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04章 第2204 阴生之花2
    之前对付蝾螈的时候,妙心就把这件法器拿出来过一次,当时叶少阳还在内心吐槽过这是哈里波特用的法杖,很好奇看她怎么用,不过她当时没来得及使用,变故就发生了。此刻再度被她拿在手中,显然做好了应付一切的准备。

    哭声越来越近,就在前方。大伙放慢了脚步,慢慢贴过去。

    “等下。”毛小方突然轻轻叫了一声,拉住叶少阳,指了指地面。

    血迹,一条长长的血迹,洒在砖石铺成的铺面上,叶少阳用脚尖轻轻踏了一下,粘稠的,说明是刚撒上去不久的……

    那自然只有可能是曹雨兴的。

    他,遭遇了什么?

    “过去看看!”哭声就在前面,也不用研究这些血迹了,大伙继续往前走,长明灯的灯光范围之内,总算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蹲在地面,后背朝着众人,双手捂着脸,在那里一抽一抽地哭着。从身上的衣服看,正是曹雨兴。

    妙心拦住大伙,一起站住,望着曹雨兴的背影,卢晓清忍不住轻轻唤了一声:“雨兴?”

    曹雨兴慢慢地止住了哭泣,然后,缓缓转过身来。

    灯光照在了他的脸上,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妙心甚至捂住了嘴。

    灯光之下,曹雨兴没有了脸皮,肌肉暴露在外,因为没有眼皮的缘故,两只眼睛显得格外的大,瞪着众人,血不断从他脸上滴落下来。

    这画面……格外的惊悚,幸好在场的都是法师,在这方面心理承受能力异于常人,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看到这一幕不吓死也得吓昏。

    怎么会这样?

    卢晓清咽了下口水,喃喃说道:“雨兴,你怎么了?”

    曹雨兴竟然站了起来,撇着嘴,发出轻轻的哭声,似乎想朝他们这边走过来,然后却猛然转身,朝远处飞奔了起来。

    “雨兴你回来!”卢晓清怕他走失,情急中追了出去。大伙也跟着奔跑起来。

    叶少阳追着卢晓清,说道:“我跟你说,人被撕了面皮,不可能活下来!失血过多,就算不死,也早该昏迷了,不可能还有力气奔跑。”

    卢晓清一下站住,瞪着叶少阳:“你是说,他已经死了?”

    “你觉得呢?”

    法师都有阴阳眼,普通的鬼妖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但是方才,他们看到的曹雨兴,的的确确是他,但肉身是他的,内在可就不一定了,叶少阳打死也不相信一个人被撕了面皮,还跟没事人似的跑那么快,再说,如果真是曹雨兴,见到他们应该求救才对,为什么要跑?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得追上他,我们得知道,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妙心说完,又追了出去。

    大伙沿着血迹一路跑,直到脚下的砖石都没了,成了山岩,四周的空间也越来越大,前方再度听见了流水的声音,妙心感觉不好,让大家停下,朝四周打量过去,但由于长明灯的亮度不够,照不亮太多地方,只能依稀看到,他们好像是走到了一个山洞里,周围十分宽敞,似乎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前方不远处有潺潺流水声。

    “你们站着,我去看看。”叶少阳拿着长明灯就往前走。

    “我保护你。”妙心拿着她的法杖跟了上去,叶少阳无奈笑了笑。

    没走多远,长明灯的灯光照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条地下溪流,比之前看到那一条要宽,水流也更急,脚下这条路到头之后,前方有有砖石修出来的一座拱桥。

    曹雨兴的血迹,往左侧一直延伸到水边,然后就没了。

    叶少阳和妙心互相看了一眼,走到桥下,往桥上看去,这才发现不是一般的桥,而是一个两头尖、中间鼓起来的一座建筑,在桥的中间最宽阔的地方,有一座花坛,长明灯照过去,发现花坛里长着很多花,一共有两种,一种是血红色的,叶少阳一眼就认出这是彼岸花,只有阴司才有的长,人间除了极少数例外情况,是不可能见到的。

    眼下就是例外情况。

    彼岸开人间,必有妖邪。这是法术界的一个共识。不过,这里除了彼岸花,还有一种黄色的花,上面有几个黑点,看上去像是人的笑脸,只不过笑得有点诡异。

    “这红的是彼岸花,我认得,这黄色的是什么花?”

    “阴生蔷薇。”叶少阳道,“这种花在阴司都是没有的,只有荫水河北岸深处才有,传闻是吸收荫水河中的残精魄所生长出来的,有说法,每一株花,都是一只魂灵的化生之形。”

    妙心皱眉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去过荫水河北岸,离阴司至少有几百里的地方,只有在那里才能见到这种花。”

    妙心一听,更加狐疑。“荫水河北岸,那不是阴司的地面了,你为什么去过那里?”

    一般法师,走阴的范围仅仅局限在阴司之内,极少会有越过荫水河北岸,更不要说纵深几百里……叶少阳这么说,不可能不引起妙心的怀疑。

    “你现在要听我说故事吗?”叶少阳耸了耸肩。

    “我只是好奇,你一个真人牌位,怎么会去那种地方,你怎么敢去?”妙心说完,走上了拱桥。

    看不起自己……叶少阳暗自撇了撇嘴,追了上去。再往前走了几步,长明灯照的范围更广,可以隐约看到花坛的中间,有一株巨大的花草,叶子巨大,至少有两米高,叶子看上去像是芦荟,只不过是红色的,但不是彼岸花那种血红,而是鲜红色,叶片扭曲,纠缠在一起。

    什么鬼东西?

    两人怔了一下,继续往前走,光线更加明亮,叶少阳突然愣住,道:“这根本就不是叶子,这尼玛是花瓣!”

    在这些巨大的花瓣下面,有一丛叶子,墨绿色的,那才是真正的叶子。

    也就是说,被叶少阳和妙心当成叶子的,其实是一朵花……两米来高,如此巨大的花!简直闻所未闻。

    仔细观察之后,两人发现,这朵花有点含苞待放,从形态上看,有点妖艳,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