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679章 第2680 诅咒的力量3
    “我看得出,他们都实力不凡,叶掌教这么年轻,有此作为,实在难得,大恩不不言谢,叶掌教有什么想知道的,但问无妨。”

    “我听说,你是风水师?”叶少阳先从他的身世开始打听。

    “风水秘术只是业余兼修,我是民间散修,主修祖咒法术,我师父是东南亚赫赫有名一位法师,也是华人,但没怎么来过国内,叶掌教可能没听说过他,但我有个师叔,在法术方面造诣很高,在国内南方系法术门派中十分有名,叶掌教或许也听过,名曰‘一谷’。”

    “一谷大师,是你师叔!”叶少阳惊的下巴差点都掉下来。

    王静路点点头。“跟我师父是亲师兄弟,叶掌教也听过他名字吧。”

    “何止听过。”叶少阳苦笑,冲他拱了拱手,“我得叫你一声师兄了。”

    “师兄……”

    王静路吃惊地打量着他,喃喃道:“您不是茅山掌教吗,怎么……”

    “一谷大师,有个女徒弟你知不知道?”

    “冷玉吗?”王静路一口道出名字,“一谷大师经常去南洋,我们两家走得很近,他有两个徒弟,一男一女,当年也就七八岁吧。那小姑娘不爱说话,但是天赋极高,人也很聪明。”

    叶少阳心中一番感慨,说道:“我是她未婚夫,一谷大师也算我半个师父,叫你一声师兄也没错了。”

    王静路愣住。

    刘琪和医生在边上听着,又困惑又感到震惊。

    “这可真是太巧了啊,没想到把我救醒的人,会是冷玉的老公……”王静路喃喃自语,心中无限感慨。

    随即询问一谷大师和芮冷玉的近况,叶少阳不想提到太多,只说一谷大师不久前去世了,王静路唏嘘不已。

    “王师兄,这些家常咱们回头再说,我而今在调查一宗公案,牵涉到那座古墓,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都死了,只剩你一个人活着?”

    “古墓……”

    王静路抬起眼睛,望着窗外,眼神之中,透出了深深的恐惧。

    片刻,他回过神来,望着刘琪、医生还有几个护工,说道:“法不传六耳,这些事,你们不方便听到,否则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还请先出去好吗……”

    太久没说过完整的话,他的语言能力有点退化,这么一小段话说得磕磕绊绊的。

    刘琪于是请医生和几个护工出去。

    王静路看着刘琪,“你……”

    “我是警察,在调查这宗案子,今天你们的见面,就是我安排的。”刘琪说完看了叶少阳一眼,眼神十分复杂,她到现在也没能弄明白,叶少阳是怎么把王静路这个患病十年的人一下子弄清醒的,肯定不是针灸那么简单,她隐约觉得,这里头或许有什么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又不愿承认。

    叶少阳也冲王静路点了点头。

    “有烟吗?”王静路问。

    叶少阳摇摇头,他平时不抽烟的人,身上自然没有。

    刘琪却拿出一包烟来,给了他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

    王静路深深地抽了几口,陶醉了一会,这才开始了讲述:

    “……当年,我刚从南洋学成归来,在大陆游历,也是一个路上结识的朋友找我来的,说是在承德发现了一座陪葬古墓,可能是满清皇族所建,我一听就来了兴趣,就加入进来……中间这些事,没什么好说的,墓里的那些机关和陈设,也都跟别的大慕一样。

    最大的区别,是这座古墓的形状,就像一个十字,中间有回廊穿梭,有四座风门,在四条回廊的尽头,有四座棺材,里面有僵尸,是四个宫女,用铅汞封住了肉身,成了鬼尸,怨气极大……”

    “等一下,你说的僵尸,是你亲眼所见吗?电影里的那种僵尸?”刘琪忍不住问道。

    王静路转头淡定地看着她,并没有解释。

    这是法术界面对普通人质问时常见的态度,一个合格的法师,是不可能去跟普通人各种解释灵异方面的事,一是不屑,二是根本解释不清楚。

    叶少阳对刘琪道:“你听着就好了,你先听,到时候我再慢慢告诉你,不要打断。”

    刘琪耸了耸肩。

    王静路继续讲述。

    “叶师弟,被铅汞灌身,制造成守墓童子童女,这个你肯定也听说过的,算是古代墓葬法术的传统。”

    “我见过。”叶少阳想起自己刚下山第一次探墓,就遇到了这种童子童女,是一种陈本非常高、非常残忍,也非常好用的守墓的手段。

    对于皇家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成本可言了。

    王静路接着讲道:

    “但是,这两对童子,根本不是用来守墓,他们被封印在金棺银椁里,浸泡在水银中,魂魄跟肉身都不能动,会不断产生怨气,被棺材上的一座特制的香炉吸收,然后……通过某种法阵,被送入到古墓的深处……”

    叶少阳听到这里,心中也是啧啧称奇,想到了某种可能,但没有插嘴。

    “我们当时破了阵,然后往古墓中间走,有循环台阶,也就是悬魂梯,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破掉,然后到了古墓的下一层,本来以为下面有大清的财宝,结果……”王静路抱紧双臂,嘴角浮起一抹惨笑,“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吓的浑身起鸡皮疙瘩,不,不是恐怖,而是诡异!

    古墓的下层,只有一个类似祭坛一样的东西,一共四座雕像,都是不知名的凶兽……我们几个法师都辨认不出来历,像是北方某种萨满教信仰的凶神。”

    萨满教……

    叶少阳心中一动,想到了传说中能操控香火念力的伊特教,但是没有打断他,让他继续说。

    “那些神像,都是石头打造的,中间是一个祭坛,有点像是八角形,中间有很多血,还有数不清的尸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我们看得心惊肉跳,最重要是,在这里,我们能感受到整个古墓的邪气,都在朝着祭坛中间聚拢……所有的法器,在这个地方都失灵了,就好像……临界一样。”

    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