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692章 第2693 陌生的世界2
    他们在哪?

    叶少阳傻呵呵地坐在床沿上,心情逐渐冷静下来的他,决定先调息恢复闭塞的经脉,于是坐在床上开始吐纳,努力让罡气贯通经脉,这才发现经脉的闭塞,并没自己想的那么严重,而且,不可能是人为造成的——如果对方有能力在自己毫不知情之下弄伤自己的经脉,那还不如直接弄死自己。

    也许,是在穿越的过程中,身体因为时空的变化之类的,产生的类似副作用的结果?

    感觉到外面有人走动,叶少阳提前结束了吐纳,然后静静地等了一会,门被推开了,一个脑袋伸进来,冲自己微微一笑,是那个丫鬟苗儿。

    苗儿进屋之后,立刻反手关门,接着把油灯放在床头柜上,走到叶少阳身边,低声说道:“让苗儿伺候少爷上床吧。”

    “额,我现在不想睡。”叶少阳连忙摆手。

    苗儿嗔了他一眼道:“我就知道。”

    说完低头略带羞涩得把衣服解开。

    这是……干啥?

    等叶少阳回过神来的时候,苗儿已经解开了外衣,里面是一件红彤彤的小肚兜,她正伸手去解肚兜的带子。叶少阳一把按住她的手,惊道:“你这是干什么!”

    “少爷,你不是想要了吗?”

    想要……

    叶少阳急忙摇头,“不不,你理解错了,我说不睡觉,不代表我想那啥……你赶紧把衣服穿上!”说着把她脱下的衣服又披回到她身上去。

    苗儿楚楚可怜地望着叶少阳,咬着嘴唇,喃喃道:“少阳不喜欢苗儿了吗?”

    “我……”

    “你以前可都是急不可耐的啊。”

    叶少阳吐血,眼珠一转,按住苗儿的双肩,说道:“先别着急干这事,我这不是刚清醒过来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得先回答我一些问题,然后再谈别的如何。”

    “这么说,少爷还是喜欢苗儿的?”苗儿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叶少阳嘴角抽搐了下,勉强敷衍了下,然后问她:“你先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朝代?”

    自己穿越到什么年代了,这是他眼下最感兴趣的问题。

    “朝代?”苗儿眨着眼睛,“是什么意思?”

    额,古代似乎没有朝代这个词?

    叶少阳挠者脑袋,说道:“朝代,就是年代,今年是哪一年?”

    苗儿还是听不懂。

    这些词语和概念,都是现代社会的。她听不懂也是正常的。

    叶少阳相当无语,苦苦思索一个让她能听懂的概念。

    “我们的皇帝叫什么?”

    苗儿大惊失色,一把捂住叶少阳的嘴,十分紧张地朝门窗望了望,睁大眼睛望着叶少阳,压低声音说道:“少爷,你怎么可以问这么大胆的问题,不要命啦!再说皇上就叫皇上啊,哪有什么名字。”

    叶少阳无语,想了想道:“年号总有吧,那你们叫他什么,我是说除了皇上之外。”

    “好像是有个称呼……”苗儿歪头想了想,道:“不过我记不清楚了。”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突然一拍大腿,让叶少阳等一下,自己穿好衣服,去到外面,过了一会,捧着一个好像日历的东西回来了,递给叶少阳。

    黄历!

    叶少阳眼前一亮,这丫头也的确聪明,在古代,跟现在每年的日历一样,黄历也是每年都会发布一份,主要用于农耕,上面有干支节气之类的,还有一些择日吉凶方面的预测,算是居家必备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黄历上有年份。叶少阳拿到黄历,翻到第一页,一眼就看到了毛笔写着的表示年份的几个大字,一下子就懵了,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黄历上写着:大明嘉靖十七年。

    大明朝,嘉靖……

    叶少阳嘴角抽搐起来。好吧,这次穿越,可是够远的……上次是民国,这次一竿子打到大明朝了。大明朝啊!嘉靖是第几个皇帝来着?叶少阳对历史不太懂,但也知道大概离自己的时代有好几百年。

    当场就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仰面躺下去。

    “少爷你怎么了?”苗儿关切地问道。

    叶少阳没理会她,在心中不断安慰自己,不管穿越的年份有多久,其实都一样,而且这次穿越过来的兄弟更多——隔壁房间就有一个,而且,自己没像上次一样受伤,这也是好的,至少还有实力不是。

    猛然间叶少阳想到什么,伸手朝自己腰上摸去,空空如也,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腰带没了,背包也不见了!自己的七星龙泉剑也不见了!

    这些东西,可是相当于自己的身家性命!

    叶少阳浑身战栗起来。

    半晌才缓过神,不理会苗儿的询问,强行入定,然后用神念感召起来——这些法器都被自己祭炼过,是自己的本名法器,不管多远,都能感知到它们的存在。

    很快便感知到了七星龙泉剑的所在,还有阴阳镜、太乙拂尘一干法器,这些法器都在同一个位置,离自己……很遥远。

    叶少阳强行感知,发现自己神识的力量不够,可能是距离太远的缘故,不过心却稍稍放了下去。至少,这些法器跟自己在一个时空,那自己就有希望找到它们。而且,这些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本命法器,早就通灵,就算被别人得到,也无法祭炼。

    叶少阳长出了一口气,目前,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的处境,还有自己穿越过来的原因。于是让自己冷静下来,问苗儿:“我们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这里是应天府啊,少爷,你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了?”

    应天……应天是哪里来着?苏州,南京,还是杭州?

    叶少阳绞尽脑汁,这时候才后悔历史课没好好上。

    先不管这个了……

    叶少阳尴尬地放弃了思考,继续问苗儿一些问题,然后自己脑海中总结了一下:这里不是南京就是杭州(苗儿至少知道这里是江南,而且长江就从城外经过),这时代还不错,风调雨顺的,尤其是应天府这种大地方,基本上算是安居乐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