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684章 第2685 再见爱人2
    叶少阳也知道他是在调侃自己。先不说崔府君法力无边,就算真有比他厉害的,也不可能从天子殿把生死簿抢走,如果有,那除非是整个酆都城都被攻陷了……

    “只有偷看,而且只能在天子殿看,一旦你把生死簿拿出天子殿,就是万劫不复之罪。”道风给他分析。

    生死簿事关三界生灵的生死,是阴司最核心的机密文件,偷看已经违法,偷偷拿走,那真的是任何人都保不了的。

    “那只有找橙子了。”叶少阳喃喃自语,也被道风说的动心了。“可是,就算有这样的机会,我怕连累橙子。”

    “你只看名字,不看每个人的判词,不算重罪,至少也会等你死了之后再秋后算账,至于橙子,有他跟萧逸云的关系,还用我说吗?”

    叶少阳缓缓点头,这办法……倒是可以试试,至少可以先找下橙子,问下事情的可能性。

    “道风,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这么怪呢,你说,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会跟我有什么关系呢?道风,你说这件事情里,是不是藏着什么阴谋?”

    “阴谋不知道,但是……一定事关重大吧。”

    叶少阳叹了口气,颓然坐在床上,很不爽地说道:“你说我容易吗,说句不装逼的啊,我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小人物,为什么这么多的事情都会找上我,我真的有点莫名其妙。”

    说到这,叶少阳往床上仰面躺下去,沉默良久,默默说道:“你知道我一向不信命的,但是我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我的命运已经被安排好了,我活着,就是为了去完成这些事情,换句话说,就算我想到去做什么,那也是命运给我的指引,我永远都没有办法跳出命运……道风,你知道吗,这种感觉,让我很害怕,感觉自己很渺小。”

    这番掏心窝子的话,让道风心中也产生了强烈的触动,他罕见地坐在叶少阳身边,像他一样上半身躺下去,兄弟二人都枕着胳膊,并排躺在床上,一样的姿势。

    “你害怕吗?”道风沉默良久之后说道。

    “有点。”叶少阳叹口气,“我以前在道书上看到过一段话,说天地如棋盘,世人如棋子,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下棋的那两位的一场游戏而已,任何人,都难逃命运。道风,你不怕吗?”

    “我也怕过。”

    道风默默说道。

    “实话跟你说,二十年前,我问过师父跟你一样的问题。”

    叶少阳转头看着他,忙问:“师父怎么说?”

    “师父也不知道,但是他让我自己去寻找,首先,你得明白自己是谁,你来到人间,是为了做什么。也就是说,你首先得看清自己的命运,才能跳出他。”

    叶少阳细细品味了一下,皱眉道:“可是,人看不到自己的命运,你怎么知道你所做的事,不是命运对你的安排呢?”

    “胎中之谜,第一步是破除胎中之谜,然后才能看见命运……”

    叶少阳耸肩道:“这就难了,活人是做不到的。”

    道风也转头看着他,道:“你不需要做到,只要有别人做到,很确定地告诉你,人的命运是可逆的,就足够了。”

    叶少阳想了一下,缓缓点头,道:“是这个道理,可我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道风道:“你面前就有一个例子。”

    “你?”

    道风徐徐说道:“我早年下山,先在人间游历,后又去了鬼域,入了所谓的魔道,我以为我已经跳出了命运,但是并没有,我,你,我们所有人,一直都被那位玩弄在鼓掌之间,我所做的一切看似反叛的事情,其实也都在命运之中,或者说,是那位交给我的责任。但是现在,我跳出了命运。”

    叶少阳怔怔地看着他,呆滞表情背后,是内心极致的震惊。

    “你……你说的那位,是大帝?”

    道风冲他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我在鬼域开宗立派,建立风之谷,你每次到危难关头,我都会来救你,你每次跟阴神打交道,他们都会帮你,甚至暗中给你方便,这些,都是他的安排。”

    叶少阳倒吸一口气,感觉脊背发凉。“这么说,那些阴神大佬们都知道真相?”

    “不,他们只是听命而已,说白了,他们也在自己的命运之中,他们能看到命运,但不会违背,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阴司,为了三界之内的秩序。”

    “我不明白。”叶少阳缓缓摇头,“这特么是多大的一盘棋啊!”

    道风苦笑:“是极大的一盘棋,棋盘是三界,主要是人间。”

    叶少阳眯着眼想了一会,道:“如果大帝是两个下棋的人之一,那他的对手是谁?”

    道风沉默了一下,缓缓道出了四个字:“无极鬼王。”

    震惊三界、谈虎色变的一个名字。

    叶少阳摇头冷笑:“无极鬼王跟酆都大帝下棋,拿我们当棋子吗?”

    他想到了芮冷玉,身为转世鬼童的她,只怕就是无极鬼王的棋子吧。

    这个想法,让叶少阳心中产生了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说不出是恐惧还是愤怒。

    “这种感觉,真特么不爽……”叶少阳摇着头感叹道,“对了,棋子,恐怕不止我们吧?”

    “对方不止。不过棋子也是有不同的,大部分人都是走卒,而你是将。”

    “将?”

    “最重要的那个,一旦你死了,整盘棋也就结束了,而你置身其中,也是陷得最深的那个,你虽然最重要,但是将永远在那个格子里,一个子都吃不掉。”

    叶少阳怔怔地看着他,思索着他的这段话。

    “道风,我发现你真是个人才啊,能说出这么哲学的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不过,如果我是将,那你是什么?”

    “我对内是‘士’,是守护你,保证你不会被别人干掉的,对外是车,横扫八方、所向披靡。”

    叶少阳心中一动,转头看着他的侧脸。

    道风……真的是帅,就算是侧脸,也育着完美的曲线,叶少阳内心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这种帅气,如果是形容女人的话,那就是美得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