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411章 第2413 无处不在1
    “啊……”雪琪口中发出怪叫,身体也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偏偏双手被勾魂索捆住,又挣扎不出。

    “说了这样是没用的。”叶少阳从背包里摸出了一个闪着寒光的物件,对着雪琪的脑门刺了下去。

    在凄厉的叫声中,雪琪倒了下去,身体直挺挺地瘫在地上,像一具尸体,一动不动。

    过了五秒钟左右,她的身体迅速萎缩下去,像冰棍似的融化,然后汽化消失。

    叶少阳抬头朝某个方向凝神望去。

    “你看什么。”谢雨晴问道。

    “有一股无形的能量,飞走了。”叶少阳沉吟道,“勾魂使者,怪不得号称是不死的。”

    这个时候,楼道的防盗门打开,雪琪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看叶少阳,又看看谢雨晴,道:“你们在干什么。”

    谢雨晴刚要开口,一道手电筒的光照了过来,打在叶少阳脸上。

    “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粗重的嗓门吼道。

    叶少阳三人转头看去,从楼房的一侧走过来很多人,都是保安。用手电筒照着他们三个。

    雪琪穿的少,立刻抱着双臂,背过身去,呵斥道:“乱照什么!”

    一个保安说道:“这栋楼有人通知我们,说有人在这里尖叫,是你们弄的,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这里的住户,没什么事。”谢雨晴答道。

    “哦?”保安用手电上下照着她,“你们是住户吗,为什么弄出奇怪的声音?走吧,跟我们去保安室谈一谈。”

    “你要再用手电照我身上,你信不信我戳瞎了你!”谢雨晴面对一个保安冷冷说道,那是个平头小保安,用手电筒在往她胸前和腰上照。

    “哎呦,美女还挺暴力的。”小保安开了个玩笑,手电继续在她身上晃。

    谢雨晴一个跨步上前,横起手刀,打在那个小保安喉咙上,那小保安直接被砸了出去,摔在地上,爬起来之后,指着谢雨晴想骂,结果出来的却是一阵咳嗽。

    “你……你怎么打人啊!”几个保安呼啦一下围上来。谢雨晴冷冷道:“我是警察,刚在这里办案,你们嚷嚷什么,有什么到警察局说去?”

    几个保安大眼瞪小眼,一个保安说道:“真的假的啊,你是警察?”

    谢雨晴道:“证件没带,不然上楼跟我看看去?”

    几个保安都看向那个带头的,那个老大哥最后嘿嘿一笑,表示就是一场误会,让几个兄弟扶着那个还在咳嗽的家伙离开了。

    这一小段插曲结束,雪琪走过来,看了看两个人,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谢雨晴张了张嘴,突然想起什么,说道:“你水晶符呢?”

    “哦,那个啊,在沙发上。”

    谢雨晴看了叶少阳一眼,本能地往他身边靠了靠,之前那个假冒的雪琪,让她产生了心理阴影。

    叶少阳望着雪琪,道:“你……说一段秘密什么的,外人不知道的,什么都可以。”

    雪琪看看他,又看看谢雨晴,道:“什么意思啊,你们怀疑我啊。”

    谢雨晴道:“你就说呗!”

    “是你逼我的啊。”雪琪坏笑起来,对叶少阳道,“雨晴很喜欢你的,她给一个毛毛熊取名叫少阳,每天晚上抱着睡,有什么花痴犯了,还会对他说话……”

    “雪琪!”

    谢雨晴怒吼起来,一张脸羞得通红。

    叶少阳摸了摸鼻子,问谢雨晴:“这个……真的?”

    “假的!”

    叶少阳吐了吐舌头,笑道:“好吧,那……今晚的事你们也看到了,这勾魂使者无处不在,你们当心些。记住了,今晚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就当我从来没来过,雨晴,之前我们说的事……千万别忘了。”

    谢雨晴点点头,道:“你自己小心!”

    叶少阳转身离去。

    谢雨晴突然想起什么,道:“等下,少阳,你之前是用什么杀的那个勾魂使者?”

    “灭灵钉啊。”灭灵钉还在叶少阳手中,冲谢雨晴晃了晃。

    谢雨晴歪头望着他手中的灭灵钉,说道:“怎么跟我之前看过的不太一样啊……难道不止一个?”

    “怎可能,我倒想要两个呢。行了我走了啊!”

    “哦……”谢雨晴点点头,“你小心点。”

    目送叶少阳离开,谢雨晴跟雪琪一起回到楼上去。进屋之后,雪琪问起在下面发生的事情,谢雨晴讷讷地回答着,眼神一直直愣愣地看着对面的墙壁,似乎在想什么。

    “你怎么了?”雪琪皱眉问道。

    谢雨晴站起来,回到自己卧室,找出警服的裤子,摸了一下口袋,从里面摸出了一个长长的东西,在灯光下端详起来。

    在自己的席梦思床上睡觉,叶少阳感到了一种久违的舒适。

    虽然已经回来好几天了,但是一直各种行动,根本没有真正睡个好觉。

    一觉睡醒,天还没亮,叶少阳看了下表,六点多。冬天的夜晚漫长,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叶少阳洗漱了一下,来到窗前,打开窗,有凉风吹进来,感觉整个人异常的精神。

    叶少阳抬头望着夜空,想到了过去一个月,在民国初年,自己也好几次这样抬头望着星空,一样的夜空,一样的月亮,只是……真的是同一个吗?

    不同时空,人是不不一样的,日月星辰,还有自然界的一切,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如果是一样的,可是不同时期,别的不说,光是月亮的阴晴圆缺就不一样,由此判断,月亮不可能是同一个,可如果不是同一个,难道不同时空还有不同的日月星辰?这些都是从哪里来的?

    叶少阳完全不懂。

    “老大,你在想什么。”瓜瓜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身后,好奇地问道。

    叶少阳摇摇头,“你说,我是现代人,还是民国时候的人?”

    瓜瓜道:“当然是现代人。老大你想什么呢。”

    “庄周梦蝶的理论,也是挺有趣的,我之前睡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民国……没准我本来就是民国的人,只是穿越到这里了,但是把这个世界当成了我的出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