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513章 第2513 谋略1
    这没喝完的半碗小米粥里,密密麻麻地钻出了一层虫子,看上去像是肉蛆,但个头大一些,仔细看,上面还有两只额腕足,用来攀爬。

    张无生捏了一只黑色的虫子,用两只手指捏死,一股黑色的粘液流出来,张无生凑到鼻子前闻了闻,说了一个字:“蛊。”

    叶少阳怔住,随即反驳道:“不可能是蛊,我亲眼看到邪物,难道有假?”

    张无生瞥了他一眼,说道:“蛊,加上邪物……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是门丁蛊,也叫谷神蛊,来自北方的一种黑巫术……”

    他的一个弟子听到这,忍不住说道:“师父,蛊必有根,以老祖的神通,难看抓不出蛊根?”

    这是一句法术界的术语。

    蛊与毒一样,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是无色无味、难以察觉,但是任何蛊都有根,可以理解成一种能被人察觉到的邪气,不同的蛊有不同的根,例如金蚕蛊会散发出一丝腥臭之气,鹅顶蛊会改变食物的颜色,等等,至于怎么样隐藏蛊根,让中蛊的人难以发现,这一点在巫术之中,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但是终归有一点,蛊根是跟随蛊一起存在的,不可能被完全消除。从法术的角度,蛊根毕竟是属于邪气的范围,法师的法力越深,对这种邪气的感知力也越是敏锐。

    这也算是天地大道的一种平衡表现,如果蛊无根,一个普通巫师可以用普通的蛊随便杀死一个修为高深的法师,那大概就没人修行法术,都去学巫术了。

    怎么样尽量将蛊根隐藏起来,和怎样能敏锐地发现蛊根,这是一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较量,其中不免也会有一些意外,除非是得罪了什么厉害的巫师,否则一般法师也不会无时无刻提防自己被人下蛊,一时大意,中了蛊也是有的。

    但是,以道渊真人的法力,就算提前没有设防,也不至于这么轻松就中蛊了才对。因此那个弟子的提问,也说出了在场很多人的心声。

    张无生叹道:“这不是一般的蛊,这种谷神蛊的蛊根,是让食物变得更加香甜,除此之外,再无特征,除非用法术检查,否则绝不能发现。”

    此言一出,大伙都惊呆了。

    让食物变得更加香甜……叶少阳猛然醒悟,“怪不得!之前我就闻到这小米粥的香味,很是浓郁,还以为是熬得时间比较久……”

    这样的蛊根,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

    张无生颔首说道:“这谷神蛊,却不是一般巫术会的,据说只有北方的一些隐世的巫教才会……”张无生盯着桌子上的半碗米粥,里面的蛊虫已经纷纷爬出来,但是一旦离开粥碗,很快就死去了,身体融化,变做一滴绿色的粘液,粘在桌子上,看着很恶心。

    老郭皱着眉头说道:“就算是中蛊了,以老祖的法力,也不至于会……”

    “都说了是邪物了!”张无生没好气地嚷道,“那谷神蛊,被人做成了容器,里面封印住邪物,一旦蛊虫入体,封印也会打开,邪物被放出来……我猜一定是这样!”

    邪物被封印在蛊虫体内……

    叶少阳顿时有点瞠目结舌,这手段……简直也太逆天了,不过,张无生的这番推测却是极有可能的,这什么谷神蛊,本来就极厉害,再加上那只邪物……关键是那邪物的修为也极深,再加上一出现就在道渊真人体内,与蛊虫内外夹攻,这几样赶在一起……

    道渊真人这才舍身成仁。不过,他临死之前自爆元神,与那邪物同归于尽,估计是对方也没有想到的,至少,也保持了他作为一代宗师最后的尊严。

    张无生这时候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接通,之后半分钟一言不发,一直在听着,最后挂断电话,叹道:“我之前让人去龙云阁调查,刚给我回复,那个送咸菜的已经死了,七孔流血,被邪物所杀……”

    叶少阳惊道:“送外卖的?”

    “我听你说完之后,就怀疑饭菜有问题,立刻着人去龙云阁调查,龙云阁的饭菜没有问题,但是他们店里一个跑腿的专门送餐的却死了。”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道:“看来是送餐的过程中出了问题,这就不好查了……”

    “死无对证!”张无生一拳砸在石桌上,力道之大,直接将石桌砸下来一个角。不过他毕竟也是肉身凡胎,一拳下去,拳头被石桌的棱角划出一个口子,鲜血不断滴下来。

    有弟子拿出一包纸巾,想上去帮他包扎,被张无生一把推开。

    “走开!”

    张无生双手撑着石桌,仰天怒吼起来。

    所有人都不敢出声,连安慰都不敢。

    张无生发泄了一番,双手撑着石桌,脑袋垂下去,半晌才冷静下来,突然转头看着叶少阳,道:“我师叔在这里守塔多年,从无与什么人有过恩怨,退一步讲,就算有什么人想加害他,什么时候不行,为什么偏偏要等到你来的这天?”

    叶少阳当场怔住,没等开口,那些龙虎山的弟子,还有那几个住在万妖塔中的邪物,呼啦一下将他围起来

    ,只要张无生一声令下,他们会义无反顾地冲上去,将叶少阳撕碎。

    “误会,误会啊,老张,你把我小师弟当成什么人了!”老郭这时候做了一个让叶少阳十分感动的动作,冲到他面前,张开双臂将他挡在身后,倒不是说他有实力保护叶少阳,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师叔。”叶少阳定睛望着张无生,“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你觉得我会加害老祖吗?”

    张无生哼了一声,厉声道:“我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但一切皆因你而起,你若不来,老祖怎会身亡!你今日不给我一个说法,任你如何天纵奇才,休想走出我龙虎山!”

    这一席话说话,在场所有人都对叶少阳虎视眈眈。

    叶少阳静静地看着张无生,道:“不用你说,道渊真人因我而死,这件事我也一定会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