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769章 第2770 道神永生2
    一声暴喝,在身后响起。

    与此同时,身后飞来一枚舍利子,打在了道风后背上。

    道风本已就是强弩之末,元神既然涣散,重重地挨了这一下之后,再也抵挡不住,元神加速涣散,甚至无力控制自己,在空中漂浮起来,身影越来越淡。

    原来死亡的感觉……是这样的。

    道风仅存的一丝残念,低头看着自己的元神躯体,一点点分解、融化。

    他死过两次,第一次是斩却肉身,是人类意义上的死亡,第二次是在死寂迷林,斩去灵根魂魄,两次死亡,都给他带去了不一样的体验,让他开了悟。

    然而,这两次都不是真正的死亡,简单说就是,在两次死亡的瞬间,他虽然有濒死体验,但也清楚这只是证道的过程,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而这一次,则完全不同。

    纵然坚强如他,在元神寂灭的最后一刻,他依然感到了恐惧和迷茫,甚至有点绝望。

    我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到底值不值得?

    他感到自己在向上飞,飞出了修所,一直飞到半空中去,他看到了那几个大佬,站在北斗观的院子里,仰头看着他。

    (他甚至不知道是哪一个出手给了自己最后一下,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了)

    他看到了飞奔而来的清长风,清长风也发现了他,在半山腰猛然站住,抬头凝视着自己。他的手中,拿着打神鞭和番天印。

    曾经属于自己的专属法器。

    曾经的荣耀,风之谷,叶少阳,杨宫梓,陈露……这一切,都逐渐远去了。

    什么都没带走,什么也都没留下。

    一生之中,兜兜转转,纵横三界,横扫天下,又如何呢?

    他看到了酆都大帝,端坐朝堂,虚怀若谷,法度森严。

    他看到地藏菩萨,在炼狱之中,手持经卷,拈花不语,悲天悯人。

    他看到了少阳,看到青云子,师徒三人,大冬天在房间里吃着火锅唱着歌。

    他看到了自己前世,仿佛就在面前,又仿佛很遥远,终究还是走马观花地一幕幕翻过去了。

    他看到了前世的记忆、穿梭而成的历史的演变。

    他看到了芸芸众生,吃喝拉撒,生老病死。

    (日光之下,永无新事)

    最后这两幕又融合在一起,他神识深处,仿佛突然开悟一般,明白了一些道理。

    一切都在规则之下,时间,空间,生灵。亘古不变的规则。所谓的天地大道,原来就是这样。

    “风儿……”

    耳边突然传来青云子的声音,把他带到了一个新的天地。

    十几岁的他,站在茅山一处悬崖边上,肃杀的秋日夜晚,星光斑斓。

    道风一直站在悬崖边上,望着远处的群山、那掩映在群山中间的星星点点的灯光和鬼火,让年少的他内心充满了向往。

    青云子和当时还只有几岁的叶少阳,这两个二逼正在草丛里抓蛇,打算烤了吃。

    “道风你站那装什么呢,赶紧过来帮忙!”青云子骂。

    道风不理他,继续淡定地望着远处。

    这一老一小忙活半天没抓到蛇,抓了一些秋后的蝗虫,青云子也凑合烤着吃了。

    “你一直在这站着干啥呢?”青云子问。

    道风手里提着一串蚂蚱,指着远处,说道:“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下山?”

    青云子背着手走过来,站到他边上,小屁孩少阳也跟过来,好奇地站在一边。

    “从这看过去,能看到什么?”青云子问。

    “山,到处都是山,灯光啊就这些了。”少阳啃着烤焦的蝗虫,吃得满嘴都是黑灰。

    “黑夜。”道风说道。无尽的黑夜。

    青云子点点头,摸着叶少阳的脑袋(把手上的黑灰全蹭到他脑袋上),道:“你看到山,那就去爬山,山顶的风景,总是要比山下的好,但山外有山,你永远爬不到最高的那一座山上,就算你爬上去,比你高的还有天,你会当凌绝顶,天下人仰视,到那一步,你该怎样?”

    叶少阳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随口说道:“爬山是为了好玩啊,爬到最高的山上,就行了啊,为什么要上天去?”

    青云子微微一笑,又问道风:“黑夜便是天,无穷无尽,不受任何约束,但黑夜也代表着寒冷和孤独……少阳这孩子,将来贵不可言,能够站到最高那座山上,但他心性天真,率性而为,但世上之事,哪里什么都能由着你的性子?想让他突破天际,还得他自己开悟,自己找到理由,到那时,没人能拦得住他。

    而你,道风,你如同黑夜,无边无际,不受约束,但你终究是黑暗的孤独的,你,不害怕?”

    这差不多是青云子一生中为数不多的说话最有水平的一次。

    道风转头俯瞰悬崖,微微笑道:“师父,我从来都不害怕什么,也不期望什么,不过,十年之后,天下人皆知我名,纵然不齿,亦对我无可奈何。‘道风’这两个名字,必将震动天下,搅翻三界!”

    …………

    当年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师父,而今十年不止,我当年所说,如今可都做到了。”

    十三岁,持三尺法剑,独斩尸王;

    十五岁,游历天下,降妖除魔;

    十八岁,战遍天下同辈弟子,无一败绩。

    二十二岁,单剑斩杀十二阴神、三大巫魔、闯六道轮回……名动天下,受封“人间道神”。

    入魔十年,归来之后,开宗立派,三分鬼域,以一己之力对抗阴司和太阴山。

    我这一生,何其荣耀,何其孤独,何其不被人理解,但是……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终归没有白走一场。

    只是……师父,在这一刻,我多想再见你一面,还有少阳,

    只是,我得到了我要的一切,却感觉不到幸福。

    我怀念茅山的那段日子。

    我在不断地得到也在不断地失去。

    我一生作为,只是为了不当别人的棋子。

    终归劫历尽,尘世也成空。

    在元神泯灭的最后一刻,道风想到了酆都城北门外那块石碑上亘古不变的那行字:

    (今天有比赛,大家可以看看,我是没这个福分,最近颈椎有问题,头晕想吐,坚持写了一章,大家不要急,不可能说大道风死了就死了,继续往后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