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184章 第2184 手伸太长了2
“以身相许吧。”叶少阳笑。
    “什么!!”
    叶少阳嘿嘿一笑,“开个玩笑,报答这个,真的用不上。”
    “不行,我从来不欠别人人情,还是这么大的人情,必须还,你想一个条件吧,嗯……除了以身相许这种。”
    叶少阳只好想了一下,说道:“都在江湖上混,谁都会遇到危险,万一我将来遇到危险,你拉我一把就是了。”
    梧桐点头说道:“这个可以。”
    随后问他:“你真的只有天师的修为?”
    “是真人。比天师还差点。”叶少阳实话实说。
    梧桐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接受陈晓宇的赌约?当着各大门派众多弟子的面,给人下跪认错,那样以后还怎么做人?”
    叶少阳笑道:“输的未必是我吧。”
    “你之前的表现,确实让我很意外,不过……你毕竟只有真人的实力,再说龙华会上的比斗,跟实战不同,你的这些伎俩是没法用的,你不可能拿到第一。”
    叶少阳想了一下,暂时没有表态,问道:“那你想怎么帮我?”
    “我可以让陈晓宇取消赌约。”
    “叶少阳愣住,说道:“他跟我都快成仇人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整治我的机会,就算是你去说,他也未必会放弃。再说放弃就跟认输差不多了。”
    “当然不是我去,但有些人的面子,他必须要给的。”梧桐说完,脸上闪过一丝不太自然的表情。
    叶少阳怔了怔,猛然明白了,说道:“你打算找张晓寒跟他说?”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他?”被叶少阳一语道破,梧桐很有点震惊。
    叶少阳笑了笑,说道:“我猜的啊,陈晓宇在法术界很有地位,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了,能说话让他听的,可能只有张晓寒了吧。再说,他们都说你是张晓寒的未婚妻……”
    梧桐的脸立刻拉了下来,在墓道那些发光石的冷光照射下,显得很黑……她停下脚步,沉默许久,说道:“我是想张晓寒帮忙没错,但我不是他未婚妻。”
    “哦?”叶少阳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这件事……我想没必要跟你细说。”梧桐语气冰冷,听上去不想聊这个。
    叶少阳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摸了摸鼻子,不再说什么,望着前方说道:“我们小心一点,慢慢走,下面不知道有什么呢。”
    又往下走了一段,脚下趋于平缓,墓道也变得宽敞了很多,虽然没有风,不过这里并不缺少空气,至少目前来说呼吸还是顺畅的。
    “对了,梧桐姑娘,你为什么会当上峨眉山弟子?你家是哪里人?”叶少阳死性不改,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梧桐立刻有些警觉地看着他,说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挺好奇你的,想知道你更多事,交个朋友……”一抬头看到梧桐那能杀死人的眼神,立刻摆手说道:“别误会,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想……嗯,比较好奇。”
    梧桐已经丢开他,往前面走了。
    叶少阳的心却是猛地颤了一下,梧桐……她这副冷冰冰的样子,真的是像极了芮冷玉,尤其是刚才那个略带不爽和鄙视的眼神,简直跟芮冷玉一模一样。
    叶少阳怔了半天,失魂落魄地跟了上去,又接着问道:“梧桐姑娘啊,你为什么叫梧桐,这是法号吗,你俗家姓什么……”
    人间,茅山清天观的正殿之内。
    茅山之上,已经很久没像这样来了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是一派宗师,其中就有龙虎山掌教张无生张天师、九华山方丈释信无大法师、普陀山方丈慈心师太、峨眉山方丈静慧师太、五台山方丈逍遥飞、青城山掌教王道乾……还有几个同等辈分的法师,一个个围成一团,品着茶。
    这些人间法术界的宗师泰斗,极少会一起出现在一个地方,苏钦章也是突然之间接到他们要来的消息,还没准备妥当,这些宗师们第二天就来了。
    正殿主位上,坐着这里的主人:苏钦章。
    苏钦章却没有一点主人的气度,在八风椅上坐立不安,一个劲地招呼弟子给诸位宗师倒茶。
    “已经喝了三回茶了,不喝了。”王道乾把茶杯放在身边的茶几上,冲着苏钦章说道:“今日我等突然前来,就是因为等不得龙华会了,人间法术界何去何从,今日必须有个了断。”
    苏钦章暗暗吸了一口气,说道:“以王师叔的意思,应当如何。”
    王道乾立刻就有一种拍桌子的冲动,“苏掌教,我等说了这么多,你却是在这装聋作哑,你果真不知道我等的意思吗?废除叶少阳的茅山掌教身份,重新选出第一弟子,带领人间法术界应劫!”
    苏钦章从嘴角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师叔真会开玩笑,我只是茅山代掌门,却有什么资格废了本门掌教?实在是爱莫能助。”
    王道乾道:“叶少阳不知道去了哪里,生死不知,他不在,你这个代掌门理当上位,国不可一日无君,山不可一日无主,若因叶少阳不在而耽误了大事,你怎对得起你茅山列位祖宗,怎么对得起天下!”
    苏钦章不语,当初在悬空一战的时候,王道乾就挺跳的,虽然他是一派掌教,不过还是被叶少阳师兄弟教了做人,掩面大失,苏钦章知道他怀恨在心,今天他第一个跳出来逼迫自己,自然有挟私报复的成分,而且说话很难听。
    苏钦章虽然是小辈,但也有点不爽,只是不好发作,说道:“对得起天下这种事,对我来说太大了……法术界如果有任何行动,我茅山都不会落在人后,这个主我能做,但是王师叔说什么对得起祖宗,那就这么说吧,叶师兄继任掌教,这本来就是我师父青云子的口谕,如今掌教无过,怎能说废就废了?”
    王道乾冷笑起来,说道:“叶少阳勾结转世鬼童,自甘堕落,岂是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