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18章 第2218 地宫2
    四目相对,也许是他眼中的真诚打动了梧桐,梧桐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从岔道出去,再往前走了不到两百米,从对面吹来的风越来越强,而且带着浓浓的阴气。几人各自拿出罗盘检测,结果都失灵了,于是在妙心的提醒之下,大伙各自都把本命法器拿在了手中,徐徐前进。

    转了一个弯之后,眼前骤然明亮起来,不是强光,而是五颜六色的冷光,从不远处的地下射出来,能隐约看到,那里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空间,穹顶也很高,叶少阳目测了一下,至少有一二十米,而在地面之上,有一道斜坡,借着冷光能看见斜坡的四周,呈现出一个十分规则的圆形。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那里是什么。

    “从方位推算,这里应该就是地宫的所在了,炼尸缸很可能就在下面。”妙心望着对面那个圆坑说道。

    叶少阳道:“何以见得?”

    “还记得我们最初遇到的一左一右的岔路口吗,一边是‘皇后’的墓,这边一定就是帝王墓了,也就是整座古墓的主穴。我一直都记着位置,再往前去的话,就出了峡谷的范围了。所以,地宫只有可能是在这里。”

    叶少阳心中震惊,自从下墓之后,走的就是弯弯绕绕的墓道,也缺乏参照物,自己早就摸不清东南西北了,估计别人也差不多,能把位置计算得这么清楚的,在只有妙心了。不愧是地师传人。

    妙心好生警告了大家一番,然后朝着那个圆形的坑走了过去。

    来到坑前,才能感受到它的庞大。站在边上,朝下面看去,这才大致看清了下面的情况:

    这是一个大约二十米深的深坑,四周斜坡上都有石阶可以下去,但是十分陡峭,在深坑的底部,到处都是人骨,密密麻麻的,大部分比较完整,但是所有骨头上都没肉了,一看就是放置了太久,一层层堆在墓地上。

    从这个角度看上去,这一幕简直是触目惊心,不过,真正最吸引大家的不是这些人骨,而是一红一黑两道气息,绕着深坑的上空盘旋,形状竟然是两条龙,比较抽象,但依然能看到主要特征。

    在这两条龙的中间,随着它们朝着一个方向不断旋转,在两条龙的中间,有着无数的黑影,被气体裹挟着,跟着一起旋转……

    在这两条龙形的周围,是一圈灵光,即贴着圆形的石壁,有五道光源,好像五盏灯,凌空悬挂,那条长长的灵光就是从这五道光源之中穿过。五道光源,颜色分别是:金、绿、褐、白、红。五种颜色,叶少阳一看,就知道这是暗合五行之位,五星齐全,自成周天,只是不知道这五道光源是哪里来的。

    面对眼前这诡异而宏大的场面,大伙心头都是震惊无比,一个个趴在边沿上,瞪大眼睛望着下方。

    “龙气,这是真正的龙脉之气……”妙心望着那两条象征阴阳的龙形气息,失声说道,身为地师传人,年轻的她还是第一次真正进入龙脉,见识龙气。

    “原来龙气是这样的,真是长知识了。”叶少阳喃喃道。

    “龙气中兴,就是这条龙脉的风水所在,想必帝王墓就在这里了。”妙心望着被龙气裹挟着不断缓慢旋转着的鬼魂,说道:“这些鬼魂,八成就是出现在峡谷里那些鬼魂了,数量上对的上,除了这里,我们把古墓找了个遍,也没有别的邪物了。”

    岂止这些鬼魂,叶少阳回想起来,除了那两只荣蝾螈,这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见到邪物,也没见到之前在峡谷里遇到的那些鬼魂,自己之前还在纳闷,原来都在这儿了。

    “只是,这里离地面是挺远的吧,这些鬼魂是怎么出去的?”毛小方纳闷说道。

    “并不远,我刚才说了,这里的正上方,就是那座峡谷,所以……这些鬼魂可能是从这里直接上去的,而不是经过我们走的墓道。”

    妙心这么一说,大伙纷纷抬头仰望,之前从远处看,只看到上方有一个非常高的穹顶,现在近距离观察的话,能看到穹顶上方也是一个拱形,形状跟下方的圆形深坑相似,穹顶大致光滑,上面刻着一些图案,一圈一圈地顺着圆环形状绕过,这些图案五颜六色,大致上都是人物肖像,看上去像是佛像。

    梧桐一眼就认出来,这些都是佛门中的神祇,但是形象并不是汉传佛教,有点像藏传佛教,但又不是,于是推测这些应该都是苯教的神。

    在穹顶的最上方,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

    “这应该是某种密宗阵法,用佛像来压阵,加持某种力量。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猜测,这应该是跟下方的那些五色神光有关,可能共同组成了一个大阵。”

    叶少阳听到梧桐的推测,不由深吸一口气,说道:“通天覆地,两两相望,如果这真是某种阵法的话,那这阵法也太可怕了。”

    阵法,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说法,本质上来是说,是通过某些东西,人为地制造出一种神秘力量,至于这股神秘力量是好的还是坏的,就要取决于布置阵法的人了。

    “你们看那边,是不是人的尸骨?”毛小方突然指着下方的斜坡说道,大伙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发现在斜坡的台阶上,趴着几个人,身上都穿着衣服,已经破碎得不行,露在外面的脑袋和手臂都是白生生的骨头,可见死了很久了。

    妙心一看之下,失声叫起来:“是我祖先!”

    “你怎么知道?”梧桐怔了一下问道。

    “身上的包……”妙心说着,掀起自己的外衫,露出腰上斜挂着的包。再看那几个人身上,也都背着跟她颜色和式样都一样的包。

    “这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包,用白鹿皮做的,刷过十几层法药,一来耐用,二来能够防止法药的气息外泄……里面有很多小口袋,方便掏东西,这种包也算是我们家的一种传承……你们看,他们身上衣服都快腐蚀了,但是包还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