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854章 第2855 寻找真相2
    后门是一个小的拱门,也是木头的,陈悦过去推了一下就开了,三人走了进去。

    道观只有一重院子,中间是个道场,四面都是瓦房,接壤在一起,看上去像个四合院,道场中间有一只巨大的香炉,边上有一副香火架,里面全是蜡油,说明这里香火还不错。

    陈悦四下张望了一番,大声叫起来:“师父!”

    一脸叫了几声,没人答应。

    叶少阳提议找一找,于是三人分开,一人负责一排房舍,挨个去找,遇到门锁上的就去敲门,趴在窗户上看。

    叶少阳找的这一排,清一色全是卧室,想到这道观就他们师徒两个,这些房间应该是给那些香客住的,有些比较远的,或者遇到暴雨之类的,必须在山上留宿,这些厢房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叶少阳趴在窗户上一间间看进去,里面设施简陋,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一眼就能看个大概,叶少阳很快就找完了,来到陈悦那边。

    “没人,除非有人藏在柜子里。”叶少阳说道。

    瓜瓜也找了一遍,回来告诉他们,那边是厨房和仓库,里头也没人。

    陈悦在一间房门外站了许久,用力推了一下门,没开,她伸手在门锁的位置摸索了一番,抓住门把手用力一提,门开了。

    “这么熟悉?”叶少阳道。

    “这是我的卧室,看到这扇门,我就想起来了。”陈悦迫不及待走了进去。

    房间里家具比那些厢房里要多,但还是很简约,墙有点黑,地面还是水泥地,靠墙摆着一架木床,床上摆着一只很大的海绵宝宝的布偶,边上叠放着几件衣服,最上面是几件内衣。

    陈悦红着脸走过去,把内衣塞到下面的柜子里。

    叶少阳假装没看见,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道:“这就是你住的地方,怎么连个电视都没有。”

    陈悦走到对面的矮柜前,指着上面说道:“这里原本有个电视,因为山顶总停电,放着一段时间受潮坏了,就再也没买,我也不太喜欢看电视。”

    “那你干什么,看书?”叶少阳发现了一个书架,走过去,一眼看过去,大部分都是经书,还是手抄本,只在书脊上用毛笔写了名字,有道德经、清静经、太上感应篇、逍遥游等等,都是道家的典籍,边上那个书架上倒是有一些出版书籍。

    不是世界名著,就是梦溪笔谈、山海经、阅微草堂笔记这样的古典名著,最下面一排,还有一些诗集和当代小说。

    “你真的有文化……”叶少阳表示佩服。

    “山里没什么可以做的,就是看书了。”

    “不不不,不要谦虚,跟山里没关系,我也在山里住过十几年,我就没你这么好学。”叶少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陈悦在房间里慢吞吞地走着,最后来到窗前,打开窗户看外面,外面就是山体岩壁,与窗户中间有一小段缝隙,种着一丛花,还有一棵芭蕉树。

    “你们不要打扰我,让我静下来想一想。”

    陈悦说着,趴在窗户上,望着芭蕉树发起呆来,过了好一会,她又起身走到外面院子里,慢吞吞地走着,半晌,她突然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叶少阳,道:“我全想起来了……”

    不等叶少阳搭话,她快步走向一个房间,房间锁着门,陈悦站在门前说道:“这就是我师父的房间。”

    “人不在?”

    门是木头的,因为时间太久,中间有一些很大的缝隙。陈悦趴在门缝上看了一会,突然浑身一颤,用力一脚提开门,冲了进去。

    叶少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跟着进去,一眼看到床上坐着一个人,再一看,当场惊呆了:床上的这个人,是一具尸体。

    一个身穿长衫的妇人,头发半白,看上去得有六七十岁,盘膝坐在床上,可能已经死了很久,血肉都风干了,一张脸皮紧贴着骨头,闭着眼睛,却诡异地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因为是冬天,尸体没腐烂,而是直接被风干了,成了一具干尸。

    “师父——”

    陈悦扑倒在尸体面前,放声大哭起来。

    瓜瓜默默在一边陪着,安慰她。

    陈悦放声哭了好一会,逐渐冷静下来,哽咽道:“她是自杀的。”

    “看样子是。”叶少阳道,如果是他杀,没道理凶手还要把她弄成这种坐化一般的姿势,而且她身上也没明显外伤。

    “但是她没理由自杀……我师父清修几十年,早就看破一切,她不可能自杀的,不可能的……”

    叶少阳不认识石道人,不好搭话,想了一下说道:“你节哀顺变,看她死得这么从容,估计会留下点什么遗言之类的,你可以找一找。”

    这句话提醒了陈悦,当下在房间里翻找了一遍,还是没任何发现。

    叶少阳劝她别着急,今晚可以住在这里,慢慢找一下。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应该让死者入土为安,这时候陈悦已经恢复记忆了,自己去到库房,拿来一把铁锨,让叶少阳帮忙背着尸体——一般人是不敢背尸体的,主要是怕晦气,但叶少阳一个上仙(前几章说叶少阳是灵仙,实在是记错了,特此更正),任何晦气也沾不到他身上去。

    三人出了后门,陈悦想了一下,决定把她安葬到山顶的一个地方,石道人生前喜欢在那里清修,至于风水什么的,她也没后人,就不讲究这个了。

    从后门绕过去,有一条小路,延伸到绝顶。

    叶少阳背着尸体,一边思索整件事,越发觉得诡异:之前他检查过了尸体,死亡时间至少有一个月以上,而根据陈悦的记忆,她是一个多月前失踪的(关于如何失踪的,她全无记忆,印象就头天还好好地躺下睡觉,之后的记忆就没了,被切换到了虚幻世界),那时候她师父还是好好的。

    也就是说,她师父是在她失踪之后死的,而且不会相隔太久……这两件事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因果关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