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847章 第2848 入瓮1
    徐文长笑道:“老夫可是一字千金。”

    说着还是让人把条幅摆好,拿起毛笔,蘸了墨,先酝酿了一下,在条幅上一气呵成:

    具极大神通,一气三清,拯尽四洲黎庶;

    显无边法力,离龙坎虎,修成万劫金仙。

    字迹工整圆润,一气呵成。

    叶少阳看了一眼,这字体极具大家风范,不愧是徐文长的手笔。

    徐文长道:“还可以吧,我这幅对联,正好配你那块‘人间法师’的牌匾。”

    叶少阳笑道:“工整是工整,寓意也好,就是内容太老了点,我这阴阳司是阴司第七十三司,还当有点新气象。”

    说完又让小白准备了两张条幅,拿笔酝酿了一下,写道:

    尊法守法悟法明法法无常法,

    敬天畏天奉天感天天外有天。

    字体龙飞凤舞,不拘一格。

    “好字!”徐文长发自内心地赞了一声,看内容,却是微微皱眉,道:“这是哪里的对子?”

    “我最近有所感悟,自己想的。”

    “横批呢?”

    叶少阳拿过一条横幅,在上面飞快地写下四个字:无法无天。

    徐文长倒吸一口气,笑骂道:“叶少阳,你好大的胆子啊!”

    叶少阳笑笑不理,把字幅交给小白,让她装裱之后,挂在府衙正门两边,至于徐文长写的这幅,连同那幅“人间法师”,一起挂在大殿中堂。

    “徐公,走吧。”叶少阳拍了拍手,招呼徐文长出发,让大伙等在这里。

    徐文长微微皱着眉,跟在他身后,出了阴阳司,一起往轮回司走过去。

    一路上徐文长沉默无言。

    “徐公,还在想着那副对联吗?”

    徐文长喟叹一声,道:“小天师,你长大了。”

    “长大是好事啊。”

    徐文长沉默了一下,道:“你是孩子,会有人保护你,你长大了,有些保护就失去了。”

    叶少阳笑道:“保护,有时候也是一种约束吧。还是长大好,自由自在。”

    徐文长不再说什么了。

    一路来到阴阳司。

    阴阳司作为超度轮回的机要部门,法度森严,里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叶少阳好奇地问以前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是这样。

    “就是因为你们在这闹了事,一路闯到生死道轮回井,从那之后,圣帝便在这里加强兵力,任何人想再重来一次,都不可能了。”

    叶少阳吐了吐舌头。

    在中院见到了三法王,叶少阳上前打招呼,三法王有点尴尬地还礼。一直走到轮回大殿前面,徐文长没把他往大殿里引,而是转向后面。

    叶少阳左顾右盼。徐文长笑道:“不用看了,令尊近日派了外差,并不在司衙中。”

    叶少阳有点失望。

    穿过轮回大殿,走进了一个地势很低的小院子,院门口有人把守,见是徐文长,都躬身行礼。

    “不是去昭狱吗,来这里干什么?”叶少阳好奇。

    “徐福而今不在昭狱,在轮回司的地牢中。”徐文长说了这么一句,带叶少阳来到了一座建筑物前面。

    这个建筑物门外一条小路,像是地下车库似的,以一个平缓的角度延伸下去,两扇黑铁大门紧锁,中间手环的部位,被雕刻成了张牙舞爪的兽首形状,两只眼睛镶嵌着不知道什么宝石,闪烁着绿光。

    大门两侧,各自站着一排士兵,手按兵器,一动不动,为首的是两个金甲鬼武士,一左一右,站在大门两侧。

    叶少阳一看到金甲鬼武士,心头顿时一惊,金甲鬼武士在阴司有相当的地位,任何一个到了军中都是将军的地位,只有几大司衙才有配备,算是稀缺人才。

    没想到这个好像仓库一般的地牢外头,居然就有两个金甲鬼武士在站岗,说明这绝不是一般的地方。

    “奉帝君之命,前来公干。”徐文长拿出了一块令牌,冲他们晃了晃。

    两名金甲鬼武士拱手行礼,一人抓着一只门环,朝外面拉开。

    一股阴森鬼气立刻从里面刮出来。

    “小天师,走吧?”

    徐文长做了个请的手势。

    进门的时候,叶少阳伸手摸了一下铁门,冰凉刺骨,心中一惊:居然是上好的地狱玄铁,要知道这玄铁在阴司可不好找,这么多的玄铁,用来打造铁门,简直令人震惊。

    叶少阳仔细观察了下,在铁门的内侧,从上到下刻满了符文,这就难怪了,玄铁是最容易导引灵力的材料,在这上面刻下符文,效果能比一般材料好上数倍。

    叶少阳猜测,这些符文大概是什么封印结界,用来保护这座地牢的。

    “这里是轮回司关押特殊要犯的地方,自然要谨慎一些。”徐文长看出叶少阳的疑惑,解释道,进去之后,转身指着铁门说道:“这座地牢,固若金汤,只要进来,任何人都别想从这里出去。”

    两人进去之后,身后铁门缓缓关闭,叶少阳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封印之力,在铁门上荡漾开来,悄悄用罡气感知了下,这封印依托铁门,浑然一体,连一点缝隙都没有,想要打开这道结界,怕是真的不容易。

    地牢光线昏暗,有鬼火前后飘摇,两人往前走的时候,就有鬼火飞来,落在他们两边肩膀上,勉强能够看到几米外的情况。

    这是一条狭长的通道,两边都是房间,房间有门,门上都装着星盘一样的东西,一样是严丝合缝,完全看不到里面。

    有提着勾魂索、身穿黑色长袍的鬼卒,幽灵一般在空中飘荡,看到徐文长,都站住行礼。

    徐文长叫住一人,问他徐福在哪儿,那鬼卒在前面带路,沿着长长的通道走到尽头,在一座牢房前站住,这牢房是面朝走道的,从门的大小来看,这牢房比走道两边的牢房都要小一些,位置和方向也都不一样,显示出了它的特殊。

    而且这门上有两个星盘。

    这狱卒走到其中一个星盘前面,从怀里摸出一个圆形的东西,长得跟门上的星盘差不多,看了一下门上星盘的排列方式,调了一下,然后对准门上的星盘,一边转头恭敬地对徐文长说道:“有劳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