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815章 第2816 殉道3
    张无生伸了个懒腰,“但是,她把我也看得也太简单了,我那时候说了许多好话,都是忽悠她的,我张无生一生无成,但节操还是有一点的。好了,故事讲完了,我也吃好了,曲波你再给我泡杯茶,要红茶,饭前喝绿茶,能开胃,饭后喝红茶,能解腻,你记住了,这是格调问题。”

    曲波魂不守舍地去了。

    张无生站起来,走到窗前,透过窗户,双手背在身后,望着窗外的小院,里面有一方鱼池,里面有几尾锦鲤在游动,有几棵美人蕉长在墙角的花坛里,边上有一方石桌和几个石凳,将小院装点地别致而有情趣。

    “最初,我听到那个谜语,我就知道说的是我,实话说,我也犹豫过……”张无生头也不回,默默说道,“凭什么他妈的让我牺牲啊,我也没招谁惹谁,但静下来仔细想了想,也没什么,总得有个人牺牲不是吗,我一生偷闲耍滑,没干什么大事,临死前能做这么一件载入史册的大事,值了。”

    林三生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掌教,我有件事不明白,你说……星月奴对道渊祖师有情,那为什么还要对他下手?还有,你至少算她雇故人,她对你也……”

    道渊死在影魅手上,自然也是星月奴遥控的这件事。

    张无生转过头来,看着他,说道:“你是个聪明人,你想不明白?”

    “这……斩断因缘?”

    “她要拿人间开刀,自然要斩断因果,这是为公,为私,她要证道,也需要斩断一切牵挂,道渊是她的牵挂,对他来说,是又爱又恨,她能狠心杀了道渊,才能无爱无恨,对我……那无非是担心事情泄露,再加上我的身份,故意布局而已,她连道渊都能舍得,还舍不得我这个故人?”

    林三生听得心惊肉跳,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可以杀了,这星月奴……简直狠到一定程度了,同时这也说明了她证道的决心,这次,只怕她也是火力全开、放手一搏了,不然也对不起自己杀了道渊真人。也许,她就是想用这件事来激励自己破釜沉舟的决心?

    张无生踱步会来,又把茶壶拿起来,喝了一口,转头朝曲波看去。曲波一脸的茫然和惶恐。

    张无生把事情简单跟他说了一遍,曲波听完,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傻愣愣地站着,除了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别哭,我已经决定要牺牲了,壮烈一回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可以做鬼的。我让你在这呆着,是担心自己万一回不去,至少还有你能把真相告诉大家,让我龙虎山弟子知道,我不是被叶少阳他们给逼死的,我是自愿牺牲。嗯,我死后,你们去雷鸣山找他们的掌教春雷子,我有一个关门弟子,在他那里闭关,道号慕寒,你们找他继任我掌门之位。”

    此言一出,林三生和曲波都震惊不已。

    曲波连悲伤都忘了,怔怔说道:“这个小师弟……怎么没听说过啊。”

    “要你们听说干啥,他是我隐徒,你们按我说得去做就好了!”张无生想了一下道,“你空口白话,你那些师兄弟肯定不信,我死之后,你拿着我的法器去找龙阳,他知道这一切,你把事情告诉他就行了。东西我都整理好放床上包袱里了。”

    曲波又开始哭。

    张无生让他先出去,到外面去守着。

    等他走后,张无生在房间里转悠几圈,道:“差不多了,可以上路了。对了林大帅,做鬼什么感觉?”

    林三生不知道怎么回,说道:“你也不是没当过鬼。”

    “我有胎中之谜,早忘了做鬼的感觉。”

    “还好吧,反正我做了几百年的鬼,早就适应了。”

    “其实吧,人本来都是鬼,做鬼才是常态,做人的时间,未必比做鬼时间长……”张无生自己念叨着,突然用力吸了一口气,道:“你要是不想看我死的话,你就先走吧,去把叶少阳叫来,估计你们回来时候,已经搞定了。”

    林三生站在他身后,双手作揖,对着他的背影拜了三拜,转身出门,从外面轻轻把门关上。他去找到叶少阳,把事情说了,叶少阳目瞪口呆。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没人逼他,我也没故意透露给他,是他自己偷听到,然后叫我去的。”林三生一本正经地说道,“虽然,说实话,我本来是打算告诉他真相,让他自己选择的。”

    叶少阳颓然坐倒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后来在林三生催促下,跟他一起去找张无生。

    快到张无生卧房门口时,正看到曲波从里面出来,抹着眼泪,看到他们,哽咽道:“师父他……”

    “不要哭!”房间里响起一声训斥。

    叶少阳和林三生互相看了一眼,走进了屋里。

    张无生高大的身躯,站在房间中央,只是……身体是半透明的,明天是新死的鬼,一时间还不适应做鬼。在床上躺着他的尸体,完好无缺地端坐在床上,除了低着头,看上去不像一个死人。

    法师自杀,就像武侠小说里一样,用真气震碎经脉就可以了,不用抹脖子吃药上吊跳楼那么惨。

    看见这一幕,叶少阳心中一阵绞痛。

    张无生张开双臂,低头看着自己的两条胳膊,还有身体,喃喃道:“做鬼原来是这样,一身轻啊。”

    转头望着叶少阳。

    叶少阳深深鞠了一躬,难过地快要哭了。

    张无生,这个一向狡猾的家伙,无论法术界有什么事,他虽然立场坚定,但一般情况下极少会第一个站出来,总是等着别人出头,然后当帮凶。

    大家都认为他是个滑头。

    但在大义面前,他并没有退缩。

    “死亡这事,死之前有点怕,有点舍不得,死了之后才知道,一身轻松啊。”张无生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瞅着叶少阳说道:“少阳,我死都死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叶少阳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