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777章 第2778 蓄势待发1
    芮冷玉心中好奇,但林三生已经走了。

    目送他们离开,芮冷玉一个人在院子里默默地站了好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她心中有千头万绪。

    在她身上,短短几个月来,发生了太多普通人永远无法想象的经历,大起大落,从天堂到地狱的起伏,不知道绝望过多少次,最后也都挺过来了,这些可怕而离奇的经历,打磨了她的心智,同时也让她相信了命运,不会再去奢求更多。

    能离开天弃山的魔窟、逃离后卿的掌控,对她来说,已经是奇迹了。

    看上去美丽动人的外表之下,没有人比她的内心更加坚强,这种成长起来的坚强,让她能够从容而无惧地面对一切。

    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站了许久,她朝房间走过去,从走廊经过时,她一扫眼看到对面那间关闭的房门。突然想到林三生之前的嘱咐,这里应该就是东厢房了吧,里头有谁?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芮冷玉走过去,轻轻推门。

    门没有锁,一下就推开了,她看到一个姑娘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支铜镜,正对着镜子描眉毛,听见动静,转过头脸来看了她一眼,一脸的戒备。

    “婉儿?”

    芮冷玉跟她不熟,只见过一两面,但是听叶少阳说过她跟林三生之间的故事。

    婉儿勉强露出一点笑意,算是打了招呼,继续描眉去了。

    芮冷玉心中疑惑,但也就把门关上,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从这天起,芮冷玉就在这隐贤观里住下了,每隔几个小时,道风就要喝血,好在喝得很少,芮冷玉也不介意。她自己在这边是灵体状态,每天是不用吃饭的(这里的生灵也不用吃饭),每天会有林三生的弟子送一些采集草果酿造的仙露,喝下去能够增进修为。

    不过睡觉还是要睡的,一开始芮冷玉嫌弃跟道风在一个房间不太方便——毕竟男女有别,好在道风不会动,也极少会开口说话,芮冷玉平时除了喂血和找他聊天,平时都用一块红绸布把整个盖起来,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隐贤观里有很多经卷,都是广宗天师留下的,还有几卷是他自己写的有关道术修炼的心得,芮冷玉无聊之下每天研究,收获还真不少。

    闲的时候,芮冷玉就召唤隐贤观那几个入室弟子前来,跟他们讲修行,更多是讲人间的事,他们虽然一向接受人间的教育,但毕竟没在人间呆过,对人间什么事都很好奇,芮冷玉就给他们当故事讲,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这些弟子每天来听讲,一个个就对她十分恭敬,管她叫老师。

    因此,芮冷玉每天过的虽然很平淡,但很恬淡充实,她就跟道风聊天,说将来等叶少阳厌倦了人间,他们躲到这里来,过这种最为平淡的生活,倒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道风总是沉默不语。

    这天,芮冷玉睡觉的时候,中途醒来,四周一片漆黑,她听到外头有海浪拍击礁石发出的那种巨大的声响,心中疑惑,迷迷糊糊地走到门后,开门的一瞬间,她惊呆了:

    门外,居然不是隐贤观的中厅院落,而是一座山,很高,有好几条暗红色的液体组成的溪涧,从山顶最高处流淌下来,四周泛着浓浓的血腥味,让她意识到这暗红色的液体是血。

    这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

    芮冷玉茫然之中,带着一丝的熟悉,看了看自己脚下,脚下是血水汇聚而成的一眼看不到边的水域,而自己竟然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狂涛骇浪不断打在脚下,血沫飞溅,十分恐怖。

    这是哪里?

    芮冷玉猛然转头,厢房和大雄宝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弥漫着瘴气的同样看不到头丛林。

    黑暗森林?!

    芮冷玉心中猛地颤抖起来,不,自己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道风呢,隐贤观呢?难道都被血水淹没了吗?

    正在惶恐之中,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回来了?”

    芮冷玉猛然回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后卿……他身上穿着当初自己买给他的T恤和牛仔裤,双手插在兜里,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

    芮冷玉急忙后退,不成想脚下一滑,踩到了血水中,只好站住,怔怔地望着后卿。

    “你回来了。”后卿又说了一声,冲她张开双臂,“冷玉,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芮冷玉缓缓摇头,浑身颤栗着,“不,我明明在洪荒世界,怎么可能会来这里,一切都是假象……”

    “冷玉,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啊,你体内流淌着将臣之血,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不,不可能!”芮冷玉气急败坏地冲他喊。

    后卿一点也不着急,仍然微微笑着,说道:“你现在一只脚踩在血水里,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很亲切,这都是将臣之血,与你体内的一样,你,用心感受一下。”

    芮冷玉心头一惊,注意力不免就放在那只脚上,本来这只脚刚踏进血水,感觉凉凉的,现在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这种温暖还不光是感官上的,而是来自内心深处……她浑身颤了一下,急忙把脚拔了出来,但是后勤动了动手指,突然一道浪花迎头袭来,猝不及防之下,将她卷入了波涛之中。

    芮冷玉死命挣扎,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在水中呼吸,而且血水温暖地包围着她,带来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舒适,亲切,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安全感。

    就像婴儿被泡在母亲体内的羊水中……她早就忘了婴儿时期的感受,但眼下没来有地就起了这种感觉。

    这种舒适的感觉,让她越来越放松了抵抗。

    不!这不是我!

    芮冷玉猛地一个激灵,拼命抵起来,但全身都被浓稠的血水包围着,一点也使不上力气。

    “你是我的,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来,我等你……”

    这些话从她耳边一直不断地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芮冷玉感觉到自己的四肢有了知觉,猛然意识到这是在做梦,于是用力咬下舌尖,身边的一切都褪去了,她悠悠醒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