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972章 山营救2
    路上叶少阳问道风,这次星月奴他们来了多少人,这个道风也不清楚,他也不在乎,在他眼中,敌人只有两个:星月奴和清长风。

    叶少阳分析了一下战斗力,星月奴而今斩尸证道,肯定是法力无边,也只有道风能对付她,于是提出自己对付清长风。

    “你跟我对付星月奴,清长风自有人对付。”怕他误会,道风又加了一句,“我不是要你跟我一起出手擒杀她,你只负责一件事,抢夺她手上的轩辕剑。”

    叶少阳心中一动,道:“我有七星龙泉剑,要那个做什么。”

    “你难道想凭着一把七星龙泉剑就杀了鬼王?”

    叶少阳怔道:“不然还要什么?”

    道风有些无语,道:“你难道忘了那句谒语,五八剑缺一不可。”

    五把剑……叶少阳猛然想了起来,“七星龙泉剑,松纹古定剑,鱼肠剑,轩辕剑……还有一把是什么剑?”

    “尚方宝剑。”四宝笑着插了一句。

    “先别管那么多,这次前去茅山,务必拿到轩辕剑!”

    从景区下面穿过去,上了进山的小路,再爬上一座山头,茅山宗门就在前方了。这时候道风突然站住,四下张望了一番,道:“茅山最鼎盛的时候,附近七十二座山峰各有道观,有些是茅山分支,有些却是不同的宗派,但总体都属于茅山一脉,如果却只有我们这一门了。”

    道风很少发表感慨,叶少阳听了也是心有所感,回身指着景区那座最高的山峰说道:“我听师父说,景区最高处凌霄宝殿所在的山头,才是曾经茅山的主峰,现在也成了旅游景点了。”

    四宝和吴嘉伟听了,也是感慨不已,心想自己的门派又何尝不是这样,崂山不用说,已经成了胶东第一名山、旅游胜地,五台山也好不到哪儿去,一年到头都是烧香拜佛的香客。

    一时间大伙都感慨起来。

    四宝说道:“咱们还有宗门传承下来,这就不错了,有很多门派现在都没了,像黄山的慈光阁,现在完全成景点了。”

    大家都想起来,黄山、泰山、庐山等等这些名山,原本也是有修行门派的,后来因为山出名了,上山的人太多,而法师修行要的是清静,有些门派就搬走了——茅山就是这样从皖中凤台县的茅仙洞搬到现在的茅山来的,但一座好的修行之地不是这么好找的,搬家也伤筋动骨,很多门派就这样慢慢被同化或者消亡了。

    几百年的风吹下来,早就散在历史之中了。

    “就算是茅山、崂山、五台山……整个法术公会,又能存在多久呢?”叶少阳望着漆黑一片的景区山顶的宫殿,喃喃说道。那挂着铜铃的飞檐翘角,在月光下透着一种神秘和沧桑的感觉。

    沧海桑田,谁也不敢保存存在的东西会一直存在。“不过,我也相信,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法术界就会一直存在。”叶少阳道,“这个世界少不了法师。”

    几人在夜风下沉默了一会,继续上路了。

    茅山上也庆祝新年,从山门开始,一路上山都挂满了红灯笼,里头点着蜡烛。“这一定是小蕊的注意。”叶少阳不用猜都知道。

    一直上到半山腰,才遇到两个弟子,一人手里都捧着块白色的东西,蹲在路边边吃边聊着。猛然看到叶少阳一行人,急忙站起来喊道:“山上是私人住宅,来人请止步!”

    准是把自己几个当成过路人了。

    叶少阳干咳一声,道:“那个,我是叶少阳。”

    “管你是……”一个人刚出声,突然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珠子,转向自己身边的师兄弟,颤声道:“咱掌教是不是叫叶少阳?”

    “昏头了你,连掌教名字都记不住!”边上那少年用力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冲叶少阳单膝跪地,恭敬地说道:“不知掌教驾临,我二人罪该万死……”

    “行了行了!”叶少阳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这都互联网+时代了,这些老话就别说了。”

    两人这才站起来,怀着激动的心情望着叶少阳,还有他身后几个人。

    “苏钦章呢?”

    “师父、师父在山上跟小师叔和大师姐一起庆祝新年,派我们来守夜的。”

    小师叔和大师姐?叶少阳卡壳了一下才想起来,他们说的应该是叶小萌和张小蕊。

    他注意到他们手上拿着的白色块状是蛋糕。过年吃蛋糕,这八成是小蕊的主意。两人看到他们盯着自己手里的蛋糕,表情有点尴尬,甚至想要丢掉。

    叶少阳摆手道:“别,你们继续吃吧,继续守夜,辛苦了。”

    招呼大家上山。

    刚到山顶,就听见喧哗声从偏殿里传来,里头灯火通明,叶少阳一行人走到院子里,朝里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张小蕊,拿着一个巨大的酒瓶子(猜是香槟),正在轮流给大家倒酒,有几个小道士很拘谨,不想喝酒,但似乎更怕她,不敢抗拒。

    张小蕊倒了一圈酒,然后挨个跟他们碰杯,几乎是捏着鼻子逼他们喝下去。

    叶少阳看到这里,实在看不下去,干咳了一声。

    张小蕊听到了,朝外面瞄了一眼,看到灯光阴影下站着好几个人,皱眉说道:“谁呀,在外头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叶少阳又咳嗽了一声。

    张小蕊提着酒瓶子冲出来,一眼看到叶少阳,呆了有十秒钟,然后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仿佛窜出了火焰。

    “师父啊!”

    飞扑过来,一把抱住叶少阳,借着酒劲,脑袋一个劲往他怀里蹭。

    屋里的人陆续都出来了,叶少阳尴尬得满脸通红,费劲推开他,目光在人群中找到苏钦章,苏钦章更是满脸通红,脸上还被摸了几条蛋糕引子,刚要开口,叶少阳摆手说道:“知道你要说什么,算了,这不怪你,你治不了她的。”

    苏钦章立刻说道:“小蕊平时还是很好的,这也就是过年,大家热闹一下……”

    居然为她开脱!看来一定是平时被她欺负惯了。叶少阳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