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05章 第2205 阴生之花3
    “这个你见过吗?”妙心问。

    叶少阳摇了摇头,“你见过?”

    “没有,你连这些阴生蔷薇都见过,我以为你能认得出,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花,恐怕不是自然生长这里的。”

    “当然不是,这里有花坛,还有这些彼岸花和阴生蔷薇,显然是被人种在这里的。”说完这句话,叶少阳就沉默了,妙心也沉默了。

    把这些鬼域的花种在这里,必然是某种目的,但是两人都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做。叶少阳沉吟片刻,说道:“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些彼岸花,和阴生蔷薇,都能够吐出阴气,制造一种局部的好像鬼域一样的环境。”

    “然后呢,为什么要这么做?”

    叶少阳摇摇头,“我哪里知道,反正肯定是跟中间这朵花有关系。”抬起头,继续看那株巨大的花,“这棵花,如果没意外的话,一定也是鬼域的植物。”

    妙心想到什么,说道:“你觉得有没有可能,种这些彼岸花和阴生蔷薇,就是为了给这株花营造一个类似鬼域的环境,让它能够生长下去?”

    叶少阳心中一动,“你是说,用这些花喷吐出来的阴气,来供这株花成长?”

    妙心点点头。

    叶少阳走上前去,查看花圃里的情况,这才发现花圃里有泥土,不过是血红色的,也不知道是人血还是在土里掺杂了特殊的成分,土是湿润的,叶少阳检查了一下桥面,发现溪流紧贴着桥梁下面穿过,想来桥下可能是中空的,或者有缝隙,溪水能够渗透上来,因此才保证了花坛里泥土的湿润,这些花也因此能够存活下去。

    不过对这些鬼域的植物来说,除了水分之外,还要有能够产生邪气的源头,这样才能维持生长,因此叶少阳怀疑泥土里多半是埋了尸体之类的。

    叶少阳用手抓了一把红色的泥土,凑到鼻子下面闻起来,就在这时,突然一阵风吹来,接着,一股奇异的香味从鼻腔进入身体。

    很熟悉的香味……

    叶少阳恍然想起,之前刚进石门的时候,就闻到过这种香味,只是当时非常淡,抬头看去,立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这株巨大的花,那些扭曲在一起的花瓣,正在缓缓打开,中间……没有像食人花那样的夸张的牙齿,而是好像有一层膜,里面包裹着一个人形状的东西。

    这……是它的花蕊?

    叶少阳也顾不上去闻什么泥土了,直起身来,仔细打量面前这个东西,那一层膜是半透明的,能依稀看见中间那个人的外形和五官,两人盯着看了一会,妙心突然说道:“少阳子,你看这人是不是有点像是雨兴?”

    叶少阳也有这个想法,听到她也这么说,那八成就是了……

    曹雨兴,被面前这朵花给吃了?

    “不对啊,我们刚才一路追过来,曹雨兴面皮虽然没了,可也不至于直接被花给吞了完全不反抗吧,我们好像一声都没有听到他叫。”

    妙心沉吟道:“你之前也说,被撕了面皮的人是不能活的,也许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

    “那为什么会跑过去然后跑回来?”

    “也许,是这株花操控了他的身体,特意去引我们过来……”

    花……引自己过来?

    这听上去怎么都像是天方夜谭,不过看着眼前这株花的形态,叶少阳还真有点信了。

    这时候,之前被他们吩咐留在远处的那几个人实在等不及,也跑了过来,看到眼前这一幕,一个个都惊呆了。

    “是曹雨兴!”卢晓清一眼看出被花蕊包裹的那个人,就是曹雨兴。

    而随着花苞的打开,在一阵刺鼻的异象之中,花蕊连同着上面的膜,开始扭曲起来,将曹雨兴的身体绞成了麻花状,鲜血喷射出来,被花瓣和叶子立刻就吸收了……

    这惨烈而诡异的一幕,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一个个看得眼睛发直。

    “雨兴!该死!”卢晓清回过神来,叫了一声,试图朝这株花冲过去,被叶少阳等人拦住。

    这株花太过邪恶,也太过可怕,暂时还是不要随便接近它。

    “我知道了,”妙心突然说道,“只有这花打开的时候,才会有香味散发出来。之前我们在外面闻到香味,一定是曹雨兴当时被这花给……就说是抓住了吧,总之当时花瓣打开了,因为风是往外面吹的,只有那一个出口,所以当时我们能够问到淡淡的香味。”

    叶少阳一点就通,沉声道:“也就是说,曹雨兴是在那个时候死的,真正的死。”

    妙心点点头,抬头看着这株可怕的植物,道:“它一定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所以当时没有吸收曹雨兴的身体,想要引我们过来。”

    “引我们过来,把我们全都这样吃了?”卢晓清握紧拳头,“一朵花而今,就算再灵异,难道怕它不成!”

    说着从人群中穿过,朝这株花冲过去,大伙没来及拦住,不过卢晓清刚冲到跟前,这株花的花蕊突然打开,中间长出了一条像是茎干又像是的藤蔓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这一带已经不再是人工修建的地方,而是一个天然的洞穴,洞穴很高,至少有十几米的样子,这一条从花蕊中抽出的茎干,居然几乎长到了穹顶那么高,旗杆粗细,然后俯身下来,尖端有一个好像花苞一样的东西突然打开,一分为五,好像一张血盆大口,朝着卢晓清咬下来。

    好在当它生长的时候,卢晓清已经做好了准备,仗着自己法力极深,眼看着这东西朝自己咬下来,也不躲,而是摸出一把拂尘,凌空画了几笔,形成一个巨大的结界,推了出去。

    “丁卯七杀,凌空绝顶,道行天下,风生水起,疾!”

    轰的一声,卢晓清祭出的结界,瞬间撞在了花瓣中的茎干上,茎干晃了一晃,从中间的几朵花瓣之中,突然喷出了一股黑气,将结界震的粉碎,然后,黑气弥漫,却不进攻,而是绕着众人周围旋转,团团包围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