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65章 第2266 决战前夜2
    “我一定去。明天见。”叶少阳将喜帖塞进兜里,冲梧桐笑了笑,然后跟毛小方等人一起朝山下走去。

    大伙陆续下山。

    桃花山山顶的独峰上,只留下了数百具尸体,八成都是桃花山的弟子,法术公会这边,鬼婆清点了一下,那二十个弟子死了四个,六大弟子死了两个,虽然从人数上来看,法术公会是胜了,但是……只有鬼婆和几大弟子知道,他们其实输了。

    死去的那六个弟子,尤其是其中两个“晓”字辈的,是法术公会在人间的中坚力量,他们的死,是重大的损失。

    不过事已至此,样子还是要装一下的,鬼婆代表法术公会,总结了一下今日一战,认为杀敌无数,至于两个邪魔,有星月奴亲自过问,也是不用操心的,总之,这一战还是胜利了。

    回到客栈,叶少阳一行人聚在一起,对今天看到的这一场战斗展开了讨论,从过程来说,激烈还是激烈的,只是,结局实在有点出人意料。

    “星月奴,跟那个蓝衣人一定是聊了什么,然后达成了一致,然后休战,我觉得是这样。”毛小方托着下巴说道。

    道渊真人道:“如果这么容易达成一致,也不会演变成之前那样了,我觉得,一定是双方暂时休战……原因吧,可能是一时之间,谁都奈何不了对方,所以不着急在一时之间分出胜负。”

    叶少阳等人都比较赞同道渊真人的观点。毛小方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蓝衣人奈何不了法术公会,这个我明白,但是星月奴既然从画中现身,亲自对付那蓝衣人,说明她很重视这个对手……那为什么要对蓝衣人妥协,这蓝衣人到底是谁?”

    大伙都沉默了。

    凤兮道:“那蓝衣人好生厉害,法术公会六大弟子,最差也是天师牌位吧,他以一敌六,居然占据上风,每想到人间居然有这等强者……”

    叶少阳道:“他本来就不是人。”

    一时间,大伙把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脸上。

    叶少阳望着凤兮,说道:“凤兮,你看他像谁,我们认识的一个人。”

    凤兮怔住,回想起来,之后又摇了摇头,“距离太远,我实在看不清他的长相。”

    “少阳子,你认识他?”毛小方问道。

    “不确定,但是他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说出来,真的吓死你们。”

    毛小方道:“不可能,有什么吓人的,他总不会是阐教金仙吧。”

    叶少阳道:“阐教金仙……说起来也不过是他的晚辈,你所能叫出名字的,都是他的晚辈。”

    众人更加吃惊,并且表示怀疑。

    “别卖关子了,快说是谁!”毛小方催促道。

    “当年老子的坐骑……西出函谷关时候所乘的那头青牛。”

    众人沉默。

    毛小方等了半天没有下文,道:“尔后呢,青牛跟他有什么关系。”

    叶少阳道:“什么尔后,他就是那头青牛,为了证道,百世轮回,在我遇到的那一世,他叫李浩然,是悬空观大弟子,但很早就飞升青冥界了。青冥界阐教金仙,在他面前也不过是弟子一般的存在……”

    举座皆惊。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天呐……青牛祖师!!”一向宠辱不惊的道渊真人也惊叫了起来。

    “少阳子,你确定吗?”毛小方抓住叶少阳的胳膊,问道。

    “不确定,最好不是,要是的话,麻烦就大了。”

    “有什么麻烦?”毛小方不解,“对了,你既然不确定,之前为什么不上去看个清楚?”

    “看个清楚?大哥啊,我躲还来不及呢!”

    毛小方等人愕然。

    “那个,敢情你们不是朋友?”

    “朋友?哈哈,我倒是想跟他做朋友,你问问人家干不干,实不相瞒,当初星宿海一战,他就是跟我作对的安那一帮人中的第一主力……”

    众人无语。

    “老大,那个时候的你,也打不过他?”美华狐疑问道。

    叶少阳白了她一眼,“我是人,他是神,怎么打?不过我师兄倒是斩掉了他一只手。”

    大伙讨论半天,也没什么头绪,接着讨论起梧桐的婚事,叶少阳表示自己一定去会,至于去做什么,他买了个关子,没有说明。

    晚上,大伙一起出去吃饭,刚下楼,遇到了妙心,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居然是卢晓清,声称有事找叶少阳,而且事情跟别人无关,因此只跟叶少阳一个人说。

    叶少阳让他们先去吃饭,自己带着卢晓清和妙心一起来到房间里,真想询问卢晓清白天战斗的细节,卢晓清张口说道:“少阳子,我今天来,是要提醒你,明天的婚宴,你无论如何不要参加,赶紧走!”

    叶少阳一惊,道:“怎么呢?”

    “陈晓宇要在婚宴上跟你约斗,已经跟张晓寒他们商量好了,要让你出一个丑,你们之前的约定,你是知道的,如果你去了,就算你不答应,他一样会动手。”

    叶少阳点点头,道:“是梧桐让你来的吗?”

    “是。梧桐说,如果你愿意带她一起走,今晚子时,在山口相见,如果你不去……她明天就要嫁给张晓寒了。”

    叶少阳怔怔地看着卢晓清,道:“我不明白,你这么做……”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按道理,我这么做是背叛张晓寒,不过……他跟我们不同,他是天选之子,从小跟我们就来往不多,我跟梧桐的兄妹感情更亲一些。我知道她不喜欢晓寒,所以我只是带个话,你去不去,是你的事。”

    “另外,”叶少阳刚要开口,又被他打断,说道,“我们毕竟同患难过,我很欣赏你的为人,也感谢你从古墓里救我出来,所以我不喜欢你承担羞辱,甚至死亡,你听懂了吗?”

    叶少阳把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说道:“谢谢你,卢晓清,从今天起,我把你当朋友,明天,我希望真打起来的话,你不要动手。”

    “你不走?”卢晓清瞪大了眼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