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185章 第2185 手伸太长了3
“你说了算?”苏钦章有点怒了,“不错,芮冷玉……”差点说出嫂子两个字,苏钦章连忙忍住,往下说道:“芮冷玉的确是转世鬼童,可她已被尸族带走,我少阳子师兄以前并不知道她是鬼童,而今知道,自己却也失踪了,敢问王师叔,我少阳子师兄哪里堕落了?”
    说到这里,一个老道士站了起来,冷冷说道:“当日悬空一战,叶少阳帮助道风,对抗大半个法术界,逼死悬空观两位天师,这却不是与天下作对吗?”
    之前面对大伙的诘问,苏钦章很是紧张,但是一段时间交谈下来,他也找到了一点节奏,反而冷静了许多,眯着眼睛看了这个老道士一会,说道:“原来是昆仑山的玉玑子师叔,失敬失敬。”
    昆仑派的玉玑子,在悬空一战之中,被叶少阳击败,心灰意冷,偷偷离去,他本来的打算是韬光养晦,默默发展势力,将来再找叶少阳和茅山报仇,同时也是颜面扫地,不好再跟别人打交道。
    本来,他已经自己会蛰伏很久才能找到报复叶少阳的机会,没想到这么快就天下大变,得知了星宿之战的经过之后,玉玑子立刻就坐不住了,以关怀天下的名义联络各大门派,趁着叶少阳不在,一起赶来茅山对苏钦章施压,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不过,几大宗师对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是有些不齿的,前来对茅山施压,的确是为了法术界和人间的安危,跟他这个别有用心的家伙完全不同。
    苏钦章虽然不知道经过,但完全可以猜到玉玑子的动机,如果对于张无生等一干宗师,苏钦章内心深处还是尊敬的,对于这个玉玑子,他实在没什么好印象,当即不冷不热地说道:
    “玉玑子师叔,你不提悬空一战还好,悬空一战……你们一口咬定道风就是转世鬼童,非要置他于死地,当时我师父和少阳子师兄拼死保他,还为你们所不容,最后我师父一战身死,到今天,大家终归是知道真相了,无极和无念两位天师之死,还要怪到我们茅山头上么?”
    在场众人大部分都是参加过当日战斗的,当时也都觉得茅山一派护短,直到星宿海之战,一切弄清楚,大伙这才知道错怪了叶少阳和青云子,尤其是对于青云子的死,心中各自都有些愧疚,此刻听了苏钦章一席话,一个个脸色都有点不自然,本来想开口的,一时间也都无语。
    “那芮冷玉是叶少阳的恋人,也是半个茅山的人,就算当时大家知道真相,若合力对付那个女娃,叶少阳必然会动手,青云子也未必不会出手救他的徒弟媳妇。”
    说话的是一个尼姑,苏钦章看了一眼,认出是普陀山的方丈慈心师太,这老女人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她的徒弟柳如絮曾经死在道风手上,因为处处跟道风师兄弟作对,在悬空观的时候,也是反对茅山师徒三人的主力之一,果然当别人都不开口的时候,她再次跳了出来。
    玉玑子立刻说道:“正是如此!”
    这两人一唱一和,让苏钦章心中愤怒不已,强行忍住,冷冷问道:“两位,别的我就不说了,你们的推测,的确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只不过……并没有真的发生,既然没发生,你们怎么确定我师父会那么做,拿一件没发生的事来给人定罪,你们身为一派掌门,难道不觉得有些唐突吗?”
    “这……”玉玑子和慈心师太互相看了看,一脸的尴尬和愤怒。
    慈心师太冷哼一声,道:“就算此事暂且不提,那转世鬼童,是叶少阳的恋人,在空界那一战,他在知道芮冷玉身份的情况下,仍然想要救她,为此不惜跟阴司来的诸位阴神动手……如果继续让他执掌茅山,整个茅山势必都会被他拖下水,身为同门,我们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经过这一番唇枪舌剑的论战,苏钦章已经冷静下来,面对慈心师太的这番话,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少阳子师兄是茅山掌教,有什么打算,你们等他回来跟他说,我当不了家。”
    玉玑子目光一闪,咄咄逼人地说道:“叶少阳失踪了那么久,说不定已经死了,他死了,自然需要选出新的掌教……”
    “玉玑子!!”苏钦章突然大喝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玉玑子一怔,怒道:“你敢直呼我名字!”
    “直呼你名字,还是轻的了!”苏钦章盛怒不可遏制,伸手指着玉玑子,冷冷说道:“叶少阳是我派掌教,你今天来我门中闹事就算了,你怎么敢说出我派掌教死了这么羞辱的话!你真欺我茅山无人么!”
    玉玑子眼神飘忽,到苏钦章问责,他才意识到自己确实失言了,想了一下,自己之所以口不择言,的确是因为太放松了,就像苏钦章说的,因为现在茅山上下没有厉害角色:青云子死了,叶少阳失踪了,道风也早就去了鬼域……人只有在这样放松的状态下,才会如此放松,口无遮拦。
    苏钦章指着玉玑子,继续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之前跟道风和少阳子师兄的恩怨我就不说了,在悬空观,我可是亲眼所见,你被少阳子师兄逼的走投无路,几乎淹死,本来都以为你会老实一段时间,韬光养晦,只是现在看到少阳子师兄失踪了,你又觉得机会到了,所以又跳出来找事,我只为你一句,如果我少阳子师兄在这,你敢当他的面说出要逐他出师门这种话吗?”
    “混蛋!”玉玑子脸皮一阵红一阵白,恼羞成怒地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
    “我骂的就是你,你怎样,还想跟我动手么?”
    玉玑子将拂尘抽在手中,指着苏钦章,气的真有种要动手的冲动,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以他的实力,对付苏钦章,只是翻手之间的小事,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