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90章 第2291 人神之分1
    白泽从星空中走出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飞身来到叶少阳的面前,缓缓说:“现在我在你神识中,瞬间可以灭了你的神念,让你元神俱灭,你现在还相信你的人间法术吗?”

    “我本事不够,也没什么好说的。”神识之中,叶少阳可以用念头来表述语言。

    “苍穹浩渺,神祇俯瞰众生,人之于神,就像你们眼中的蝼蚁一般,永远只有任人宰割的份。”白泽微微一笑,道:“再大的蝼蚁,还是蝼蚁。”

    说完这番话,他身影一遁而逝,下一刻,却是出现在了叶少阳的神识内部,不再是白泽的样子,而是一尊叶少阳从来没有见过的神,不像是道家的神,也不像是佛家的,栩栩如生,在叶少阳面前一动不动。

    这张脸闭着眼睛,没有威严,没有恐吓,没有慈爱,没有悲伤,没有欢乐……无善无恶,无悲无喜,不净不垢,不生不灭。总之,没有一点人类的表情。却又一点也不死板,似乎一切情绪,又都写在这张脸上。

    “大道无形,大道无情,包罗万象,游离其外……”白泽的声音,叶少阳脑中回荡起来。

    叶少阳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不是一张人的脸,而是神,真正的神。白泽说的这番话,叶少阳之前也听过,自以为有所感触,但是,此时此刻,看到这一张属于神祇的脸,再听到这番话,叶少阳猛然领悟到了什么。

    人就是人,神就是神,人在神的面前,永远都是蝼蚁,再厉害的人,也不过是一只大的蝼蚁,永远斗不过人。

    真的是这样吗?

    “天地如棋,凡人如子,一切厮杀战斗,不过是一场游戏,棋子,永远也没法跳出棋盘,改变自己的命运……”

    白泽的这一番话,让叶少阳心冷,产生了一种无力的绝望。

    也许,这就是宇宙的奥义,生灵的规则。自己……也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现在,人家想要把自己这枚棋子摘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有等死……

    那尊神突然睁开了眼睛,叶少阳看到了神的目光,包括万象,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凝视久了,鸿蒙虚空之中,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引,拖着叶少阳的神识,向着这尊神的内部飘去。

    吞噬……

    叶少阳无力反抗,心灰意冷的他,也是斗志全无,无心反抗。

    他已经完全绝望了,只求速死,好快点结束这种可怕的虚无感。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一切恩怨情仇,小九,冷玉,师父,道风……一切都将成为过往?

    可是,就算自己不想死亡,又能怎么办呢?

    必死之局,了无生机。

    “神,其实也是人!”

    存留在记忆深处的一个声音,如同一道惊雷,在叶少阳的神识深处响了起来。是师父的声音……

    叶少阳的思绪立刻飞回到了十多年前,在青云子的卧房里,自己跟十分之间的一场对话。

    “师父,你说三清是不是真的存在!”

    “师父,人真的修行一辈子,也不是神的对手吗,我说的是真正的神,不是阴司里那些阴神。”

    青云子当时一边嚼着花生,一边说出了上面那句话:

    “神,其实也是人。至少曾经是人,有什么打不过的?”

    “可是他们已经成了神,与人完全不一样了。人跟他们比,简直就是蝼蚁,人家一只手就捏死了。”

    青云子没有说话,带着叶少阳走到院子里,把夹脚拖鞋拿出来,朝花丛里一丢,惊起一群蝗虫。青云子伸手抓了一只,伸到面前,说道:“蝼蚁跟蝗虫差不多吧,如果我是神,这手里的蝗虫代表着人,我想捏死一只蝗虫,再容易不过,那怕这只蝗虫是世界上最强壮的蚂蚱,也不过是一板砖的事。板砖不行,还有敌敌畏。”

    叶少阳点点头。

    “可是,你有办法杀死世上所有的蝗虫吗?”

    叶少阳一下子就怔住了。

    “蝗虫,自古为害,苍蝇蚊子耗子,都是一样,过去除四害,什么手段都用了,可它们仍然存在,数量仍然极多,对,它们是低等生物,不是人的对手,可是他们数量多,适应力强,生生不息,逆境求生。

    它们跟人类的差距,比人跟神可大的多了,人都没有办法安杀灭蝗虫,神跟人比,又能占到什么便宜,何况神那么少,跟数量庞大的人类相比,能有什么优势?一只手毁天灭地,屠戮生灵?你以为看小说呢!”

    叶少阳愕然,随后陷入沉思,仿佛明白了什么道理,但还有些困惑。

    “但你说的是种群,单个的人,还是不可能跟单个的神斗的吧?”

    青云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我说了这么多,不是跟你论证这个,我只是告诉你,人如蝗虫,适应力强,逆境中也能求生,但人之所以拿他们没办法,是因为它们根本就不怕人,也不怕死!你如果心中对神已然畏惧,那就必死无疑!如果人人都对神明畏惧,不敢反抗,那就算有几十亿,也得被杀得干干净净,又如何做到生生不息,在逆境中求生?

    不怕死,不惜死,才有绝境逢生的可能,一只毒蜂,也能把体积大自己千万倍的人类蛰死!”

    恍然间,叶少阳心思通透,猛然睁开眼睛,望着眼前那尊看上去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的神祇,缓缓说道:“我不怕你,因为我不怕死,你除了能杀我,还能怎么样?”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语出道门经典《道德经》,真正的人间大道,便是如此。

    叶少阳悟了。

    在那一瞬间,他面前的那尊神像,双眼突然黯然失色,喟叹一声,然后轰然崩塌,虚空消散,阳光重现。

    叶少阳睁开眼睛,望着站在对面神色错愕的白泽,微微一笑,道:“多谢成全,帮我多悟出了一层道理。但是很可惜,你杀不了我。”

    不可能……

    白泽怔怔地看着他,方才他用自己强大无匹的神识,入侵了叶少阳的神识之中,想要摧毁他的元神,几乎就要成功了,但是最后的一刻,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家伙竟然挺了过来,并且堪破了虚空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