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960章 第2962 永恒虚空2
    突然,他想到了那四句一向被自己当成咒语的话,再次在心里默读了一遍,猛然想到,自己是不是把事情想复杂了,其实这四句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暗示了数字?

    八卦二生相,菩提树下生,山海乾坤定,四象占灵根。

    第一句话里就有两个数字,第二句……一时想不到,先跳过,第三句,一样没有,叶少阳有点灰心了,但是看到第四句,直接就是四,四句话有两句里都有明确的数字,叶少阳觉得有戏,开始想第二和第三句,试图从里面找出数字来。

    菩提树下生……这句话乍看上去并没有数字,叶少阳按照字面意义冥思苦想,菩提树下生,这句话背后,倒是有一个典故,而且是唯一的典故:当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一坐六年,悟道宛如重生,这是佛门都知道的典故,难道数字是……六?

    叶少阳不敢断定,但好歹也从这句话中找到了数字,接着是第三句,山海乾坤定……仔细想,这句话中能直接引处数字的,只有乾坤两个字,在八卦之中,乾为天,天为一,坤为地,地为二,这也是常识……

    这样一来,四句话倒是都解出了数字,但叶少阳总觉得有点虚。

    是不是……太牵强了一点?

    再说,第一句里有两个数字,到底取哪一个?八还是二?想来想去,既然没有更多的提示,两个数字又都这么明显,那就都取了吧,所以密码就是:八二六一二四。

    这样?

    叶少阳望着脚下的轮盘,有点迟疑,最后一咬牙,横竖就这一下子,就算错了也总不至于死吧。于是操控神识往下降落,左脚踩在了代表八的位置——

    方格并没有陷下去,但是从方格四周的缝隙中却射出了金光,缓缓浮升到空中,化作一道光圈,在他头顶悬挂。

    叶少阳抬头看了一会,接着踏下第二个数字,又是金光飞起,形成光圈,与之前那个套在一起,之前那个光圈是竖着的,这个是横着的。

    叶少阳一口气踏下剩余四个数字,每一下,都有金光飞起,形成光圈,六道光圈倒在一起,突然上下左右地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立体的光圈,并且逐渐放大,脚下的表盘也融化消失了,化作耀眼的金光,铺满了整个空间,照的叶少阳睁不开眼睛,然后,一股强大的力量,裹挟着他,将他拖进了光圈之中。

    光线没有那么刺眼了,叶少阳睁开眼睛,一瞬间就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了:

    无数根金色的线,就在自己的面前纵横交错着,像一张巨大的网,但是仔细一看,他又发现,这些线虽然看上去交错,实际上并没有交错,而是在节点巧妙地互相避开,一根根延伸到远处去。

    天地间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黑幕,只有这些金线纵贯其中,密密麻麻地似乎没有穷尽。

    叶少阳这才想起自己所在的地方也有金线,生怕把它碰断了,于是朝自己身上看去,这才发现一个更加让人吃惊的事:

    自己身体像是半透明的,那些金线都从自己身体里贯穿过去,但自己竟毫无察觉,惊诧之余,盯着面前的一根金线打量起来。

    说是线,其实是光,就好像阳光穿透了幕布上的窟窿,从上面泄下的那一米阳光,中间还有一些微小的颗粒在上上下下地流动着,叶少阳凑近看,金线仿佛变得越来越粗,等他把眼睛凑到上面的时候,这金线已经变得像显示器大小,里面正播放着一个画面:

    在一个房间里,一个男子一动不动地仰面躺在床上,边上的床头柜上点着一只蜡烛,他骤然觉得这一幕很熟悉,更加凑近了看,眼前的画面一下子更加放大了,就像把脑袋伸进了房间,他总算看清了屋里的情况,然后惊出了一身冷汗:屋里的人,就是自己。而且是此时此刻的自己。

    这幅画面,是无数颗粒组成的,就像投影中的画面。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把脑袋拔出来,朝这条线的前端移动——也就是颗粒流淌的反方向,好像经过了一个无形的空间,当他凑近了看下去的时候,已经不是冒冷汗,而是几乎要两腿发软了:

    他看到了自己的过去,看到自己跟小九在一起看电影,两人手里捧着爆米花和可乐,十分投入地在看电影。

    小九还不时偷偷地抹一下眼泪。

    这……是过去的自己?

    叶少阳忍不住又把脑袋凑上去,似乎钻进了这个空间,在上方能看到整个电影院的情景,他静静地看着自己和小九的后脑勺,两人这时候正在说话,说话的内容,的确是之前发生过的……

    他没法形容看到这一幕的感受,很害怕,但又忍不住想继续看下去,一直看到电影结束,自己和小九站起来。这个时候,画面里自己的脚崴了一下,叶少阳心中咯噔,这也是真实发生过的,当时自己崴了这一下,到现在脚脖子还有点疼。

    看来,连细节也都没错。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把脑袋拔出来,继续往前走,他横穿过了很多纵贯的线,随便找了个一个地方,把脑袋扎下去。

    画面中,正在进行一场家庭的聚餐,看的出来是农村,一大家人,围着八仙桌,桌上有几盆菜,一家人乱糟糟的吃着,有说有笑。有两个妇女,一边吃饭,一边在逗弄边上一个少妇怀里的婴儿,那婴儿看上去也就是几个月大。

    叶少阳心中疑惑,仔细一看,顿时血脉贲张:这个少妇是自己母亲啊!边上就是自己的父亲,母亲穿着过去乡下穿的那种花棉袄,父亲穿着一天旧的军装,那时候他们都好年轻啊,跟自己现在差不多大,在八仙桌上首,他看到了自己的爷爷和奶奶。

    叶少阳是四五岁时候上的山,对爷爷奶奶也都还有印象,一眼就认出来。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就湿润了,呆呆地看着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