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662章 第2663 破绽1
    椒图听了金刚三藏的话,也立刻站住,躲在道风身后,双手叉着腰,冲金刚三藏说道:“喂,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你也没问过贫僧啊。”

    椒图吐血。

    金刚三藏望着道风,说道:“贫僧已在你神识之中,种下心佛,平素不会影响于你,你须得信他供他从他,别可超脱生死,证道混元,这乃是天地大道,切不可堕入魔道……”

    “心领了。”道风见他这态度,也不好再跟他针锋相对,而且老和尚也说自己神识中的心佛没什么危害,纵然他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选择相信老和尚的话。

    金刚三藏停顿了一下,说道:“贫僧与你有缘,却还有一事想求,贫僧有个故交,曾托我将一件东西交给他百世后人,贫僧算了一下,他这后人,此间也该成人了,贫僧想让你帮忙找他过来。”

    “他叫什么?”

    “他叫什么,贫僧如何算得,贫僧只知道他姓叶……却也未必姓叶。”

    道风心中一动,说道:“这话怎么说?”

    金刚三藏笑道:“贫僧要找的,是贫僧的老友、叶法善天师的后人,叶天师后人,自然姓叶,但几十世过去,谁知他后人之中,有没有改姓者。”

    道风心中狂跳不止,表情却丝毫不变,说道:“连姓氏都不确定,我去哪里找他。”

    金刚三藏叹了口气,道:“却也为难,但贫僧只知,若无意外,这孩子必然是个法师,而且天赋异禀,或许早早成名,也未可知。但……天数有变,究竟如何,贫僧也不敢料定。”

    “你找他做什么?”道风继续不动声色地追问。

    “叶法善有一样东西在贫僧这里,让贫僧交给他这后人。”

    “什么东西?”道风脱口而出。

    金刚三藏微微笑道:“是他家门一信物,这却不好直言了。”

    道风想了一下,道:“你跟叶法善,都是大唐开元年间的人,叶法善纵然道法通天,又怎么知道千年后发生的事情,怎么会知道千年后,自己会有个什么样的后人,如果是占课卜卦,就算是周公也算不了这么准吧。”

    金刚三藏摇头说道:“自然不是占课卜卦,叶天师与我,看过推背图原文,推算出千年之后的今时,三界之内,有一大天劫降临,叶天师于是在家族传承方面,做了一些手脚……细节贫僧不知。只是,你为何打听得这般详细?”

    在家族传承方面做一些手脚……

    这个原则上是行不通的,这个还跟自己转世轮回不同,转世轮回,毕竟是自己的事,今生行善积德,来生的确能有福报,但自己的子孙后代,是哪一个鬼魂投胎,这个还真不受自己控制。

    不过,想到叶法善毕竟是证道的强者,跟阴司大佬关系肯定不错,或许真的有办法能够左右到家族传承,而且,叶少阳也不止一次吐槽过,自己的相貌,跟叶法善的雕像长得一模一样,既然不是转世,那两人之间肯定是有某种渊源。

    再说叶少阳是先天灵体,这一点也跟叶法善一模一样。

    “青衣,你干什么呢!”身后想起椒图的呼唤,道风让她等等,定睛望着金刚三藏,说道:“你不是在逗我吧,你真的不知道叶家后人与我的关系?”

    金刚三藏闻言一惊,道:“你认识叶法善后人?”

    “那是我师弟,现任茅山掌教。”

    金刚三藏震惊。

    “茅山掌教……这倒是极有可能!他姓甚名谁,多大年纪。”

    道风将叶少阳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没等金刚三藏开口,他身后的冲和子便摆手说道:“一派胡言,二十出头,上仙牌位!这怎可能,老夫一生到头,也不过修成灵仙!”

    道风看也没看他,淡淡说道:“你怎么知道别人跟你一样蠢?”

    “你!”冲和子大怒。

    金刚三藏挥挥手,让他住口,沉吟起来,道:“二十出头,上仙排位……果真如此,他必然是叶法善后人,你既然是他师兄,可否替贫僧找他过来?”

    “你要给他的,是什么东西?”

    金刚三藏笑道:“若是见他,我自会亲手交给他。”

    道风见他不愿意说,拱手道:“我这就去找他。”

    说完纵身飞到椒图身边,两人一起朝远处飞去。

    “青衣,你真有那么一个师弟,上仙牌位?”

    道风点头。“你要吃的鲛人公主,就是他的妖仆。”

    “啊哈哈,这么巧啊,那我要是真吃了她,你师弟会来找我报仇的吧?”

    “他会杀了你。”

    椒图一边飞,一边从后面抱住他的胳膊,说道:“青衣,我可也是你师妹啊,真有那个时候,你帮谁。”

    道风望着她笑笑,什么也没说。

    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道士?”

    女警官刘琪疑惑地看着叶少阳,用手指扣着桌面,“宣传封建迷信、到处骗钱的那种吗?”

    叶少阳耸肩说道:“警官姐姐,你说的那是江湖骗子,道士,是一种职业,咱们国家是有信仰自由的吧,当道士不犯法吧?”

    “别跟我扯这个!”刘琪在桌子上一拍,不耐烦地说道,“老实点说,你们为什么要去那古墓,关于失踪的那个老道士,你们知道什么?”

    “我保持沉默行吗。”叶少阳不吃她那套,一来,他现在也闹不清张无生是怎么失踪的,跟那古墓到底有什么关系,二来,他不习惯在警察面前大谈灵异事件,她这可录着音呢,到时候用来要挟自己,说自己宣传封建迷信什么的,那就被动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叶少阳不喜欢刘琪。

    刘琪跟谢雨晴的确很像,但谢雨晴骨子里很仗义,也很憨厚,这个刘琪太过心机,她明明知道什么,但却跟自己玩战术,一点信息都不愿意透露,叶少阳内心是有些反感的,干脆一问三不知。

    刘琪双手撑在办公桌上,附身看着叶少阳,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