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443章 第2445 联盟大会3
    碧清冲他扬了扬手机,“你把这个留给我就行了。”

    好吧,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其实就是想看电视。

    叶少阳留下她,把吴嘉伟也叫上,跟着林三生和李琳琳一起穿越虚空,来到青冥界。

    尸族大战开启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青冥界。

    林三生用了小九给的玉符,出来的位置不是界河,而是青丘山的山门外。

    “属下拜见主人!”

    阿紫和阿黄站在山门两侧,对叶少阳道了个万福。

    叶少阳嘿嘿一笑,对两个姑娘拱手,“我之前不能是说啦。下次见到我可千万不要行礼了!”

    两个姑娘抿嘴笑着,对叶少阳这个没任何架子的主人,其实她们内心是非常亲近的,从最开始得知她们的老大对叶少阳着迷,一开始很不解,认为叶少阳一个人类,配不上九尾天狐,但是实际接触了几次之后,也都为叶少阳身上的某种气质而产生好感。

    “主上已经在山上等着了,主人和几位贵客这就随我们上山吧。”

    两个姑娘在前面带路。叶少阳一行人在后面跟着,一路上见到守兵之类的,都躬身下拜,态度十分恭敬。叶少阳最怕这种,又不能一个个都去给他们扶起来,干脆只要有人下拜,就九十度鞠躬还礼,把那些守兵都给吓坏了。

    小九的妖宫,就在青丘山的山顶,一共三层,在最高的山峰上,周围层层祥云覆盖,看上去有如琼楼玉宇一般。

    叶少阳不是第一次来,但是此刻望着妖宫,仍然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不由的摇头晃脑地背诵起了一首诗:“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吴嘉伟吓了一跳,叫道:“少阳你居然会吟诗!”

    “道经里写的,讲的就是修仙,你没看过?”

    “真没看过。”

    在两个侍女的引导下,叶少阳一行人走上妖宫。妖宫只是一个概念性的称呼,这座宫殿的名字,实际叫广寒宫。

    因为狐族拜月修炼,而广寒宫是传说中嫦娥仙子居住的地方,取这个名字,也算是蹭了个典故。

    进入妖宫,立刻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琴声。

    林三生立刻动容,问叶少阳:“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曲子。”

    “我连什么乐器都不知道,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曲子。”

    林三生听着曲子,低声说道:

    “这是《凤求凰》,琴声凄切,说明弹琴的人心有情结,郁郁不欢,但琴声杂而不乱,凄而不悲,表示她内心有着坚定的信念,也没有放弃希望……”

    叶少阳三人傻傻地看着他。

    “这不是电视剧里常用的段子吗,听一首曲子,就能分辨出弹琴人的心情之类的,我一直都不相信的,觉得很扯淡。我就什么都听不出来。”叶少阳发表看法。

    林三生道:“丝竹不是听的,是静静地去感悟……同样的曲子,不同的人去弹,自然收获也是不一样的。”

    “那是技术的差距吧?行了,你静静听,我进去看看。”叶少阳掀开珠帘,走了进去。小九的广寒宫自然是不能随便进的,不过叶少阳也没把自己当外人。珠帘声音响起,琴声戛然而止。

    叶少阳探着脑袋看进去,立刻看到小九,一身古装打扮,坐在房间一角,面前摆着一把古琴,十分清新美妙,看上去就是个知性温婉的古典美女,并没有一丝妖媚之气。

    小九抬头看过来,嗔了叶少阳一眼道:“我就知道是你来了!”

    “怎么知道是我?”

    “青丘山上下,没人敢随便闯进我这里,更不要说打断我弹琴。”

    叶少阳笑着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拨了一下琴弦,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技能。”

    小九笑道:“这都是从前在人间的时候学的。古琴笨重,我也不能随身挟带,以后你想听就来这里听就是了。”

    林三生望着桌上的古琴,伸手想摸一摸,又退缩了,问道:“九姑娘,这琴是……”

    “你也懂琴?”

    “略通音律。”

    “那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琴?”

    林三生拱手道:“圣人云:非礼勿动,这是九姑娘专属之物,小生不敢造次,怕污浊了这等宝贝。”

    “我勒个去,你要不要这么酸啊,你想研究过来研究就是了,事真多!”叶少阳听见林三生的话,牙床都酸了。

    小九捂嘴笑道:“我们妖族可不讲究这些,再说而今都什么时代了,你我也是自己人,不必拘束。”

    一边吩咐侍女上茶,招呼大家一起坐下。

    林三生这才上前研究了一会,皱眉道:“莫非这是……古琴焦尾?”

    叶少阳正在喝人神茶,听见这话,差点一口喷出来,“你说啥,交……尾?军师你满口之乎者也的,原来是个斯文败类啊,哈哈,这么黄的话你都说的出口。”

    突然发现大伙都一点懵逼的看着自己。“额,我说的不对吗?”

    林三生气的脸色发白,“焦尾,古代四大名琴之一,焦,是焦炭的焦,据说是当年蔡邕从烈火中抢救的一块梧桐木,制住成琴。因为一头烧焦,因而叫焦尾,你……你想什么呢?”

    叶少阳一头尴尬,上去查看古琴,果然一头有些焦黄,好像刚从火里拿出来的。

    小九道:“军师好眼力,这正是古琴焦尾,军师既然懂琴,想必也懂弹琴,请试弹一曲。”

    林三生摆手道:“来日方长,今天怕是没工夫了。”

    “那你们喝完这杯茶,我们立刻就上路吧。少阳,有关今天的会面,我路上慢慢跟你说。军师你还是弹一首吧,正好我进去换衣服。”

    林三生不再推辞,坐到古琴前,弹奏起来。

    叶少阳不懂音律,也没什么欣赏水平,但偶尔听一样这样的“纯音乐”,感觉也还不错,正听的舒服,琴声戛然而止,余音绕梁,逐渐散去。

    小九早就换好了衣服,在珠帘后面站着,静静地听着琴音,琴声停了,这才走出来,神色为之所动,说道:“军师你弹的是《广陵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