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03章 第2203 阴生之花1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就是觉得这符号,一定是有某种用途。”梧桐喃喃说道。

    妙心听到他们的对话,也上前来查看,盯着看了一会,深吸一口气,喃喃道:“这里不能进……”

    什么?

    大伙一下子全都愣住了,定睛看着妙心。

    “这是用刻刀刻上去的符号,象征着这里是……死亡禁地。”

    死亡禁地……叶少阳心中咯噔了一下,听名字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么。“什么意思这是?”

    “就是说,有这个符号的地方,必然有十分凶残的邪物,或者有什么天险之类,总之进去就要死人,绝对不能进去,所以叫死亡禁地。”

    大伙听了她的话,面面相觑。

    梧桐皱起了眉头,说道:“那没道理啊,修墓的人既然在里面安排了邪物之类的,没有道理还在这留下信号提醒别人啊。”

    妙心道:“这符号不是墓主留下的,是我祖先留下的,这是地师家族的专有符号,外人是看不懂的。”

    叶少阳恍然,怪不得自己没认出来。再抬头看那符号,刻痕不深,显然是仓促之间刻上去的。

    妙心往前走了两步,站在石门下面,抬头看着这个象征死亡禁地的符号,伸手摸了摸,道:“死亡禁地,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一种说法,是最高戒备的绝对不能去的地方,我先祖必然是逃出来之后,冒险在这里留下了这个符号……”

    说到这,他低头看了一眼那位被她摆放在边上的骨骸,道:“很可能就是他所为,他显然是要提醒我们家的后人,不要进去这个地方……”

    叶少阳道:“也许只是提醒里面很危险呢?”

    妙心摇头,“如果是这样,就不会用死亡禁地的符号,有这符号的地方,就代表无论如何也不能进入……这是我们家族的传统。”

    卢晓清迟疑道:“可是你说你先祖的骨骸在里面。”

    “是……即便如此,我这位先祖还在这上面留下了这符号,说明进去必死,意思就是让我们家族后来到这里的人,即使先祖的骨骸不收了,也不能进去……”

    大伙听出了她话中的深意:即便祖先的骨骸不要,也不能进去,这得是……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让刻下这死亡禁地符号的人这么怕?

    地师家族,在这里面几乎灭门,只跑了一个活口出去,那这个符号,自然就不是危言耸听。

    大伙互相看了看,眼神中都有些迟疑和恐惧。对卢晓清和陈晓宇来说,他们这趟古墓之行纯粹是为了帮助妙心,为了和她套近乎而已,没有怎么下山过的他们,对什么都不是很怕,但在经历了两只蝾螈和成群的尸蠓袭击之后,他们也是意识到了古墓的恐怖,这会儿也真实地感受到了恐惧。

    “雨兴还在里面,我们怎么也要进去找到他。”卢晓清突然开口说道,“虽然我跟他关系一般,但毕竟是跟我们一起来的,把他一个人留在下面,我们没法安心啊。”

    陈晓宇迟疑着说道:“可是雨兴大概已经死了,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四人冒险吧。”

    “也许没死了,就算死了,我也要见到尸体。”卢晓清说道。

    叶少阳内心震动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卢晓清,这个家伙……没想到还挺仗义的。

    叶少阳想起自从见面以来,卢晓清表现得虽然也很骄傲自大,不把自己看在眼里,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像陈晓宇和曹雨兴那样对自己有明显的敌意,行动的时候也比较听从指挥,而且这时候的一席话,也是暴露了他的内心,让叶少阳感到,他其实本质上并不坏。

    相比之下,陈晓宇的人品,实在有点……叶少阳想到一个词:人渣。

    “困住炼尸缸的阵法,一定是出了问题,才会造成上面百鬼夜行的现象,这是我家族的使命,我先祖几个都死在里面,就算是死亡禁地,我也要进去的,只是你们……你们如果这就回去,也没有关系。”

    大伙互相看了看,也没人退缩,只有陈晓宇在犹豫,但是看到大家都要进去,他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自己是法术公会的几大弟子之一,别人都进去,就自己一个人临阵退缩,将来不好做人,于是也没有反对。

    在妙心的招呼下,大伙各自都把随身法器拿在手中,妙心还多做了两个长明灯,让叶少阳提在手中,给他们照亮。在潜意识里,他们都还觉得他是这几个人中实力最差的(之前叶少阳大战蝾螈的神勇表现,也只是让大伙觉得他身手敏捷,毕竟法力上是硬伤),因此让他掌灯,并且让他走在队伍的中间,一来方便照明,二来也是为了保护他。

    叶少阳有些无语,不过也没什么可以反驳的,只好听话。

    进入石门之后,前方是一条长长的墓道,那种发光的石头也没有了,只能靠手中的长明灯照亮。这玩意的光照还比不上一个最普通的手电筒,十米之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大伙这才真正有了一种探墓的感觉。想到这里是什么死亡禁地,一种压迫的感觉在众人心头也是越来越强烈……

    突然间,走在最前面的妙心猛然站住,说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淡淡的香味。”

    大伙怔住,仔细抽了抽鼻子,果然是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香味也有各种不同,现在闻到的这种香味……有一点像是花香。

    古墓里,怎么可能有花呢?

    大伙心中都很古怪。

    “走吧,先往前走再说。”梧桐提议道,大伙再次迈步,刚走了没一会,前面突然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哭声。

    大伙再次站住,仔细听,哭声是从前方不远处传来的,凄凄切切的。大伙一下子都愣住了,大眼瞪小眼。

    “会不会是雨兴?”卢晓清压低声音问道。

    妙心摇摇头:“不确定,走,过去看看,大家小心了!”

    说完从自己腰间抽出了那支法杖一样的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