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608章 第2609 最后的战斗2
    老郭皱起眉头。“你这么好心?”

    “我不能看他死!”通玄道人说道,“我看了你这东西,突然有一个想法……”

    轰……

    七道神符,在一瞬间激活,所释放出的灵光组合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一道最粗壮的天雷,但却一闪而逝,收敛在了七星龙泉剑上。

    七星龙泉剑的剑锋,一瞬间变得炙热无比,射出堪比日月的光华。

    “他在干什么!”一直充当吃瓜观众的赤月罗刹眉头皱起来,疑惑道。

    叶少阳贴在七张神符在他的宝剑上,本来大家都以为他得在剑锋刺进蛇头的瞬间引燃这些神符,毕竟任何灵符都要沾到邪气,才能最大程度发挥威力,他们作为邪物,对人间法师的这种攻击方式自然也是了如指掌,正等着看精彩的一战,结果……叶少阳提前激活了灵符。

    “这倒是新鲜。”木落道人也暗自嘀咕道。

    七星龙泉剑在吸纳了七张神符的威力之后,剧烈抖动起来,叶少阳一只手握不住,改用两个手握,一步踏到蛇头上,对着那只硕大的独眼刺了下去……

    这是他临机一动所想到的战术——提前引燃神符,将灵力贮存在七星龙泉剑中,瞬间唤醒神剑中蕴含的所有灵力,再加上七张灵符的灵力,此等威力,绝对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只是,这么做也极其危险,一来,灵力瞬间暴增,对神剑来说也一种巨大的冲击,如果是一般法器,早就因为负荷不了而爆裂了。

    七星龙泉剑虽然是超九段光的神级法器,但能不能负荷得了七张神符的灵力,叶少阳心里也没底,还有就是……就算七星龙泉剑没问题,但一般来说,法器的灵力越强,就需要掌控者有更强的修为,才能掌控得了。

    七张神符的威力,灌入龙泉剑中,操控难度也因此提升了好几倍,就算是自己……能不能操控得了,也是个未知数。

    总之,搏一把。叶少阳咬紧牙关,用尽全力控制着七星龙泉剑,插进了蛇头的独眼之中……

    后卿虽然身体被四宝的波若磐珠和金身罗汉拖住,身不能动,但眼睛还是能用的,当下面对叶少阳再一次喷出了五色华光,然而,这光线与灼热到极点的七星龙泉剑一接触,立刻被荡开到一边去。

    滋……

    七星龙泉剑一插到底,尸血汩汩地喷出来,与七星龙泉剑所接触的部位,立刻被蒸发成了烟雾,还有一些,喷射在了叶少阳的脸上和身上,饶是他百毒不侵,但是尸王之血,比一般的尸血要毒辣得多,叶少阳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好像被泼了硫酸一样。

    不会毁容吧?靠!这种时候,我在想什么!

    叶少阳全然不顾,将七星龙泉剑用力插,很快就遇到了阻力,这时候巨蛇剧烈地摇晃起了脑袋,疼痛激发了他的潜能,一瞬间将罗汉金身震碎,波若磐珠也被震飞出去,四宝吐了一口血,被震飞到僵尸群里,雪琪等人立刻赶过去保护他。

    一股妖风迎面袭来,叶少阳抬头看去,是蛇尾横扫过来。吴嘉伟和碧清试图阻拦,但只挡了片刻,就被霸气地哼扫出去,继续扇动着一股腥风,朝叶少阳扫来。

    这是后卿的自保手段:假如叶少阳不放手,那么绝无可能挡得住他这蓄力一击,若是放手,那么之前苦心经营、几乎耗尽法力换来的优势局面,就得放弃。

    然而,叶少**本就没选,而是趁着后卿运功分神的工夫,将七星龙泉剑又往下插了几寸深。

    “不!”

    蛇口之中,响起后卿痛苦的吼叫。

    与此同时,蛇尾也狂卷而至,但却没能扇在叶少阳身上,关键时刻,一道白影从远处砸过来,撞在了蛇尾上。

    九尾天狐!

    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的一击。

    一阵剧烈的震动,带起了强烈的余波,朝着周围扩散出去,那些初级的僵尸喽啰们被震到了一大片,连吴嘉伟等人都感受到气血翻涌,但是,叶少阳却没事。小九的尾巴,在叶少阳身边展开,团团将其围住,形成了一个十分安全的包围圈,让他几乎没受到什么冲击。

    “小九,你没事吧!”叶少阳心中一阵感然,急忙问道。

    “我没事……”小九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

    这一次实打实的撞击,让小九和后卿都受了伤,叶少阳趁着后卿受伤松懈的工夫,大叫一声,继续将七星龙泉剑往下面插。

    一剑到底。

    叶少阳心头一喜,正待横绞,突然剑身下面一松,抵抗的力量一下子撤除了,因为惯性,叶少阳自己就跌了进去,然后便是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叶少阳不受阻挡地吸进了蛇头的内部,然后一股吸力,将他整个人往腹中吞去。

    叶少阳头重脚轻地滑了半天,总算停下来,眼前一片漆黑,伸手抹去,都是湿乎乎热腾腾的肉,不用说,自己是被巨蛇吞进了肚子。

    七星龙泉剑还在手中,因此在认清现实之后,叶少阳立刻双手持剑,对着面前胡乱捅过去,然而,因为浑身都被肉团包裹和挤压着,根本使不上力气,而且面前的肉也很软,湿漉漉的,七星龙泉剑在这种局面下根本没什么用武之地。

    怎么会这样?

    叶少阳震惊之下,突然听到了后卿的一声冷笑,在耳边响起:“叶少阳,你真以为,这样就可以杀了我?”

    叶少阳一惊,听他的声音……似乎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意思?难道说……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不不,不可能,自己重伤他也是事实,没人会忍辱负重到这地步吧?

    “如果我不受伤,你又怎么会上当,集中精力在这一击上?”后卿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轻笑着说道,“纵然我有地主的优势,奈何你们人多,又有黄雀在后虎视眈眈,我自然要速战速决,不可无止境地拖下去……”

    听他说到这里,叶少阳就全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