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402章 第2404 你接着浪2
    “陶老爷子告诉我的。”

    “陶老爷子?”叶少阳愣了一下,“哦哦,你说陶弘景陶祖师啊。他……”叶少阳转头看了一眼正殿,“他在里头?”

    “出门遛弯去了。”

    “哦哦,师父,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忘了这是陶老爷子的地盘,您看我这也没带什么礼物……”话没说完,突然看到青云子抬手,本能地向后一闪,避开了一记爆栗子,“嘿嘿,没打到。”

    “哼。”青云子冷笑一声,左手在空中飞快地画了几下,直接汇聚灵气,形成了一道不定符,对着叶少阳拍过来,在叶少阳面前化作了八门金锁,没等他拆解,已经绕在了脖子上,立刻不能动了。

    青云子探身过来,在他脑袋上稳稳地敲了一记,笑道:“你不是说敲不着吗?”

    “是是,师父厉害。”

    “没意思。”青云子摇摇头,“我老了,现在都需要你来让我,才能敲到你了。”

    叶少阳一听,顿时有点尴尬,“师父我没让你啊,师父这么厉害,我不是对手……”

    青云子瞪了他一眼,眼中的失意隐藏起来,说道:“下次让我也得做做样子,你这演技太差了,好没意思你知道吗。”

    “是是,师父教训的的,不过就算我不让您,真打也打不过您啊。”叶少阳心中感染,青云子最后这句玩笑话,明显是安慰自己,免得自己站在他的立场上感到人生的无奈。

    “可是,师父,你敲我干啥,我说的是实情啊。”

    青云子道:“我敲你当然有道理!我在这跟你说正事,你跟我东扯葫芦西扯瓢的,什么送礼,扯这些干什么。”

    “可是师父……”叶少阳挠着后脑勺,“您这一敲我,更耽误了好多时间啊。”

    青云子听了这话还想敲他,想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作罢。

    瓜瓜和包子在一边瘪着不敢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师徒俩,没一个正经的。

    叶少阳干咳了两声,“师父,还是说正事,您刚说……陶老爷子告诉你的,可陶老爷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青云子道:“不可说。”

    “什么不可说?”叶少阳不解。

    “本来这是人家的秘密,你问出来,那就不是秘密了,他怎么听说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当心点就是了!”

    “哦……”叶少阳想了一会,问瓜瓜,“这什么勾魂使者,很厉害吗?”

    “据听说,修为不是很厉害,但这三人,都是来自人间,十分阴险狡诈,而且千变万化,令人防不胜防。”

    “阴险狡诈……这个我不担心,我就没见过谁能比我家军师还狡猾,千变万化……这是形容词?”

    “什么是形容词?”瓜瓜眨着眼睛。

    “行吧行吧,你就说吧,什么意思?”

    “哦,就是说,勾魂使者只要某个生灵的一滴血,不管是人血还是鬼血,只要一点,就可以幻化出这个生灵的模样,除了用照妖镜,就算是你开天眼都看不出端倪。”

    叶少阳怔住了。“不会吧?”

    “真的是这样。”

    青云子手拈胡须,说道:“只怕是真的,我曾听说,当年那个勾魂使者就是幻变成成那个阴帅的师爷模样,狐疑提供假情报,最终在孤城北边引太阴山大军合围,诱敌深入,最后全军覆没……直到最后,那阴帅也没发现破绽,依然相信他这师爷,拼着重伤,突围而逃,最终被这‘师爷’所杀……”

    “这……”叶少阳思考起来,缓缓说道:“阴险狡诈,再加上会幻形,这个就可怕了,例如他要是变成师父的模样,我肯定上当啊。”

    青云子道:“这个你自己慢慢琢磨吧,反正你最近当心,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行了,你走吧。回去让大牙给我烧个鬼书二号,我之前那个被阎罗王借走了,我去了森罗殿三次,这老头就是躲着我不见,我也没法,你记住了,这是大事!”

    “是是,知道了,对了师父,我还有一件事要说……”

    叶少阳把徐福被抓、白起被太阴山带走的事说了,然后加上黑无常的分析之类,青云子听完,眉头紧锁,想了一会道:“这件事确实麻烦,你且回去,看看动静,如果真有什么情况,我再帮你想办法。记得不要请我去,烧纸告诉我就行!”

    “知道了师父,您老保重啊,我……走了。”叶少阳依依不舍地望着青云子,“您……还有什么教诲?”

    青云子捋着胡须,摆了摆手道:“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已经是你的时代了。你接着浪你的,把师父没浪过的事都浪一遍,我就看你能浪出什么动静。”

    叶少阳笑道:“不给师父丢脸。”

    “时空不可逆,徐福那个作法,是不对的,就算你以后真得到山海印,也不要想着改变过去的事……兔崽子,不管我将来在不在,你都记住师父的话。”

    叶少阳本来已经要往外走了,突然听见最后这番话,一下子怔住,道:“师父,你不就在这呆着吧,你还能去哪,你答应过我,暂时不去轮回的。”

    “我不去,你放心吧。”青云子对他挥挥手,“走吧。”

    叶少阳还想说什么,青云子已经转过身了。

    叶少阳只好朝门外走。

    他刚转身,青云子也转身了,浑浊的目光,目送着他的背影,喃喃道:“兔崽子,为师知道你的心气,其实说那么多屁话都没用啊,为师只想你平平安安,娶妻生子,长命百岁……”

    可惜叶少阳没听到他这番内心独白,已经走出了道观大门。

    “老大,你不打开虚空裂缝,这就回去吗?”瓜瓜问道。

    “我们走一走吧,我想问你们一点事情。”叶少阳慢吞吞地走在荒原上,望着瓜瓜和包子,说道:“你们谁先说?”

    “说什么?”两人都是一脸懵逼。

    “别跟我装,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之前提到冷玉,你想到什么了,包子你当时入侵他神识,知道什么秘密了。你们谁先说,还是一个个来?”

    (红包大家没领的抓紧啊,从公众号历史消息里找到那一篇,扫码领红包,抓紧抓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