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338章 第2340 道别2
    其余几人也很快回过神来,堵住了蓝光的路径,但这蓝光像是有某种灵气似的,不断折射,最后总能落在梧桐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梧桐缩在地上,在感受痛苦的时候,两边肩膀上和头顶都出现了两束橘黄色的柔光,越来越浓。

    这是三魂即将离体的前兆。

    不好!

    叶少阳急速奔回到梧桐身边,摸出阴阳镜,一边用朱砂笔在上面写出符文,一边念咒:“天道无常,阴阳宝镜,玄冥会元,收拢万物!”

    将阴阳镜挡在了梧桐的面前。阴阳镜猛然迸发出一道银光,然后产生出一道好像虚空裂缝一般的气息漩涡,将覆盖在梧桐身上的蓝光尽数收了进去……

    叶少阳感受到手里的阴阳镜一下子变得炽热起来,仿佛一块滚热的烙铁,低头一看,手并没有被烧伤,但是疼痛的感觉却十分真实。只好从左手换到右手,顺便左手从背包里随便抽出了一块布,一看是天风雷火旗,急忙裹在阴阳镜上下两端,抓住阴阳镜,结果……疼痛感却是丝毫没有减轻。

    左手换右手也不好使,因为疼痛的强度太强,左手还没缓过来,右手已经疼的受不了了,而且频繁倒手,没有办法释放罡气去维持法术,好几次阴阳镜差点脱手而飞。

    “坚持住,少阳,时间快到了,他们非走不可!”徐福的一声喊,如醍醐灌顶,叶少阳转头看去,赤月罗刹面前的香炉里,那根香已经几乎烧到了头……最多再有三分钟就会烧尽。

    再看麝月尸体上的虚空裂缝,已经开始现出颓势,逐渐在缩小。

    死就死了!

    叶少阳把心一横,双手握着阴阳镜,忍着疼痛,要坚持过这最后三分钟。

    人体的痛感之中,被烧伤烫伤的疼痛感最强,因此古代的时候,刑罚之中,最常见也是最实用的也就是烙铁。烙铁之所以看上去没那么残酷,是因为在肉上烙一会,沾染血肉,温度也就下去了,没法持续加温,而且皮肉被烧焦之后,也会失去知觉。

    那眼珠子释放出的蓝光,因为是某种邪术,不是真的火焰,不会把手烧伤,反而让双手一直保持着敏感度,而火烧的感觉,却是一直持续和积累的。

    这种疼痛,几乎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范围……

    叶少阳浑身颤抖,不到半分钟,浑身汗如雨下,双腿颤抖着,一条腿跪了下去,死死支撑着。

    “山羊,怎么能帮你?”四宝等人在边上急的团团转,但却插不上手。

    叶少阳疼得都要哭了,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勉强摇摇头。

    没有办法,毕竟阴阳镜只有自己能驱使,这是单人施展的法术,也只能靠着自己支撑下去……一秒,两秒,三秒……叶少阳几乎是靠着读秒来支撑下去。

    四宝突然一拍脑门,将自己的金玟钵盂拿出来,盘膝坐在叶少阳身边,作法之后,将钵口对外,凑到阴阳镜的边上,立刻吸纳了一部分蓝光过来,顿时也感受到了火烧一般的疼痛,手中钵盂差点掉下来,急忙抓好,嘴里哇哇乱叫,“尼玛啊,这么疼!跟火烧似的,老女人,你妈蛋,等老子将来抓到你,一定用菩提真火把你活活烤死,哎呦……”

    尽管哼哼唧唧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傻,但四宝始终没有松开双手。

    因为他的分担,叶少阳那边的确轻松了一些,转头看了他一眼,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傻逼!”

    “草你妹!”

    “我妹是小萌,回去我就告诉她!”

    “靠!”

    两人嘴里骂着,却是相视一笑。

    叶少阳为了救梧桐,甘心忍受着炼狱一般的痛苦,四宝只是为了他。

    什么是兄弟?

    一起喝酒吃肉吹牛比大保健都不算兄弟,患难与共,为你分担痛苦,这才是兄弟。

    说起来容易,真正能做到的,还是极少。

    所幸,对叶少阳来说,四宝就是这样的兄弟。一起装逼一起飞,一起扛事一起受罪。

    吴嘉伟在边上看着,急的团团转,这货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承受什么,但是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不好受,非但没有为自己庆幸,反而十分地嫉妒!

    因为他没有能够金玟钵盂、阴阳镜这样的能够吸纳邪气的法器。

    “哎呀,急死人!”吴嘉伟暴跳如雷,猛然间,目光落在了一脸得意的赤月罗刹身上,急忙飞身过去,作法念咒,大声叫着,将手里的藏锋剑疯狂地砍着她面前的结界。

    “你用的什么邪术,为什么要用这种邪术啊,老子想要跟他们一起分担都做不到,我砍死你!”

    赤月罗刹听到吴嘉伟的牢骚,内心也是崩溃的,居然因为不能一起受罪,反而怪罪自己,这理由……这人是白痴吗?

    她当然不懂,什么叫兄弟,有时候有难同当,也是一种幸福。

    “我们也来了!”毛小方、道渊真人、美华……除了妙心留在梧桐身边,保护她之外,其余人都扑向了自在尊者,把怨气撒在了他身上。

    自在尊者实力强横,修炼的邪术,就好像是武学之中的横练功夫一样,就是个肉盾,十分能扛,之前大伙也没一起上,始终没能拿下他,这会儿有徐福这个大强者加入进来,情况立刻不一样了。自在尊者开始扛不住了。

    “喀嚓!”

    因为赤月罗刹专心操控手里那枚眼珠子,在结界上分担了精力,完全靠着之前积累的月华之力在支撑,方才被叶少阳等人一通猛攻,已经是强弩之末,更不要吴嘉伟因为愤怒,气势上比平时又强了几分,一通挥砍之下,结界竟然碎裂了。

    木落真人正在跟白起斗法,他不是白起的对手,不过实力上差距不大,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的,互相之间也都是拖着,他一只留神关注着赤月罗刹这边,听见结界破碎的声音,立刻卖了个破绽,冲了过去。

    “啊!”自在尊者在众人围攻之下,惨叫一声,法身被破,受了重伤,立刻朝麝月尸体上的虚空裂缝扑过去,想要提前逃走,但是被大伙识破,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