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302章 第2303 转轮令1
    “我又不是办案,要什么证据?”叶少阳道,“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你们仔细想想,李浩然在这里死了,那么百年之后的他,是从哪里来的?”

    大伙一下子怔住。

    四宝喃喃道:“你的意思是,他现在死了,百年之后,我们不应该遇到他?这有点像是那个什么祖母悖论啊,你回到过去赶在你出事之前杀死你祖母,然后你自己到底存不存在……”

    道渊真人沉吟道:“这件事,本来就不能用常理度之,不用去想,不然只能是自寻烦恼。”

    回到客栈,大伙叫掌柜的做了一顿饭,在一起吃了,又讨论了一会,也没什么头绪,于是先各自回房间,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说。

    上床之后,叶少阳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吐纳了一个周天,在吐纳的时候,他不知怎么的,想起了之前跟白泽斗法的经过,自己在万分危急之下悟出的道。

    悟道,分为开悟和明道两种,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机缘,开悟,是启蒙,有的人一生都不开悟,有的人却是很早就开悟了。

    每个人悟出的道不同,所以开悟的难度,和开悟之后的福源也不相同:叶少阳是晋升天师牌位的时候开悟的,从此节节攀升,实力一天天强大。

    常理来说,开悟越早,将来的修行之路,自然前途就越好,但也有例外。青云子,人到中年才开悟,但是他开悟之后,境界连续提升,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至于明道,也是一种机缘,没有开悟那样对一个人重要,但是每一次明道,道心都会更加稳固,突破瓶颈,让之后一段时间的修行收获更多。

    叶少阳第一次明道,是对阵通玄道人那个老变态,跟他论证善恶,悟出了“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道理,第二次明道,是跟梁道生辩论法师的责任,让他更加坚定了作为一个法师的责任:保护亲人,才能保护更多的人。

    之后还有数次明道,让叶少阳的道心越来越坚定,再加上大周天吐纳心法的神妙,才能连续突破,晋升灵仙牌位……

    这一次明道,叶少阳再一次感到了体内经脉畅通了许多,吐纳的时候,潜伏在自己丹田内部的那股戾气,能够更多地融入罡气之中……叶少阳吐纳了一个周天,稍微运气,感觉法力也是提升了少许。

    自己……可能真的已经人间无敌了,但是叶少阳想到了青冥界的那些阐教金仙,还有今天见到的上古异兽、以星月奴为代表的轩辕山的那些变态们,自己的实力还是差了很多。

    不过,经历了这次明道之后,他有信心,也毫无畏惧。

    走到窗前,叶少阳静静地遥望着桃花山的方向,想到了李浩然,想到了李浩然之所以奋起跟星月奴三人大战,并不光是为了带走自己,说到底还是为了给人间法术正名……最主要是给那些法师们见识下人间法术,提升他们的信心,摆脱心理上对轩辕山的臣服和依赖心理,也可谓是用心良苦。

    “人间法术……李浩然,不管你死没死,也你算是给了我信心,我会坚守自己的道心,提升实力,总有一天要怼死这些装逼的!”

    叶少阳在心里愤愤说道。

    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叶少阳看到美华坐在窗边看风景,包子坐在她的肩膀上,这一大一小两个最近和解了,相处得还不错。

    “这么早,刷牙洗脸了吗?”叶少阳随口问道。

    美华笑道:“老大,你忘了我是不需要刷牙洗脸的。”

    她是鬼域之魂,在人间属于特殊形态的鬼,有肉身,因为叶少阳本能地把她当作人类了。一切鬼妖邪灵,都是不需要吃饭睡觉洗脸刷牙的。

    叶少阳心中顿时生出一阵羡慕。

    “宝爷他们都在楼下吃东西,老大你快去吧。”

    面对美华的提醒,叶少阳答应一声,收拾好之后,来到客栈的一楼,一楼是饭堂,客栈生意并不好,只有四宝几个人坐在一起吃饭。四宝捧着一杆旱烟在吸着,看到叶少阳,招呼他过去吃饭。

    “你怎么吸这玩意?”叶少阳看着他手中的烟枪,皱眉说道。

    “没有卷烟啊,老烟叶子我也抽不惯,这玩意还好点,就是劲大。你来一口?”

    叶少阳当然不抽,坐下吃饭。

    “山羊,这个给你。”四宝将一张折成纸鹤形状的符纸递过来。

    “这是什么?”

    “是梧桐留给你的。”四宝勉强笑了笑,“她之前跟那个小美女一起走了。”

    他口中的“小美女”就是妙心。

    叶少阳顿时有点怅然若失,将纸鹤小心地打开,上面用毛笔写着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字是用朱砂写的,叶少阳感觉到了一丝灵力的存在,刚要仔细看,灵符突然燃烧了起来,从叶少阳手中飘落,烧成了灰烬,落在了桌子上。

    叶少阳立刻明白,这灵符上被下了某种咒,大概是朱砂的字迹一旦接触到人身上的阳气,就自动燃烧了。

    梧桐这么做,大概也是想表示,他们两个已经结束了,就像这张灵符……什么也没留下。

    望着桌上的那团灰烬,叶少阳心中感然,虽然昨晚他就预感到梧桐会走,但是真的发生了,心中还是有些不舍。

    这个时候,在小镇外面的官道上,两个姑娘,各自背着一个包袱,默默地赶路。

    “不知道离驿站还有多远啊,得赶紧弄两匹马,这一路走下去,我两条腿可受不了……”妙心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梧桐听得烦了,忍不住说道:“我知道你是想说话分我的心,好让我不胡思乱想,但是你这样让我感觉更烦啊。你闭嘴吧。”

    妙心撇撇嘴,“那我就问你一句,你真的要走啊?”

    “不走,又能怎么样?”梧桐喃喃说道,“他的事,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你真的觉得他是从未来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