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124章 第2124 法术一怒血溅五步1
    “山葬!那里是龙脉,想埋在那里,必然要掘山而葬,不过工程浩大,那墓主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总算是有了点线索了,两人决定先不下墓——免得被弄死在里面,想到这里既然有墓葬,当地人不可能全无察觉,应该先想办法弄清墓主人的身份,再想法一点点揭开这座古墓背后的事情,之后再说。眼下还是先处理山神庙里的事。

    两人在山下等到天黑,一起画了个符阵,然后叶少阳坐在中间,施展元神出窍之法,前往山顶查看真相。

    元神无形无相,就算是五通神也不会有所察觉。而且元神出窍,消耗的是元神之力,并非是罡气,叶少阳的元神强大无匹,可以离开身体呆几个小时都没问题。毛小方当然不行,而且这种事去一个就行,叶少阳让他在符阵里守着自己的肉身,以免发生意外,也好有人保护肉身。

    “少阳子,你千万小心,我听说有邪物能识破元神,而元神又虚弱不堪,无法应敌,你可千万注意。”

    叶少阳点头答应,坐下念咒,元神离开身体,朝着山上飘了过去,一路来到山顶,以元神的角度看这座山神庙,大殿之中发出祥瑞灵光,是一处仙家清修之地,说明自己白天的感觉没错,这座庙是有主人的,而且主人就在庙里。

    不过在祥光之中,似乎有一抹浑浊的色彩,使祥光显得不是那么纯粹,叶少阳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先进了陈老汉的房间。陈老汉屋里没点灯,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虽然不过晚上八点多,不过叶少阳对这并不意外,毕竟这时代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别说电视,连收音机都没有,总不能在煤油灯下干坐着。

    不过叶少阳对在这里找到他也是感到欣慰,至少他没出现在隔壁房间。

    叶少阳飘身来到隔壁房间,结果一进去就扎眼了:那姑娘在洗澡。

    这个时代没什么浴池之类的,洗澡的方法很简单,而且一直沿用到了至少九十年代的农村家庭,就是弄个大的木桶,烧水之后,外面挂上浴罩,既能隔绝冷空气,也能防止水溅洒到外面去。

    这个姑娘眼前就是这样:在浴罩下面的木桶里泡着澡,浴罩是棉纱的,借着煤油灯的火光,也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

    还有心情洗澡,那就肯定不是被绑来的。叶少阳心想,不过他更加好奇,一个姑娘为什么要住在这破庙里,跟隔壁的陈老汉有什么关系?

    看到姑娘站起来,叶少阳赶紧转过头,听着姑娘走出去,等了好一会,转头偷偷看一眼,姑娘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上。

    叶少阳两个眼睛一下子就直了:这姑娘身上只穿着一层红色的薄纱衣,皮肤白嫩,尤其是薄纱衣下面露出的两个白生生的小脚,看上去让人想入非非……

    叶少阳把目光移到她脸上,这姑娘长的也很漂亮,就以叶少阳自己这眼光来看,也至少有七八分了,而且皮肤白皙,看上去不像是种庄稼的,年纪也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稚气未脱。

    不过……毛小方说的也没错,这姑娘坐在床上,盯着油灯发呆,的确是皱眉不展的,看上去很哀怨。

    叶少阳心中真是充满了好奇,于是就在屋里呆着,看这美女要干什么。

    等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房门被人从外面吱呀一声推开,叶少阳里面瞪大眼睛看去,进来的是一个大肚子的矮胖子,体形有点奇特:肚子大,腿长,嘴巴很大,两只眼睛跟铜铃似的,身上穿着一件绿袍,笑嘻嘻地走进来。

    叶少阳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感觉有些面熟,仔细一想,心中立刻一颤:这家伙怎么长的跟五通神的神像差不多?

    再看到这汉子眉心中间的一抹祥光,叶少阳立刻就明白了:五通神……

    居然……是这样……

    五通神进屋之后,关上门,走到床上,伸手就抓起姑娘一只脚,在手中把玩起来,问道:“洗干净了?”

    瓮声瓮气的,听上去很怪。

    姑娘没做声。

    五通神笑道:“你来这里三年了,我一直好生对你,只是从来没见你笑过。”

    姑娘还是不说话,开始解衣服。五通神却伸手抓住她的手,说道:“云儿,莫急,我今天要跟你说个好消息,让你笑一笑。”

    云儿怔怔地看着他。

    五通神道:“三天之后,你就可以下山了。我已经给你寻得了一个好人家,我送你银钱,让你一生吃穿不愁,也不枉你服侍我三年。”

    “三天之后……为什么?”

    五通神一边玩着她的小脚,哈哈大笑起来,“为什么?这是我定下的规矩,你十四岁来这里,再过几天,你就满十七岁,正好三年,我采阴修炼,只要露水姑娘,过了十七岁,那就不一样了,我虽舍不得你,却也不得不换个人来了。”

    叶少阳在边上听见五通神这番话,什么都明白了,当场就怒火冲天。

    五通神捏着云儿的小脚,手往她腿上爬去,****笑道:“你放心,我也舍不得你,等你嫁了人,我可以不日过去找你,再享鱼水之乐……”

    云儿深吸一口气,忍受着他的骚扰,说道:“不知这次上山的是哪家的女子?”

    五通神道:“那却不知。如你当年,镇上已经给我挑了二十个姑娘,从十多岁抚养,不下地劳作,那品相皮肤,都如你一般,我过几日要从中挑一个,目前实不知是谁。”

    他的手已经爬到云儿的腰上,抚摸起来。

    云儿皱眉忍受着,没有反抗,她来这里,已经三年,早就失去了反抗的本能……她突然冲五通神笑了一笑。

    五通神一怔,咧嘴兴奋地说道:“你笑了!这可是你第一次自己对我笑!”

    云儿一双手搭在他肩膀上,柔声说道:“主子,你留下我吧,我愿意一生服侍你。”

    这突然的主动,让五通神也有点捉摸不透,不由皱眉问道:“你素日里对我不冷不热,我知你不想留在山上,却是何出此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