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695章 第2696 熟悉的陌生人2
    “我娘?她叫陈悦。”

    “你爹呢?”

    “我爹啊,他大名我不知道,就知道小名叫二狗。”

    叶少阳转头看着他,道:“你从小在这里长大?”

    瓜瓜点点头。

    “你仔细想想,这些事情,都是你真正经历过的吗?”叶少阳还不放弃。

    瓜瓜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仔细想了一会,懵懂地点点头。

    “那好,叔叔带你睡觉,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好啊好啊,我要听鬼故事!”

    鬼故事……

    叶少阳把他搂在怀里,开始讲“故事”:“从前,有个法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嗯,就像你叔叔我这样,他的名字叫叶少阳,叶少阳这个名字,你听过没有?”

    瓜瓜眨巴着眼睛,眉头皱起来,道:“叶少阳?”

    “对,对这名字有印象吗?”

    瓜瓜歪着头想了一会,道:“似乎……好像在哪听过,又好像没听过。”

    他这反应,让叶少阳觉得有戏,于是接着往下讲,把自己的经历,还有捉鬼联盟的名字都讲了一遍,观察他的反应,问他有没有听过,瓜瓜表情越来越凝重。

    “怎么样,这些名字,你还有印象吗?”

    “嗯,我好像听过……”

    “真的?”

    “我想起来了。”瓜瓜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把。

    叶少阳喜不自胜,就在这时,瓜瓜补了一句:“叔叔你上次醒来的时候,好像也跟我说过这几个名字!叔叔你这个故事是哪里听来的吗?”

    叶少阳彻底无语。

    “好了,你睡吧。”

    “嗯嗯,我也困了……”

    瓜瓜打了个哈欠,搂着叶少阳的脖子睡了。

    他需要睡觉?

    叶少阳刻意没有动,躺着等了一会,瓜瓜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叶少阳观察了一下,还真是睡着了。

    这不科学啊……他是鬼域之妖,是不用睡觉的啊。

    这到底特么怎么一回事?

    他仔细回忆瓜瓜的话,“自己”以前也疯过,醒来之后,跟他说过一样的故事?不,这当然不是真的,一定是他的记忆被人给修改了。或者,就是他真实的记忆被封存起来,现有的记忆撒是被人灌输的。

    叶少阳更倾向后者。

    只是,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呢?

    叶少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琢磨着这些问题,越想越觉得怪异,尝试着激活另外几人的魂印,也都没有反应,包子也不知道去哪了。

    万般无奈之下,叶少阳只好参考上一次穿越的经验,打算还是先走阴一趟,去找萧逸云,话说嘉靖年间,那时候萧逸云应该到阴司了吧?

    想到又要跟上次一样,先曝光他的秘密,让他相信自己的身份,叶少阳就觉得头疼。这种感觉真的是超级不爽的。

    把瓜瓜弄到一边去,叶少阳下床,本想布置个法坛,突然想到自己法器什么的全丢了,无奈之下只好魂魄出窍,但是念了好几遍咒语,也没能打开通往鬼域的虚空裂缝。

    怎么会……

    叶少阳尝试了好几次,但打开虚空裂缝的法术一点效果都没有。叶少阳万般惊诧之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法术失效了,于是尝试了几手别的小法术,无一例外都成功了,再尝试走阴的法术,还是不行……作法时候的感觉,就好像法术的力量,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

    到底怎么一回事?

    从自己到这个世界来,处处都遇到怪事。这一点也更加让他确定了,这绝对不是简单的穿越!

    不管怎么样,要先恢复实力再说。

    叶少阳重新坐在床上,开始吐纳,一点点地疏通着堵塞的经脉,几个周天下来,经脉差不多畅通无阻了。

    这种体内有罡气流淌的感觉,让叶少阳稍稍多了一些底气,看着一旁熟睡的瓜瓜,不由苦笑起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唤醒他的记忆,还有碧清。

    叶少阳决定先熟悉这个世界。

    今天是阴天,没有太阳,但是天还是很亮,叶少阳想出去走走,到门口才想起自己穿的是睡衣,于是来到衣架前,上面有几件外衣,叶少阳尝试着换上,还挺合身的,自己看着感觉像是古代的富家子弟,突然想到,这些衣服都是谁准备的,难道是为了自己穿越才准备的?

    猛然间,他想到,会不会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自己穿越到古代,然后变成了另一个人,或者用了别人的身体……也就是说,这家本来就有一个少爷,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了,总之自己现在变成了他。

    这个想法让叶少阳冷汗直流,满屋子找镜子,最后在柜子上找到一面铜镜,对着照了一下,还好是自己……

    疯了。叶少阳自嘲地摇了摇头,走到门外,一路走到大厅,看到一个姑娘正在收拾房间,一看到他,立刻道了个万福,“少爷好。少爷醒了啊。”

    “嗯嗯。”叶少阳随便敷衍。

    “奴婢伺候少爷洗漱吧。”丫鬟笑着来拉叶少阳,走到外面花园边上,门外有一口井,丫鬟帮他打好水,然后去拿来牙粉和一个好像丝瓜筋一样的东西。

    叶少阳猜这玩意应该是用来刷牙的,试了一下,感觉还挺好,正刷牙的时候,丫鬟把苗儿找来了,跟叶少阳调笑了两句,领他去吃饭。

    早饭摆在餐厅的八仙桌上,白米粥、馒头,咸菜豆腐乳咸鸭蛋,都是双份的。

    果然,叶少阳坐下之后,苗儿就去请“少奶奶”去了。

    过了一会,碧清从里间走出来,身穿一套洁白的丝绸睡衣,头发盘起来,叶少阳一看就乐了,冲她笑道:“你穿这一身还是挺好看啊,以后回去也可以做一件这样的。”

    碧清看了他一眼,皱眉道:“你在说什么,你疯病还没好吗?”

    疯病……

    叶少阳无语,拿起一个馒头自己吃起来。

    碧清坐在他身边,也开始吃饭。

    叶少阳一看她吃东西,立刻傻了。她是妖精啊,还是一株荷花,荷花是不吃这些的,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叶少阳整个人都定住了。

    “官人,你怎么了?”碧清不解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