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711章 第2712 我回来了1
    叶少阳和腾永清面面相觑,这一座寺庙的方丈,居然是个妖怪!

    这怎么可能?

    那些老和尚的弟子们,本来看到老和尚重伤在身,都还在痛哭流涕,焦急万分的,眨眼之间,他们的师父变成了一条鱼躺在地上,大伙当场就懵了。

    “一定是他们,是他们用了什么障眼的邪术,把师父变成这个样子!”必信禅师大声叫起来,“大伙一起上,为师父报仇啊!”

    刷刷刷。

    数道仇恨的目光,落在叶少阳和腾永清的脸上,和尚们一个个站起来,朝着两人缓缓走来。

    “我来!”

    叶少阳当先冲过去,主动发起了攻势。

    “咚!”

    叶少阳在一个和尚光光的脑门上用力敲了一记爆栗子,和尚惨叫一声,蹲在地上,捂着脑袋揉起来。

    叶少阳冲进了人群,左右开弓,也不用什么法术,就是爆栗子,一人一记。只听得咚咚咚几声响过,和尚们一个个都蹲在地上,捂着脑袋呻吟起来。

    只剩下必信禅师一个,目定口呆地看着叶少阳。

    “来一下吗?”叶少阳冲他邪恶地笑着,挥了挥拳头。

    “士……士可杀不可辱!”必信禅师一步步倒退,将念珠取下来,在手上拨弄着,散发出灵力。

    “你也是个法师。”叶少阳走到他面前,说道:“不打了,我问问你,你们方丈怎么是个鲶鱼精?”

    “是你……”必信禅师看到他高举的拳头,顿时蔫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

    叶少阳冷冷地冲举着拳头。

    “真不知道,真不知道啊。”必信禅师顿时就怂了,双手合十,苦苦哀求。

    看他的样子,也实在不像是装的。

    叶少阳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也不打你,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了我们就走。第一个,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信灵婆婆的?”

    必信禅师想了一下,道:“从古到今,不都是这样的么?”

    “从古到今?之前你不是说,灵婆婆是皇帝敕封的吗?”

    “是啊,前朝皇帝敕封的,正是因为佛祖转世,在灵婆婆的庇佑之下,我朝才能够天下太平,百姓安居啊。”

    跟他聊了一会,叶少阳发现,灵婆婆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仰,就像道教信仰三清、佛门信仰佛祖一样,只不过,在这个时代,这些神明都被灵婆婆取代了。

    天地间唯一的真身,玄天圣母、佛祖转世。

    真尼玛可怕。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被洗脑了。这个结果,让叶少阳感到万分震惊,思索起某种可能。

    “那个……大法师,我们能走了吗?”必信禅师怯怯问道,身边那些和尚也都捂着脑袋,一脸的胆怯。

    “好,走吧,哦不对,这是你们的地盘,应该我们走才对。”叶少阳看了看地上的鲶鱼精的尸体,想问问他们怎么处理这妖精的尸体,想想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搞定吧。

    堂堂一座寺庙的方丈,居然是一头鲶鱼精,不光有些讽刺,还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招呼腾永清一起走,腾永清沉吟片刻,问必信禅师:“你们怎么走阴?”

    对哦!这才是自己上山来的目的,想找法师问问他们是怎么走阴的,结果因为神像的事,倒把正事给忘了。

    “走阴……自然是念走阴的咒语了。”必信禅师十分疑惑地看着他们,心中十分不解,这俩人法力如此深厚,怎么会问这么低级的问题。

    “什么咒语。”叶少阳追问。

    必信禅师讲解了咒语和结印的手法,敢情跟传统的道佛的走阴咒语没什么区别,只是加了两句与灵婆婆有关的咒语:以圣母之名,堪破大罗虚空。

    怎么会有这种事?

    叶少阳跟腾永清都感到极度的不解,于是让必信禅师演示,果然打开了一道虚空裂缝。

    趁着裂缝没关闭,叶少阳让腾永清先跳进去,自己紧随其后,为了避免必信禅师阴他们,叶少阳跳进去之前,一把将必信禅师也拉了进去。

    在虚空中穿行片刻,三人落在了鬼域,能远远看到酆都城的城墙,叶少阳定了定神,拉着必信禅师,一起往酆都城走过去。

    “两位大法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跟着走就行,这都道阴司了,我还能把你咋地。”

    一路来到城门下,被守城的阴兵拦住。

    叶少阳打量了一下这几个人,都不认识(阴兵也有服役期的,跟人间类似,大部分到了该投胎的时候就去投胎了,只有极少数的将领级别的,才会在鬼域长期任职)。

    叶少阳用道门礼节对他们拱了拱手,道:“在下茅山弟子叶少阳,这位是珞珈山弟子腾永清,这一位……”

    必信禅师慌忙摆手,道:“我是带路的,这一切跟我没关系,两位法师,你们还是放我回去吧……”

    叶少阳想了想,这都到阴司了,留他也没什么用,干脆放他回去。

    必信禅师千恩万谢,调头就走。

    一个银甲鬼武士走过来,上下打量他们两个,道:“来我阴司,有何贵干。”

    “天子殿的萧郎君,是我好友,我找他有点事,还请将军行个方便。”

    “你是茅山弟子?”银甲鬼武士不答,反问道。

    叶少阳点头,想找天师牌给他看,一摸身上,才想起自己天师牌也丢了……

    银甲鬼武士顿时斥道:“好啊,哪里来的人间法师,敢在酆都城妄言,你是茅山弟子,我如何没见过你!”

    叶少阳怔怔地看着他。

    “为什么要你见过?”

    边上一个兵士笑道:“你呀,这次可是撞在墙上了,下次记得编个别的门派,我们常将军生前便是茅山弟子,蒙圣帝敕封,数月前才受命做了我们都统,看你年纪轻轻,若是茅山弟子,怎会不认识他?”

    靠……这是真是撞枪口了。

    “是时常的常吗?”

    常将军等人一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没回答,但也没否认。

    叶少阳心中飞快思索起茅山历代先祖的名字,看有没有姓常的。

    虽然是几百年前的人物,但幸亏茅山历代都不怎么收人,内门弟子最多两个,千百年下来,历代弟子都是有名有姓地登录在册上,叶少阳无聊的时候翻过,大致也都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