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47章 第2248 变故4
    叶少阳仔细看,这男子浓眉大眼,黑须冉冉,神色刚毅,离了老远,叶少阳就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灵力。在这两人身后,又跟着几个年轻的道士,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孩,神情有些木讷。

    从客栈里出来,这一行人往桃花山的方向走去,其中那个黑须道士往叶少阳等人这边瞥了一眼,看到了道渊真人,愣了一下,随即面带笑容,主动走过来。

    “原来是道渊师弟,你一走多日,这却是从哪里过来?”

    道渊真人也很热情地上前打照顾:“见过云春生师伯、伏明子师兄,诸位师侄,这厢有礼。”

    ——之前道渊真人跟叶少阳说,在桃花山下见到了云秋生和伏明子师徒,实际上他搞错了,他见到的不是茅山前代掌教云秋生,而是他的师兄云春生。一春一秋,两人道号相近,不光如此,这两人其实是一对兄弟,从小一起在茅山上修道,云秋生是掌教,云春生却是一生修炼,不知道过问山门和法术界的事。

    就在不久之前,云秋生仙逝,伏明子继任掌教,又赶上法术界动乱,这才将一向不问世事的云春生请出山来。

    云秋生的死讯,道渊真人也是听说了,当时还告诉了叶少阳,但是后来见到云春生,却因为这兄弟俩长得十分相似,当时也是远处一瞥,没太看清,也没打招呼。他却是一时间忘了云秋生仙逝这件事,把云春生当成了云秋生。

    之后跟叶少阳提起,叶少阳一瞬间也是没想到,不过很快就想起来,质问道渊真人,道渊真人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认错人了。

    既然自己看到的老道士长得像云秋生,那自然就是云春生了。

    那个黑须道士,就是茅山现任掌教伏明子。

    道渊真人先介绍了毛小方,到叶少阳的时候,几乎脱口而出:“这位是茅……”

    叶少阳干咳了一声,打断他,主动说道:“我是这位毛道长的好朋友,我叫杨少业。”叶少阳把自己曾经用过的化名又拿了出来,冲两位笑了笑,“我来自一个小门派,没什么名气,名字就不报了吧。”

    既然他不想报名字,云春生和伏明子自然也不会多问,而且也只是把他当成是一个普通的法师,并没有兴趣了解太多。当下也是拱手见了礼。

    “道渊师弟,你们这是要去哪?”

    “我们在这附近闲逛一下,师叔和师兄还请自便。”

    大家客气了一下,也没有交谈太多,茅山的一行人继续朝桃花山方向走,叶少阳三人目送他们,叶少阳吐出一口气,看了道渊真人一眼道:“好险,你差点出卖了我。”

    道渊真人微微皱眉,说道:“你看到伏明子腰间挂的剑了?是不是七星龙泉剑?”

    “看剑鞘应该是。”叶少阳之前也注视了伏明子腰间的剑鞘。

    道渊真人看着他,怔怔发呆,道:“那为什么会有两把剑?”

    “这问题你以前就问过。”叶少阳道,“并不是多了一把剑,而是这个世界多了我这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道渊真人道:“我知道,这不能用常理度之。只是真的看到两把七星龙泉剑,这种感觉……不免有些怪异。”

    叶少阳苦笑,自己心中的感觉,又何止是怪异。

    再次转头朝茅山那一行人望去,正好看到那个十来岁的孩子回过头来看他,眼神充满了迷惑不解。

    叶少阳也盯着他。

    那男孩一边走一边看他,步子逐渐走歪了,走到路边去,那是一个斜坡,叶少阳眼看着他要掉下去,刚要出声提醒他,却已经晚了,男孩脚下一滑摔了下去。

    叶少阳无语,这孩子,也真是呆的可爱。

    “你做什么!”伏明子呵斥了那个男孩一声,伸手把他从斜坡下面拉上来,男孩又回头看了叶少阳一眼,这才跟着伏明子匆匆走远。

    叶少阳心中却是充满了好奇,跟道渊真人打听这孩子是谁,道渊真人表示也不知道,以前没见过。

    “师父,那个人,你认识吗?”男孩一边走一边问伏明子。

    伏明子也回过头,让男孩指认了一下,知道说的是叶少阳,摇头道:“不认识,连师门都不敢说,可能是哪个小门派的弟子吧。”

    转头去看云春生,发现云春生眉头紧锁,忙问道:“师伯在想什么?”

    云春生道:“那个少年……我总觉得有点不对,我能感觉得到,他故意隐藏了身上的气息……但仍然有一丝外泄,气息之中,却是隐约与我茅山有点相像……”

    每个门派的修炼心法不同,这造成每个法师身上的气息,都有些细微的差别。就好像特别有经验的警察,往往能够一眼在人群中发现小偷——就算小偷没在作案,但是表情、眼神上总有一丝与普通人的细微的差别,这种差别普通人感觉不到。

    法师也是一样,不同门派的法师,罡气外化的气息,一般法师绝对感觉不到彼此间的区别,但是云春生感觉到了。

    伏明子听师伯这么说,愣了一下,转头看去,这时候他们已经走过了一个转弯,看不到叶少阳他们了。伏明子道:“师伯,也许这少年修炼的心法,与我茅山的相近,故而气息也相近,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总不可能是北宗的弟子吧。”

    “北宗,没有这样的人才。”

    “人才?我怎么看他这么普通?”伏明子不解。

    云春生道:“伏明子,你法力高深,各方面也都不差,唯独相术方面却是不够,这少年命格饱满,道纹修长,是个绝佳的修道之才。”

    伏明子缓缓点头,道:“可如果生在小门派,又没被法术公会选中,就算是人才也埋没了。”随后冲云春生笑道:“师伯是不是起了爱才之心?”

    见云春生不说话,他又补充了一句:“师伯,不要再为此纠结了,自古以来,天才总是层出不穷,法术公会当年一连选出七个少年,哪个不是天才?而今这几人各自学成,人间同一辈分的弟子中间,又有谁能跟他们争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