝后了。

    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萨满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需要体质特殊,天生就能通灵,或者如西藏唱诗人一样,是生过大病或者大难不死,体质发生了改变,跟一般的人相比,这种人更容易感知到邪物以及万物之中“气”的存在,因此能够通灵,成为人类与鬼神之间沟通的桥梁。

    这种人,在法术界有一种标准的说法,叫做灵媒介质。

    灵媒介质,也有强弱之分,一般人所说的某人有阴阳眼,其实就是灵媒介质的一种。

    小马也是灵媒介质,不过通灵程度是非常高的那种。

    叶少阳自己,是先天灵体,其实也是灵媒介质的一种,只是这种体质万里挑一,百年不遇。

    萨满教因为缺乏文字体系和经典,加上对传承人的要求太高,因此萨满教一代代没落,那些真正高深的萨满巫术,更是鲜有后人。

    叶少阳突然想起一段关于萨满的传说,发生的时代是清末民初,于是问陈三:“你是北方人,有没有听说过萨满点龙穴的事情?”

    陈三咧嘴笑道:“你说的是满清国师青巴图鲁的事迹吧,点龙穴为大清续命,结果反而弄巧成拙,唤醒了南方的龙脉,结果反而加速了满清的灭亡。”

    叶少阳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听过这个传说,所以很好奇,不过我不相信什么风水可以影响历史,人定胜天,我信这个。”

    “人定胜天啊。这个也是可能的,不过风水也是有讲究的嘛……唉,这种事情,哪里是我们普通人能够参悟的透的,也就是茶余饭后吹吹牛罢了。”

    叶少阳刚要问他关于那件事的细节,感觉身后被人拉了一下衣角,回头看见翠云脸色通红,忙问她怎么了。

    “我想方便……”翠云压低声音说道。

    “那你去啊。”

    “我……”翠云朝庵子外面望了一眼,“我有点怕。”

    叶少阳明白了,是因为之前闹鬼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这可有点为难,毕竟人家是姑娘,别的事可以陪着,人家要去方便,自己怎么也没法跟着,只好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陪她一起顶着雨出去,送她到一片丛林外头,让她进去方便,自己在外面等着。

    翠云红着脸走了进去。

    叶少阳在外面等了好一会,还不见她出来,只好大声呼唤她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叶少阳心中倍感诧异,踌躇了一下,只好一边喊着翠云的名字,一边走进了树林,结果刚进去就看到翠云从里面走出来。

    “我叫你怎么不理我?”叶少阳惊奇地问道。

    “我在方便,不好回答你嘛。”翠云有些害羞地笑了笑,绕过叶少阳,往庵子方向走过去。

    叶少阳跟在后面,盯着她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目光从她的背后滑下去,落在她的脚上,猛然一惊:翠云居然在踮着脚走路!

    翠云的裤子比较长,一直盖到脚面,她穿的又是那种千层底的布鞋,穿和脱都很方便,翠云的脚后跟从鞋子里抬起来,不过因为被裤脚盖住的缘故,看不太出来她在踮脚,如果不是叶少阳怀疑在先,根本注意不到。

    在自己不知觉的情况下踮脚走路,只有一个原因:被鬼上身了!

    叶少阳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脑海中思索着对策。对他来说,鬼上身并不算什么事,重要的是要保护翠云的安全,然后是怎样能把这只鬼抓住。不会有这么巧的,现在附身的这只鬼,肯定就是之前那个在周围徘徊不去、觊觎那些尸体的那一只。就算赶走了,之后恐怕他还会来。

    叶少阳跟在翠云身后,悄悄从腰带里摸出一张灵符,小拇指甲弹出朱砂,用指尖在上面涂抹起来。

    他画的是定魂符。这种基础的灵符,他画过没有一万遍也有八千遍,根本不需要眼睛去看,灵符画好之后,他想了下觉得可能不够,于是又摸出了墨斗。

    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到庵子门口,陈三正站在庵子外面伸头张望,见到他们回来,说道:“叶先生,你刚才嚷什么呢,是叫翠云妹子吗?”

    “她半天没出来,我就叫了几声。”叶少阳随口敷衍,目光锁定在翠云的后背上。

    翠云进了庵子,却往立在庵子里侧的那排尸体走过去,叶少阳追上去,漫不经心地说道:“姐,你干啥?”

    “我看看这些尸体淋湿了没有。不放心。”翠云回答得轻描淡写。

    “你平时不是害怕那些尸体的吗?”叶少阳装作无意地跟了过去,眼看翠云挨着那些尸体一个个走过去,最终停留在了那具被封印的人形煞面前。

    “这灵符没问题吧?”翠云说着,伸手去摸贴在人形煞前额的灵符。

    “灵符没问题,你试试就知道了。”叶少阳说着,手起符落,往她后脑勺上贴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翠云脑后的长发突然朝两边散开,露出一张狰狞的鬼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