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512章 第2512 谷神蛊2
    祖师薨了!!

    一个接一个的邪物,从玲珑塔中飞出,有妖,有鬼,有邪灵,环绕着石桌,一个个呆若木鸡,随后嚎哭起来,因为极度的愤怒和悲伤,一个个都失去控制,身上的邪气都喷将出来,汇聚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遮天蔽日。

    叶少阳提着那半条手臂,呆呆地望着脚下青石板铺成的地面……那是道渊真人尸骨所在的位置,现在除了这尸骨,什么都没有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叶少阳很久才回过神来,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道渊真人,人间法术界备份最高、资历最老的号称法术界活化石的道渊真人,死了……

    被邪物所杀。

    虽然,按照法术界的传统,能够死在与邪物斗法的过程中,对法师而言是一种荣耀,就像武死战文死谏,但是看着眼前这凄惨的景象,叶少阳的内心,还是感受到了强烈的震颤。

    元旦前的两天。十二月三十日。

    当代法术界最黑暗的日子。

    叶少阳铭记住了这一天。

    一个邪物冲上来,一头将叶少阳撞翻,嘶声吼道:“是谁,是谁杀了老祖!!”

    逼人的邪气,喷到叶少阳的脸上,叶少阳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是谁——那个被道渊真人自曝元神的邪物,虽然是杀害它的凶手,但幕后一定还有主使。

    叶少阳头脑很乱,巨大的悲伤,让他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思考。

    一串脚步声响起来。山路上,无数人影飞奔而来,最前面的张无生,后面跟着老郭,还有一干龙虎山的弟子。

    他们之前都在大殿内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见了那些邪物的吼声和哭声,震惊中冲到后山山口,朝后面望过去,看到了冲天的妖气,知道出大事了。张无生扔下手机就往玲珑塔这边跑。

    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禁地的概念了,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弟子,都跟着往禁地跑。

    张无生第一个冲到地方,然后,看到了眼前的惨状。张无生呆了足足有十秒钟,然后噗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仰天大哭。

    身后那些弟子,在看到惨景之后,一个个都失神地站住了。

    这些都是龙虎山的内门弟子,道渊真人平时生活在玲珑塔中,要说跟他们有太多的感情也谈不上,但是对他们来说,道渊真人就像是龙虎山的象征,一个存在了一百年的象征,他们从来没想过道渊真人会死,而且是以这种方式惨死……

    龙虎山的主心骨,就这么倒下了。

    叶少阳脑子一片浆糊,不记得当时的情况是怎么过去的,大概后来张无生强忍住悲伤,让人将道渊真人的尸骨收敛起来——其实也就是一条手臂,还有一堆融化了的血肉……

    因为不是坐化,按照道家的习俗,不用棺木,也不发丧,在张无生的主持下,尸骨当天就火化了,龙虎山所有弟子都参加了仪式,之后,骨灰被装在一个罐子里,张无生亲自定穴,最后将骨灰罐埋在了玲珑塔下。据张无生说,这是道渊真人生前自己的意思,死后不入官茔,要埋在玲珑塔下,生生死死“镇守”玲珑塔。

    玲珑塔里的邪物,除了那些还没有被渡化而被关起来的之外,所有邪物都出来了,在玲珑塔的外面站成一排,观看火葬的过程,期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场面寂静地只能听到木柴在火焰中燃烧的噼啪声。

    一直到入殓之后,这些邪物才重新愤怒起来,有几个甚至陷入了癫狂,上前逼问叶少阳凶手是谁。好在张无一直在旁边劝说,这些邪物才勉强安静下来,挺叶少阳把道渊真人遇刺的奇经过从头讲了一遍……

    张无生跪在道渊真人的坟前,眼睛望着坟头,静静地听叶少阳说情况说完,沉吟半晌,说道:“那个刺杀师叔的邪物,有什么特征?”

    叶少阳想了一下道:“应该是某种幻变的邪术,创造了一个空间,试图把老祖的魂魄拉进去,结果老祖元神自自爆,同归于尽了。我是看不出这邪物的来历,但是修为极深,手段也十分特殊。”

    老郭这时插了一句:“会不会那个空间不是它创造的,而是某个本就存在的特殊空间,被他用邪术打开?”

    叶少阳一下子想到了影魅,其实,在事情发生之后,叶少阳一步步回想斗法的过程,从手段上怀疑过那只影魅,毕竟手段十分相似,但是又有些许不同……“上次影魅对付我的时候,打开的阿鼻地狱的节点,刚那个邪物哈的手段好像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似乎都没有实质的形体。”

    想到道渊真人惨死的情形,叶少阳又暗暗叹息。

    “就算是影魅,以道渊老祖的实力,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地被杀死,一定还有别的缘故!”叶少阳说完,走到石桌前,望着桌上的保温桶和吃剩下的饭菜,拿起一张灵符,用朱砂笔在上面画了几笔,丢入粥碗里。灵符被汤汁浸润,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同寻常的情况,不禁皱起眉头。

    难道自己猜错了?

    “我来!”

    张无生走过来,手里捏着一枚玉质的细针,插入碗中,搅拌了几下,也是没什么反应。张无生把碗端起来,在鼻子前闻了闻,转头对几个吩咐道:“滑石粉,赤硝,紫磷。”

    一个弟子立刻飞奔去取,很快就送过来。张无生将三种粉末各取一些,倒入碗中,然后在碗口贴上三张灵符,用朱砂笔在上面画了一道联符,然后静静地等着。

    叶少阳看在眼里,也清楚张无生这一手,大概是他龙虎山的什么秘术,龙虎山的特长就是这些机巧符印,自己现在的实力虽然在张无生之上,但是这些特殊的手段,却是比他要差一些。

    等了有两分钟,贴在碗口上的灵符鼓了起来,一颤一颤的,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张无生伸手掀开灵符,众人伸头看去,都倒吸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