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712章 第2713 我回来了2
    常……常什么来着,突然眼前一亮,一个名字浮现出来,叶少阳立刻说道:“是常熟新常前辈?”

    常将军冷笑。茅山是人间道门大宗,他生前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被人知道名字,再正常不过。

    叶少阳道:“你角常熟新,是茅山第十九代弟子,生平好战,三十岁行游天下,斩杀四方鬼魅,声名赫赫,四十岁那年,你独闯北宗一个叫……叫什么来着,反正是北宗一个法师,在雁荡山一代弄了个鬼冢,你为了清理门户,一个人独闯,结果跟那个家伙同归于尽了,是这样吧?”

    叶少阳把典籍里看到的有关他的资料背了下来。

    常将军冷冷一笑,“这些事天下人皆知,又能说明什么?”

    “好吧。”叶少阳挠了挠头,突然抬起左手,捏了个法印,中指轻轻一弹,有赤蓝两色火焰,从指缝中渗透出来,在空中缠绕,形成了一个淡淡的篆字,然后慢慢散去。

    常将军本来还在冷笑着看他玩什么把戏,看到这一幕,笑容渐渐收起来,冷冷说道:“你是什么人!”

    “说了啊,茅山弟子。”

    “一派胡言!”

    叶少阳耸了耸肩,“我刚这一手法术,你应该认得,是茅山不外传的内门法术,难道有假?”

    常将军望着他,沉吟半晌,突然似乎醒悟过来,说道:“你是我那师叔,在民间收的隐徒?”

    隐徒?他师叔是谁来着?

    叶少阳皱着眉头,正在脑海中搜索名字,在常将军看来,却以为他是默认了,心中更加确定,一把将他拉到一边去,低声说道:“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你既然是隐徒,就不能以茅山弟子自居,除非你去山上认祖归宗,这规矩你可懂?”

    叶少阳眼珠一转,看来,他的那个什么师叔,大概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闻,听常将军的意思也是不希望被人知道,干脆顺水推舟地点头说道:“师兄,我这也是为了吸引你注意,没得办法,给你赔罪了。”

    常将军脸色缓和下来,叹了口气,道:“罢了,你既是他徒弟,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师父而今已去投胎,你是他隐徒,毕竟也是我茅山弟子,将来还须不忘出身,不可走上邪路。”

    “师兄教训的是。”

    常将军问道:“你到阴司来做什么?”

    “我没骗你,我真的是来找萧郎君的,我跟他是好友,这种事我敢作假么,再说这里是阴司,我总不能是活腻了。”

    常将军脸色缓和下来,道:“行了,你去吧,只是不能呆太久,倘若有事,再来寻我。”

    “好,师兄保重,有困难我肯定来找你。”

    叶少阳也不敢跟他多说,生怕露馅,给腾永清使了个眼色,两人匆匆离去,直奔天子殿。

    大明朝的阴司,跟几百年后也没什么差别,只是有些建筑形态不一样,可能是之后几百年中又修缮过。

    来到天子殿,叶少阳请守卫去通报萧逸云,然后在外头等着。

    已经是第二次了……

    想起上一次穿越,来找萧逸云帮忙,还是民国,现在却是一竿子打到大明朝了……

    等了一会,萧逸云出来,叶少阳眼前一亮,这种看到兄弟的感觉,还是挺激动的,只可惜他不认识自己……

    好在叶少阳算是有经验了,把他拉到一边去,像上次一样,说了几件有关他的最为隐秘的事,萧逸云从最初的震惊,到最后半信半疑。怔怔地看着他。

    “没办法,我又找你来了。”叶少阳耸了耸肩,“我只能来找你。”

    萧逸云怔怔地看着他,道:“若让我全信你,你摘两根头发给我。”

    “什么?”叶少阳问。

    “任何生魂,身体发肤,都有来历,我天子殿有寻魂烛,我拿你头发去烧了,便知你是谁,绝不会有错。正好府君大人今日坐堂,我可请他恩准。”

    “行,你拿去吧。”

    叶少阳立刻摘了几根头发给他,心中却是感到不可思议,什么寻魂烛,自己从来没听说过,想到自己上次穿越到民国时,也来找他,当时他怎么没用这法子来求证呢?

    看他丝毫不迟疑,萧逸云也有些意外,又找腾永清也要了头发,然后进去,过了有一刻钟左右,萧逸云出来,眉头紧锁,望着叶少阳,说道:“你们随我来。”

    将叶少阳和腾永清带到后面的花园里去,里面有个凉亭,萧逸云让他们坐下。

    “你看什么?”萧逸云见叶少阳东张西望,不解地问。

    “这里以前不是这样的,不对,应该说几百年之后,这边池塘的位置,那时候是个花圃,种着好些海棠花什么的。”

    萧逸云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嘀咕道:“我正有打算将它填了,改成花圃……只是还没跟大人说。”

    “我刚验证了,生死簿上没有你们的信息,有两种可能,一是你们已经证道,跳出六合之外……看上去不像,二来,你们说的没错,你们是穿越时间而来……”

    “别墨迹了,我们本来就是穿越的,少说废话。”叶少阳不耐烦地摆手。

    萧逸云严寒怒意地看着他,“你怎敢对我这么说话?”

    叶少阳扑哧一笑,“别来劲,咱俩是好兄弟,我就算把你暴打一顿,你都不带生气的,这种关系,懂了么?”

    萧逸云直愣愣地看他,似乎在琢磨这种关系,说道:“生死之交?”

    “对对,虽然你现在还不认识我,但是几百年后就认识了,我大概是你唯一的好兄弟。我是说人间的,你在阴司没什么关系特别好的。”

    “这种感觉,很是怪异啊……”萧逸云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问他:“你们到底是怎么来的,能不能个跟我说说几百年之后的事?”

    叶少阳于是跟他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大家好,这里是关爱八卦成长协会,今天呢,我们来八一八做头发的那位女星,与某说唱歌手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男主其实并不帅,长得怎么形容呢……长了一张香港鬼片里经常出现的那种烧头七时候经常出现的一副死不瞑目的脸……”

    (月底了月底了,明晚荣耀堂发红包,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