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860章 第2861 追杀1
    而且,石道人虽然是被威胁,但也算是这件事的同谋。

    所有线索,虽然都让人摸不着头绪,但是透过这些,叶少阳隐约明白了一件事:陈悦的身份,绝对非同寻常,这一点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

    “远离法术界,这个还好理解一点,但是为什么要尤其提防年轻的强者?什么意思?”叶少阳满怀好奇地问道。

    “字面意思吧,原因我也不知道。”

    “那什么样的算是年轻绝世强者?”

    “你这样的。”

    陈悦看了他一眼,叶少阳也在看她,无奈耸了耸肩。“好吧,所以你不该跟我一起玩吗?”

    “我不想说这些了,我想安静地待一会,这些问题,明天再去考虑吧。”

    “那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下山,晚上露水重。”叶少阳转身走了两步,想起什么,把大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却被陈悦一把抓住他的手,抬头看着自己。

    叶少阳晃了一下神,没等开口,陈悦柔声道:“少阳,你困了吗?”

    “嗯?没有啊咋了。”

    “那你陪我说说话吧。”

    “这里吗?这里挺冷的。”叶少阳挨着她坐下来。

    陈悦把大衣撑开,一半搭在了他的身上,人缩在他身边,叶少阳犹豫了一下,耳中听见陈悦说道:“别误会,少阳,你现在是我唯一信任的人了,但我对你没别的想法。”

    叶少阳尴尬地咧了咧嘴,不过听她这么说,心里倒是轻松了很多,往她身边靠了靠,顶着一张大衣,烤火取暖。

    陈悦幽幽说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有吗,哪里对你好了?”

    “你从那个世界把我带出来,对我有恩,又陪我来这里……你我只是萍水相逢,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叶少阳挠了挠头,“既然让我遇到了,肯定不能放着你不管啊,我对朋友都这样。”

    “朋友。我也是你朋友了吗?”

    “当然!”

    陈悦转过头来,望着他,道:“少阳,之前你没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假的,真实的我,还是那个世界中的一个死了男人的少奶奶,你是我的小叔子,瓜瓜是我的儿子……那个世界如此真实,甚至比这里还要真实,你有这种感觉吗?”

    叶少阳轻轻摇头。

    “你没有,那是因为你在这边有很多亲人,还有你喜欢的人,而我……只有一个师父,还离我而去了。”陈悦苦笑起来,深处一只手,在叶少阳脸上摸了一下,又很快放下去了,摇头说道:“你现在离我这么近,但我仍然不能确定,你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或者,你到底是叶少阳,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叔子。”

    叶少阳默然说道:“不瞒你说,我之前在那个世界,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想法——当你的记忆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究竟你该相信自己,还是该相信这个世界。”

    陈悦静静地听着。

    “后来我跟静茹聊起这个,”(想到周静茹,叶少阳心中又是一阵酸楚),叶少阳望着她说道,“她是有知识的,她告诉我一个观点:我思故我在,你唯一能确定真实的,只有自己在思考这一件事,其余的都不能判断,但是,既然一切都有可能是假的,那只有通过你的判断来决定了,你相信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陈悦定定得看着他,道:“之前,我是怀疑过,但是如今我不怀疑了,我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你,我相信,你不会是我的幻觉,你是真的,你相信这个世界也是真的,那我也跟着相信好了。”

    这根本毫无逻辑,但叶少阳却能够理解她的感受,这一刻,他明白自己真正走进了陈悦的内心,成了真正的朋友。

    “一直以来,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陈悦微笑着问他。

    “额,实话说啊,我以前觉得你是挺闷的一个人,现在发现,原来你内心也很丰富的。”

    陈悦笑道:“每个人内心都很丰富,前提是你要走进他的心。”

    叶少阳表示赞同。

    陈悦又问起他有关捉鬼联盟的情况。讲起这个,叶少阳可是滔滔不绝,陈悦本来也就是好奇一问,听到后面,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

    “这样吧!”叶少阳说完一拍大腿,“你师父不是让你远离法术界吗,你以后就跟我们在一起好了,在人间,还没有法师敢欺负我们的人。”

    陈悦道:“你们不也是法术界一部分吗,而且你就是‘年轻的绝世强者’。”

    “这……”

    “逗你的啦,”陈悦眨了眨眼,“只要你不嫌弃我本事低微,我愿意加入捉鬼联盟,有什么仪式吗?”

    “别的仪式都没有,就是要亲我一口。”

    陈悦呆住。“这……男的也要亲吗?”

    叶少阳哈哈大笑。

    陈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逗了,气的要掐他。

    闹了了一会,两人都觉得有点冷了,于是一直回道观,各自道了晚安,分别之前,陈悦又叫住他。

    “怎么了?”叶少阳看她表情有异,问道。

    “没什么,谢谢你,至少你让我觉得,我不是一无所有。”

    叶少阳回房看了下表,都半夜两点多了,上床吐纳了两个周天,安逸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被人捏着鼻子叫醒了。

    “起床吃早饭了。”陈悦手里提着一个纸包,里面包着几根油条,冲他晃了晃。

    “额,这么早?”叶少阳揉了揉眼,起来看了下手机时间,也才八点多,好奇问她:“这山上哪里来的油条?”

    “我自己炸的,我师父喜欢吃油条,但是下山太远,我就自己学着做了,有时候过夜的香客,也会给他们做一点。”

    叶少阳穿衣起来,拿了自己从酒店带来的牙刷,去院子里刷了牙,进屋跟陈悦一起吃饭。瓜瓜不用吃东西,坐在窗台上看他们吃。

    “对了,少阳,昨晚那个偷听我们说话的黑衣人,会是什么人?”陈悦一边吃着油条一边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