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609章 第2610 梦中的呼唤1
    正好自己也在寻求决战,他正好将计就计,引诱自己将他重伤,关键时刻,突然出手,把自己吸到他肚子里来……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最重要的是,后卿这作法可是真的狠,一般人就算明白处境,也难以有他这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劲。

    不愧是尸王后卿啊!

    “但是,你这么做,让自己身受重伤,你怎么对付我的小伙伴,就算你有办法打败他们,又怎么对付右君?”叶少阳问道,其实他并不在乎这些问题,而是在借着说话的工夫拖延时间,寻找脱身的办法。

    想起自己今天好几次被困,都是类似的环境,还真是哔了狗了。常规办法是没用了,叶少阳尝试用合道术,但那是修炼神魂的法术,眼下自己是肉身被困,这法子也是不对症……

    “如果我跟你们耗下去,难道就有更好办法了?无论如何,我先杀了你再说!”

    他话音刚落,叶少阳猛然觉得后背一麻,好像被什么东西从两边肩胛骨刺了进去……

    “叶少阳,死亡是什么滋味,你很快就知道了……”后卿的声音就在耳边,然后,插进自己身体的两根东西在体内移动起来,带来一阵阵的刺痛。

    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叶少阳疼得浑身抽搐,却想不到任何办法,那两根尖刺一样的东西,在自己体内也不知道释放了什么,让全身都感到麻痹……

    自己眼下,倒是有个办法能逃脱这种困境:元神出窍!

    但是他想了一下就放弃了,自己的元神之力是比一般法师强大得多,但是对付后卿,无异于以卵击石,再者,自己的元神一旦离开,肉身失去控制,会立刻失去抵抗,成为后卿手下的一个靶子,等肉身和魂魄都灭了,自己空有元神,无处可依,元神也会慢慢枯萎。

    那么,就只剩下自爆元神这一条路了。

    叶少阳暗自打定主意,假如真到了那一步,自己一定要找机会自爆元神,争取伤到后卿,这样小九他们在对付后卿时会占一些优势,不过……叶少阳决定还是等等,一边调息,用罡气抵挡体内那股液体的蔓延,一边苦苦思索良策。

    “我真的有点舍不得杀死你,可是……”后卿叹了口气,插进叶少阳体内的两根手指继续往前推进,试图贯穿他的身体。

    这是真要死了……就算自己现在没事,肉身也已经受了重伤,八成是保不住了。

    叶少阳心中一片悲凉。就在这时,他感到巨蛇的身体猛地一阵震动,连带着他的身体也震颤起来。

    “可恶,这当口……”

    后卿犹豫了一瞬间,将手指从他体内拔出去,恢复对蛇身的控制,顿时感到了一股窒息的压力——是九尾天狐,她的九条尾巴,好像章鱼的触角一样,从四面八方爬到巨蛇的身上,像绳索一样越收越紧,这强大的力量,令后卿也感到了一股窒息的压力。

    后卿急忙作法,操控巨蛇的尾巴,扭曲起来,又对九尾天狐的那些尾巴来了个反包围,蛇尾一层层地裹在上面,两头巨兽就这样纠缠在一起,互相施压对方,一时间谁也谁也奈何不了谁,但谁也逃不走。

    “少阳,少阳!”小九嘶声喊叫着。

    “你的叶少阳,怕是就要化成血水了……”后卿得意地说道,他也没撒谎,虽然小九之前疯狂的攻击,让他不得不放弃对付叶少阳,重新用蛇身与她相抗,但他还是在体内释放出了尸水,将叶少阳裹在中间,进行着可怕的腐蚀。

    作为尸王,他体内的尸毒比一般僵尸身上的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纵然叶少阳是先天罡体,也根本抵抗不了尸毒的腐蚀。

    叶少阳对外界的情况并不清楚,但他猜得到,一定是小九他们对蛇身展开了攻击,才让后卿不得不调头去对付,放弃了立刻杀死自己的计划。

    不过,自己连一口气还没喘上来,立刻就被一股呛人的液体包围了,是强酸一样的尸水,在自己身边汩汩流淌着,在青冥界幸好不用呼吸,叶少阳紧闭七窍,感受着皮肤上的灼痛越发强烈起来,到了一个临界点之后,这种灼痛感不再增强,而是转变成了一种麻木,在体表和四肢逐渐蔓延开来。

    叶少阳心中悚然一惊,他倒情愿是疼痛,这种麻木,一旦蔓延到全身,自己到时候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也就回天乏术了吧?

    不能这样等死!

    叶少阳咬破舌尖,疼痛的感觉,让他瞬间激灵了一下,四肢的感觉稍微回来一些,他双手持剑,用力插进了身下的软绵绵的一团肉里,再费力地把自己的身体挪过去——蛇的体内只有尸气,隔绝了天风地气,因此没法施展法术,这也是造成眼前这等局面的一个原因。

    叶少阳只能用最本能的方法一点点往蛇头的方向挪动。

    后卿当然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是懒得理会,甚至很想看看叶少阳在死亡的阴影下是怎么挣扎的——他不可能从自己体内爬出去,就算爬到最边也没用。

    叶少阳爬了不知道多久,四肢之上,那种麻木的感觉越发强烈,几乎失去了知觉,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尸气的不断熏染之下,他的意识也开始麻木。

    起初,叶少阳靠嚼舌头来让自己恢复清醒,但是一个舌头都快嚼烂了,作用也越来越小,叶少阳开始用小拇指的指甲割手,后来这样也麻木了,就用手腕往剑刃上蹭。

    我一定要出去!

    每次意识清醒之后,叶少阳都会告诉自己这句话,然后用更加强烈的刺激,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已经没有了生与死的概念,没有其他的任何念头,只是意识深处的一种本能,驱使着他一次次清醒过来,不断往前爬行……

    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一定要出去!

    不知了爬了多远,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当叶少阳挣扎着将一只手再次伸到前面的时候,他摸到了一颗冰冷的东西,边上还有一颗,还有很多,是蛇口里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