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952章 第2954 牌位1
    “豫州鼎我人间入口,海眼为出口,虽不如阴司那边畅通,但也只能将就了。”

    “那想要回阴司怎么办?”

    “那没有办法,只有突围出来。”

    叶少阳惊住,“你是说……府君他们都是突围出来的?那怎么回去?”

    “围城之势不解,他们是肯定不会回去了。”

    大伙无语。

    叶少阳看了看四周忙碌的人影,道:“那你们忙吧,我们走了。”

    徐文长送他们上高台,叶少阳找到正在跟崔钰说话的金刚三藏,跟他们分别打了招呼,崔钰也说了一两句鼓励的话,叶少阳谦恭地点头,金刚三藏也结束了跟崔钰的寒暄,表示要去调集手下,安排他们防卫海岛,便叫上冲和子,跟叶少阳道别后离去了。

    叶少阳刚要动身,徐文长突然走上来,神秘兮兮地说道:“小天师,我说过,事成之后,给你一个惊喜。”

    叶少阳苦笑,有什么惊喜能敌得过秋莹的死。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好奇,他到底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惊喜”。

    “我现在心情不好,有什么您老就说,别卖关子。”

    徐文长笑着指了指他身后,道:“小天师,你看身后是谁。”

    叶少阳转身,看到高台的台阶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的人,头戴纶巾,静静地望着自己。

    叶少阳的心被闪电打了一下,纵然好多年没有见过,但叶少阳一眼就认出他来。

    “……爸!”

    这是他父亲叶兵!

    叶兵神色带着明显的克制,冲徐文长躬身作揖,“多谢徐公成全。”

    “叶文书,很多事等着你呢,抓紧时间。”徐文长说完,回到转轮王身边忙去了。

    叶兵望着儿子,脸上笑容绽放,往下走到叶少阳面前,看了他半天,张开嘴,在叶少阳满怀期待之下叫了一声:“狗蛋。”

    狗……蛋?

    叶少阳一下子懵了。

    橙子等人在旁边捂嘴笑起来。

    “老爸,你……”

    “你小名就叫狗蛋,你爷爷给你取的,只是你五岁就上了茅山,从那之后没听过这名字。”

    “行吧行吧,你叫什么都行。”

    叶少阳还是很兴奋,虽然上一次两人偷偷见过一面,那那是偷偷的,还差点连累父亲被问责,这次在公开场合这么见面,叶少阳心情是十分激动的,一步跳到叶兵身边,望着自己众多兄弟,一只收搂着父亲的肩膀,大声说道:“这是我爹!”

    这一嗓子,将这么多年来不能与父亲相认的怨气都吼了出来,不光捉鬼联盟的弟兄,高台上下很多人在忙活,都被他的喊声吸引了,朝这边看过来。

    “爷爷好!”

    瓜瓜和包子一起在台阶上跪下去。其余人也都单膝跪地,跟着行子侄礼。他们是叶少阳的兄弟姐妹,给长辈行礼理所当然,只有小九和杨宫梓没下跪,也躬身行了礼。

    “别,大伙别客气。”叶兵有点局促,想要把他们扶起来,叶少阳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兴奋地大声说道:“爸爸你别不好意思,他们,都是我生生死死的兄弟姐妹!”

    四宝单膝跪地,拱手道:“老爷子好,给您拜个早年了。”

    其余人也都跟着喊老爷子。

    叶少阳哈哈大笑。

    附近很多人都停下手头的动作,呆呆地望着这边,也有一些人不认识叶少阳,互相打听:“谁这么狂啊,府君大人和转轮圣帝在这,这么大张旗鼓的……”

    得知这就是叶少阳,一个个先是惊讶,随即就释然了,能在阴司大佬们面前这么狂妄的,也只有这个传说中狂放不羁的叶少阳了。

    “老爸,你不要担心,你看这些人忙很很,我告诉你,没有我,这块地方早就被太阴山给占了!”叶少阳在父亲面前极力想表现,越说越兴奋。

    结果叶兵狠狠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低调!”但眼神中也是难掩得意。毕竟谁都希望自己孩子出人头地。

    叶少阳拉着叶兵,为他一个个介绍自己的兄弟,“这是四宝,是个酒肉和尚,假正经,这是小马……”

    “在下白云城主。”小马撩了撩头发,摆出一个十分潇洒的姿势。

    叶少阳耸了耸肩,“四宝是假正经,他是一点正经没有。”

    为他们介绍了每个人,橙子正在帮崔钰造册,见叶少阳介绍完了也没自己,急忙举手说道:“叔叔,还有我啊,我们上次见过我的,我带你见过——”

    见叶少阳瞪眼,猛然想到什么,赶紧闭上嘴巴,紧张地朝转轮王那边看去。

    叶少阳让他们等一会,自己拉着叶兵走到人少的地方单独聊一会。

    “因为你的缘故,他们给我升了官,现为速报司宗正,从七品。我不在轮回司,以后咱们见面也就方便了。”

    叶兵指引叶少阳朝自己身上看去,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长衫,袖口镶嵌着白边。叶少阳对阴司的编制略有了解,阴司用的是宋明时期的制度,官员穿衣打扮都有严格的规矩,文官就是长衫,一般六品以下小官不穿官服,只穿长衫,按照服饰颜色不同来区分级别。

    黑衣镶白边,就是七品官,六品就是灰衣金边,五品就是乌纱蟒袍了。

    叶少阳听说父亲从轮回司调走了,也很兴奋,上下打量他,纳闷道:“老爸,我记得你好像就是小学毕业吧,怎么现在也出口成章的,气度也不一样了。”

    叶兵笑道:“你小子从一个光腚孩都长成茅山掌教了,还不许你爹学习了?我死了快二十年,在阴司没事做时,便读书写字,自然与生前不一样。”

    他一直望着叶少阳,不时笑一笑,拍拍他的肩膀,似乎想把二十年的亏欠都补回来,叶少阳也十分享受这种感觉,突然,叶兵叹了口气,拉着叶少阳在路边蹲下来,看着地面说道:

    “看到你有今天,我是喜忧参半,你能有今天,我这当爹的当然高兴,我们老叶家多少辈都是庄稼汉,到你这一辈总算出了个人物,还是大人物……狗蛋,老爸为你骄傲啊。但是你现在干的这些事,实在太危险,将来可能更加危险,我真怕哪一天白发人送黑发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