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859章 第2860 背后的人2
    再看一篇:

    今天,为了悦悦事,我去龙虎山见了师父,他本来不想告诉我,但是悦悦已经成年,我必须要知道真相。师父在我立誓不说出去之后,将真相告诉我,原来……竟是这样。

    这一段写的很潦草,陈悦猜测,这大概是师父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心情仍然是按捺不住的激动,这种心情反应在写字上了。

    那么,是什么事让她这么激动,在回到这里、记录下文字的时候,仍然会如此激动?

    后面居然没有写。

    陈悦失望而又着急,继续往后面看,但中间有些纸张的缺口,显然是被撕掉了。陈悦起先觉得是被别人撕了,一想不对:如果有人真对这本笔记上的某些东西感兴趣,肯定会整本都拿走,或者把剩下的笔记本毁了,没必要撕下几页拿走,反而让人怀疑。

    后面几页记录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了。陈悦翻了一下,后面都是空白了,刚要放下,突然从后面的封页里掉下来一张灵符。

    拿起来一看,上面有朱砂画的符文,但她研究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符——因为他师父修炼的是全真道法,擅长炼丹,对符篆本就不是特长,本来掌握的就不多。

    捏着灵符,陈悦呆了半天,突然灵光一现,把灵符朝烛火上凑过去,灵符燃烧,结果……一直到燃烧成了灰烬,也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自己猜错了?

    陈悦正在狐疑,突然房门打开,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师父!”

    陈宇激动地跳起来。

    师父还穿着以往经常穿的衣服,缓缓走过来,陈悦想起什么,转头去看窗户,并没有看到瓜瓜,这才明白眼前所见不是真实的,而是进入了幻境。

    灵符制造出来的暂时性的幻境。

    “你怎么又回来了?”师父在床前站住,面对自己说道。

    “师父……”陈悦哭起来。

    “不要哭,我魂魄已经去阴司轮回了,因我这一生功德,来世必有福报,你不必担心。这里,是我留下的一抹残念,借助灵符的力量封印在这里,顷刻便要消失……”

    陈悦咬住嘴唇,强忍哭泣,问道:“师父,你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抹去我的记忆,又送我去星月奴制造的幻境之中?”

    “因为,星月奴的师兄,影魅找到了你,我师父已死,凭我一个人,我根本保不住你,为了救你,我只能答应她,他也答应我,绝不伤害你……”石道人望着她,眼中满是无奈和苦楚。“悦悦,你可知道,跟这些大人物相比,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虽然我知道一切,但我无力改变什么。”

    陈悦震惊地看着她,喃喃道:“影魅……找我做什么?”

    石道人不答,接着说道:“我时间不多,悦悦,既然你又回来了,我长话短说,影魅找你,虽然是为了他们的计划——想要把人间弄乱,但毕竟也能保护你。他们的要求就是我自杀而死,并且魂魄要立刻去轮回,以免对外泄露真相。为了你,我没得选。

    悦悦,你往后找个无人的地方,修炼七宝经上的功法,吸收你体内的戾气,在你功成之前,切不可与法术界接触,尤其是年轻的绝顶强者……”

    “年轻的绝顶强者?”陈悦傻傻看她,“师父,你说的这些,我完全听不懂啊。”

    “真相……我对师父立誓,绝不说出去,如今依然不能告诉你,否则反倒对你不好……”

    这个时候,房间开始晃动起来,陈悦知道是灵符的力量快要耗尽了,心中着急起来,叫了一声:“师父……”

    “悦悦,若你有一天成为法术界的中流砥柱,记得,对任何人不要手软,这是你的命运……孩子,我但愿我们都错了,师父这一生,最开心的就是跟你一起的这些年,往后,你要保护自己了……”

    说着朝陈悦走过来,张开了双臂。

    “师父!”

    陈悦迎上去,却没有抱到石道人,而是在接触的一瞬间,幻境就崩塌了,石道人的残念也彻底散去了。

    陈悦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坐在床上。

    灵符烧的只剩下火星了。

    陈悦知道,师父彻底不在了。不,她至少已经投胎,而且照她来说,来世还有福报,这也算是个很好的结果了。

    可能她到现在已经投胎转世,胎中之谜已经让她忘记了一切,开始了崭新的一生。

    而自己,却是孤身一人了。

    叶少阳睡不着,穿上大衣,一个人来到院子里,看到陈悦卧室的门开着,里面还亮着蜡烛,有点不放心,走过去仔细看了下,发现屋里居然没人,瓜瓜也不在,心中有些疑惑,当即激活了瓜瓜的魂印,很快得到回馈:一切安全。

    叶少阳放下心来,不过通过瓜瓜反馈的位置,知道他们是在峰顶上——就是白天埋下石道人尸体那个地方。很好奇他们这么晚去山上做什么,干脆回去穿好衣服,拿了手电,从后门出去,朝峰顶爬上去。

    刚走了一半,瓜瓜就从草丛里跳出来,冲叶少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着峰顶,低声说道:“我娘在她师父的坟前,我在这保护她呢。”

    “哦,你回去吧。我上去看看。”

    叶少阳走了过去。

    陈悦跪在坟前,身前摆着一只黄盆,里面燃烧着草纸。

    陈悦慢慢地添着纸,在坟前静默,一动不动。

    叶少阳干咳了一声,走了过去,在她身边蹲下,拿了一叠草纸,放在盆里烧了,然后伸手到盆上烤了烤手。

    “天凉了,早点回去吧。”

    陈悦望着坟头发呆,不回他的话,反而说道:“就算明明知道她已经收不到了,为什么还要烧纸?”

    “寄托忧思吧。”

    “是因为,活人总要干点什么,烧纸是唯一能做的了。”

    叶少阳点头,表示赞同。默默陪她呆着。

    很久之后,陈悦再度开口,把在幻境中师父对自己的说的话、还有那本笔记上记录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再看一篇:

    今天,为了悦悦事,我去龙虎山见了师父,他本来不想告诉我,但是悦悦已经成年,我必须要知道真相。师父在我立誓不说出去之后,将真相告诉我,原来……竟是这样。

    这一段写的很潦草,陈悦猜测,这大概是师父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心情仍然是按捺不住的激动,这种心情反应在写字上了。

    那么,是什么事让她这么激动,在回到这里、记录下文字的时候,仍然会如此激动?

    后面居然没有写。

    陈悦失望而又着急,继续往后面看,但中间有些纸张的缺口,显然是被撕掉了。陈悦起先觉得是被别人撕了,一想不对:如果有人真对这本笔记上的某些东西感兴趣,肯定会整本都拿走,或者把剩下的笔记本毁了,没必要撕下几页拿走,反而让人怀疑。

    后面几页记录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了。陈悦翻了一下,后面都是空白了,刚要放下,突然从后面的封页里掉下来一张灵符。

    拿起来一看,上面有朱砂画的符文,但她研究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符——因为他师父修炼的是全真道法,擅长炼丹,对符篆本就不是特长,本来掌握的就不多。

    捏着灵符,陈悦呆了半天,突然灵光一现,把灵符朝烛火上凑过去,灵符燃烧,结果……一直到燃烧成了灰烬,也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自己猜错了?

    陈悦正在狐疑,突然房门打开,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师父!”

    陈宇激动地跳起来。

    师父还穿着以往经常穿的衣服,缓缓走过来,陈悦想起什么,转头去看窗户,并没有看到瓜瓜,这才明白眼前所见不是真实的,而是进入了幻境。

    灵符制造出来的暂时性的幻境。

    “你怎么又回来了?”师父在床前站住,面对自己说道。

    “师父……”陈悦哭起来。

    “不要哭,我魂魄已经去阴司轮回了,因我这一生功德,来世必有福报,你不必担心。这里,是我留下的一抹残念,借助灵符的力量封印在这里,顷刻便要消失……”

    陈悦咬住嘴唇,强忍哭泣,问道:“师父,你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抹去我的记忆,又送我去星月奴制造的幻境之中?”

    “因为,星月奴的师兄,影魅找到了你,我师父已死,凭我一个人,我根本保不住你,为了救你,我只能答应她,他也答应我,绝不伤害你……”石道人望着她,眼中满是无奈和苦楚。“悦悦,你可知道,跟这些大人物相比,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虽然我知道一切,但我无力改变什么。”

    陈悦震惊地看着她,喃喃道:“影魅……找我做什么?”

    石道人不答,接着说道:“我时间不多,悦悦,既然你又回来了,我长话短说,影魅找你,虽然是为了他们的计划——想要把人间弄乱,但毕竟也能保护你。他们的要求就是我自杀而死,并且魂魄要立刻去轮回,以免对外泄露真相。为了你,我没得选。

    悦悦,你往后找个无人的地方,修炼七宝经上的功法,吸收你体内的戾气,在你功成之前,切不可与法术界接触,尤其是年轻的绝顶强者……”

    “年轻的绝顶强者?”陈悦傻傻看她,“师父,你说的这些,我完全听不懂啊。”

    “真相……我对师父立誓,绝不说出去,如今依然不能告诉你,否则反倒对你不好……”

    这个时候,房间开始晃动起来,陈悦知道是灵符的力量快要耗尽了,心中着急起来,叫了一声:“师父……”

    “悦悦,若你有一天成为法术界的中流砥柱,记得,对任何人不要手软,这是你的命运……孩子,我但愿我们都错了,师父这一生,最开心的就是跟你一起的这些年,往后,你要保护自己了……”

    说着朝陈悦走过来,张开了双臂。

    “师父!”

    陈悦迎上去,却没有抱到石道人,而是在接触的一瞬间,幻境就崩塌了,石道人的残念也彻底散去了。

    陈悦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坐在床上。

    灵符烧的只剩下火星了。

    陈悦知道,师父彻底不在了。不,她至少已经投胎,而且照她来说,来世还有福报,这也算是个很好的结果了。

    可能她到现在已经投胎转世,胎中之谜已经让她忘记了一切,开始了崭新的一生。

    而自己,却是孤身一人了。

    叶少阳睡不着,穿上大衣,一个人来到院子里,看到陈悦卧室的门开着,里面还亮着蜡烛,有点不放心,走过去仔细看了下,发现屋里居然没人,瓜瓜也不在,心中有些疑惑,当即激活了瓜瓜的魂印,很快得到回馈:一切安全。

    叶少阳放下心来,不过通过瓜瓜反馈的位置,知道他们是在峰顶上——就是白天埋下石道人尸体那个地方。很好奇他们这么晚去山上做什么,干脆回去穿好衣服,拿了手电,从后门出去,朝峰顶爬上去。

    刚走了一半,瓜瓜就从草丛里跳出来,冲叶少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着峰顶,低声说道:“我娘在她师父的坟前,我在这保护她呢。”

    “哦,你回去吧。我上去看看。”

    叶少阳走了过去。

    陈悦跪在坟前,身前摆着一只黄盆,里面燃烧着草纸。

    陈悦慢慢地添着纸,在坟前静默,一动不动。

    叶少阳干咳了一声,走了过去,在她身边蹲下,拿了一叠草纸,放在盆里烧了,然后伸手到盆上烤了烤手。

    “天凉了,早点回去吧。”

    陈悦望着坟头发呆,不回他的话,反而说道:“就算明明知道她已经收不到了,为什么还要烧纸?”

    “寄托忧思吧。”

    “是因为,活人总要干点什么,烧纸是唯一能做的了。”

    叶少阳点头,表示赞同。默默陪她呆着。

    很久之后,陈悦再度开口,把在幻境中师父对自己的说的话、还有那本笔记上记录的事情都讲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