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449章 第2451 清风明月1
    罗公远,也是大唐国师,是唐玄宗的座上卿,道法通天,冠绝天下(注:有关罗公远、叶法善、张果、金刚三藏四人斗法的故事,有兴趣的可以去看隋唐英雄传和各种古代典籍)。

    他身后一个弟子突然冒了一句:“剑是好剑,可惜用的人实力一般,辱没了宝剑。”

    吴嘉伟脸色一红,然后变冷,朝那弟子看去。

    那弟子微微一笑,一副“你瞅啥”的表情。

    另外一个弟子,淡笑着说道:“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我门中教诲,虽说是有教无类,但资质愚钝者,不可语真,否则徒增其烦恼,不可取也!”

    这番话说的半文不白,叶少阳却是听懂了,明着是教训师弟,不能跟资质愚钝的人将太多术法上的事,因为人家资质不好,讲太多了,无非是让人家多想。这也是华夏古代传统的一个思想,跟夫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种傻比观点类似。

    而且,观点是观点,这话当着吴嘉伟的面说出来,就有点伤自尊了,只能说那个道童是故意嘲讽。

    吴嘉伟也不是傻比,听了这话,立刻就要站起来,被叶少阳和林三生一起按住。

    在场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那些之前跟叶少阳打过的,也都露出了等着看笑话的表情,想看他们怎么办。

    叶少阳转头看着那两个童子,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俩,就是清风和明月吧?”

    清风明月,传闻中是镇元子的两大弟子,这二人是镇元子从一干外门弟子中选的两个,资质极佳,十几岁就得道了,但是对镇元子十分尊崇,一直以童子的身份伺奉左右,镇元子飞升无极的时候,也将他们两个带在身边。

    两个道童挑着眉毛看着叶少阳,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镇元子本来想呵斥两个道童的,被叶少阳插了这一杠子,也侧耳想听,想听听他会说出什么来。

    叶少阳看着二人,吸了一口气,吐出去,说道:“这么说你们也活了上千年了,怎么……连人话都不会说?”

    此言一出,在场顿时鸦雀无声,不少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叶少阳,不敢相信他会说出如此冒犯的话。

    清风明月,虽然身份是童子,但也只是镇元大仙的童子,别人可不敢拿他们当童子看待。这两人在人间时候就是修道天才,飞升之后,又跟在镇元子身边修行了一千多年,虽然灵台方寸山在空界属于隐修门派,不参与任何纷争,这两人也没跟人打过架,但是……他们二人的实力,是没有人怀疑的,如果真是普通的道门童子,也不可能当着师父的面多嘴,贬低别人。

    就算是黎山老母这样的阐教金仙,也不可能去得罪这两个人(当然清风明月也不可能吃饱了撑的去惹他们)。

    叶少阳直接说他们不会说人话,这种骂人的话,对上这两个心高气傲的家伙,会产生什么后果,大伙拭目以待。

    没有瓜子啤酒小马扎,这些空界的大佬们,抱着面前的香炉,一个个两眼放光,等着看热闹。

    清风和明月一下子就懵了,在人间和空界混了这么多年,基本上还没人敢这么跟他们说话,愣愣地望着叶少阳,半晌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表情立刻由惊转怒,年长一些的清风拦在明月身前,不怒反笑,说道:“这位道友,适才未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们两个,会说人话吗?”叶少阳嗓门很大,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

    清风一张脸立刻就黑了,戾气在眉心处隐现。

    鬼脸婆婆作为东道主,生怕他们在这里闹起来,出声说道:“叶少阳,这清风明白二位仙长,得道多年,也算是你祖师,你这般语气同他们说话,成何体统!”

    鬼脸婆婆明着是骂叶少阳,实际也是保护他,毕竟他不可能去骂清风明月,她骂了叶少阳,如果叶少阳是懂事的,顺势认个错之类的,这事情也就过去了,清风明月这二人性格再傲娇,毕竟是上古宗师,也不可能真对叶少阳动手。

    可惜,她一片好心当了驴肝肺,她根本就不了解叶少阳。这句劝和的话,反而火上浇油。

    叶少阳笑了笑,道:“什么祖师,俗话说骂人不揭短,我这兄弟,实力是不如你们,但是你们开口就这么嘲讽人家,他怎么惹你们了,在你家锅里拉屎了,你们这么不待见他?还好意思说修行了一千多年,就修行成这样,三岁小孩懂的道理你们都不懂?再说,人家才多少岁,给他一千年,你看他能不能吊打你们!”

    这一番话说出来,掷地有声,有理有据,这其实不是叶少阳的风格,一般情况下被人鄙视了,叶少阳都是懒得反驳,被得罪狠了,直接用行动打脸。但是眼下局面不一样,被欺负的是吴嘉伟,他倒是可以直接动手,但他担心这两个傻比的蔑视,会给吴嘉伟留下心结,这才超常发挥地说了这么一大段,重点是最后一句。

    说完之后,叶少阳不再理会那被刺激到目瞪口呆的清风明月二人,转头冲着吴嘉伟笑了笑,道:“别跟傻比一般见识,你修行你的,跟别人没关系。”

    吴嘉伟十分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他心里清楚,自己不是清风明月的对手,就算他不怕死,拼死一战,仍然不是对手。但他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受到这种羞辱,偏偏又没法用实力去反击……如果不是叶少阳这番有理有据的反击,他的道心只怕真要受到影响了。

    不过兄弟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吴嘉伟连一句谢谢也没说。边上,林三生搂紧他的肩膀,拍了拍。

    “发挥的不错吧。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叶少阳摸着下巴,得意洋洋地望着林三生。

    “还行,不过讲道理这种事,更适合我。”

    叶少阳猛地拍了拍脑门,“对对对,你是书生啊,这个你比我擅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