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99章 第2300 浩然正气天地长存2
    大伙有的打招呼,有的拱了拱手,有的招呼都没打,逐渐都散去了。

    望着走远的人群,毕方喃喃道:“人心一散,再想聚拢,却是不容易了。”

    星月奴道:“不成想功亏一篑,一个青牛祖师,一个叶少阳,坏了我的大计。”

    白泽道:“也好,至少证明了,张晓寒根本就不是应劫之人。”

    星月奴沉吟了一下,对站在身后的几个弟子说道:“你传我的命令,想办法通知人间各地的眼线,一定要把叶少阳找到!”

    几个弟子领命而去,星月奴打开了画卷上的虚空印记,黑洞再次产生,三人徐徐飞了进去。

    “你们说,青牛真的就死了吗?”在身影消失之前,星月奴仍然惦记着这个问题。

    客栈,房间里。

    梧桐总算听完了叶少阳的讲述,包括他的真实身份,以及跟芮冷玉之间的一切……信息量太大,梧桐听完之后,久久不能平静,傻傻地看着叶少阳,过了好半天,幽幽说道:“你说你是百年之后的人,这个……太不可思议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是真的,刚那一个和尚和一个道士,你也看到了,他们都是我在那个时代的好兄弟,那两个美女,是我的门人,我没有撒谎的。”

    梧桐叹了口气,道:“你是什么牌位,恐怕已经是地仙巅峰了吧。”

    “不瞒你说,我是灵仙。”

    “灵仙……”梧桐一下子怔住,随即点了点头道:“那就是了,你能在单打独斗中杀死张晓寒,足可见实力,但在之前,法术界从来就没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也许,你说的是真的。”

    说完,她低下头去,用略带酸涩和哀怨的语气说道:“可是,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有未婚妻啊?”

    “这……”叶少阳刚要解释,听见吧嗒吧嗒的声音,低头看去,是梧桐的眼泪,一滴滴落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当场就懵了。

    “我知道你很难受。”叶少阳憋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你不会知道的,你不懂的。如果你有未婚妻,你就不该在婚宴上把我带走……”

    叶少阳的确不懂。

    这个时代,跟自己那个现代社会还是不一样的,这个时代的姑娘,的确是接受了一些西方的文化,但是骨子里对待爱情这种事,还是非常传统的,尤其是当自己被迫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抱着一刻绝望的心,在婚宴上,一个人出现,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救了自己,偏巧,这个人又是自己有好感甚至喜欢的人……在叶少阳愤然走上婚宴的那一刻,梧桐的心,已经完全给了他了。

    只要能跟着叶少阳一起,不管是去哪里,刀山火海,什么样的结局,她都不怕……她只是没想到,叶少阳居然有一个深爱着的未婚妻……

    “你当初接近我,也是因为,我跟她长的一模一样吧。”梧桐虽然抬起头,脸上带着未干的泪痕。

    “我……起初是。”叶少阳坦白,“我看到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总不会不好奇的。不过……我不知道怎么说那种感觉,在看到你坐在花轿里的时候,我的感觉是……你就是她,你不要误会,以为我是把你当成她来看待,就是……”

    叶少阳挠了挠头,“怎么说好呢,我总觉得,你们两个,是同一个人,你们连身上的体香都一样的味道,更是让我猜测,你极有可能是她的前世。”

    “我跟她……很像吗?”

    “完全一模一样。”说到这里,叶少阳突然想到什么,把自己的钱包找出来,取下了跟芮冷玉的那张合影,递给梧桐。

    梧桐接过照片,仔细端详起来。

    照片虽然不大,但是像素很高,梧桐仔细端详着上面的芮冷玉的五官,有一种看到自己的感觉。的确是……一模一样啊。

    过了好久,梧桐才把照片还给叶少阳,心情复杂的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叶少阳把照片收好,在她身边坐下,默默等着。

    “前世今生……莫非,她真的是我的来生?”梧桐抬起头,看着叶少阳,“你是我来世的夫君。”

    “可是,这有怎么样呢?”梧桐冷哼了一声,“就算她是我的来世,但我跟她,仍然是两个人,我来世是你妻子,那也是来世,今生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叶少阳怔怔无语。

    梧桐方才这一刻的表现,所说的话,还有神情气质,跟芮冷玉十分神似。

    叶少阳不知道该说什么。

    梧桐站起来,走到窗边站着,让风吹干泪痕,过了半晌,她头也不回地说道:“叶少阳,你现在的打算,不用说,是回到你的时代,想办法把她救出来?”

    “是的。”叶少阳道。

    “就算你能救她,可她是转世鬼童,她在你身边,只会带来无尽的麻烦和凶险,甚至是与天下为敌,你……当真愿意这样做?”

    叶少阳耸了耸肩,“与天下为敌,又怎么样?”

    “那如果她要灭世之类的……或者把鬼王召唤到人间,荼毒生灵,你又当如何?”

    “我不会让她这么做的,假如真有那一天,我一定会阻止她,不惜一切代价,为了她,也是为了我自己。”

    梧桐望着他,眼睛明亮起来,幽幽说道:“若真是这样,也的确是对得起她……或是来世的我,对你一片情深。”

    说完这些,她又沉默了一会,道:“我本来还想问你,你要不要留在这个世界,跟我在一起,长相厮守,把一切都忘了,现在看来,你是忘不了的了,我也不能跟未来的我去争男人。”

    叶少阳看着她,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说什么。

    “所以……”

    “我去休息了。我挺累了。”梧桐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微笑,开门走了出去,叶少阳送到门口,梧桐突然扑在她怀里,抱住他的脖子,痛哭起来,叶少阳一下子就傻了。

    但是梧桐很快就止住了哭泣,送开他,冲他笑了笑,道:“握个手吧,我在上海那边学到的新礼节,在你们那个时代,是不是很常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