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988章 第2990 强者入局2
    站在山顶朝下看,能明确看到宝塔四周那些裂缝,有如蜘蛛网一般,一共有七八层,有暗金色的好像气体一样的往上不断冒出来,

    这一幕吓坏了所有人。

    “谁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慕寒大叫,他虽然是熟读本门经卷典籍,但上面从来没说过这种事。

    大伙也都面面相觑。

    慕寒顺着山路一口气跑下去,来到玲珑塔边上,塔下已经围满了各种形态的身影,都是塔里的邪物,看到异象也都纷纷跑了出来,围着玲珑塔,跟龙虎山众道士一样,惊愕地看着面前这一幕。

    慕寒蹲在一道裂缝边上,仔细看,裂缝深不见底,而那暗金色的气体,带着一种灼热的感觉,不断从地下渗出来,袅袅上升,然后凝聚不散,在几十米的高空形成了浓浓的一团,分成了好几束,再向四周很远的地方将落下去。

    “你们几个,沿着光华降落的方向去查探一下!”慕寒吩咐几个弟子,等他们走后,大伙继续研究这神奇的一幕,但是就连龙虎山最老的长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没人见过这种状况。

    但所有人的心情都越发紧张凝重起来,直觉告诉他们,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完了,龙虎山要完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如同一道迅雷,砸在大伙心头。

    慕寒猛然抬头,循声望去,说话者这时候也正从邪物群中飞出来,是一只邪灵,头大脚下,形状像个漏斗,有点像是一般身子缩在阿拉丁神灯里的灯神。

    “妖言惑众!”慕寒愤怒地骂了一声。

    这邪物双目失神地低头望着这些裂缝,嘴里只重复那句话:“龙虎山完了,真的完了……”

    龙阳真人认出他是一只地缚灵,是道渊真人早年收的一只邪灵,跟道渊真人相处最好,道渊真人一直管他叫老正。

    于是对他拱了拱手,问道:“老正,到底怎么回事,情况紧急,知道什么就快说。”

    老正仿佛这才回过神来,指着那些无形的暗金色气体说道:“这些,都是山之精啊,是龙虎山的灵气根源啊,如今都散去了,等它们都散去了,龙虎山的风水也就全破了啊,全完了!”

    众人大骇。

    但是山之精的说法,大家都是听过的,任何名山大川,灵气之所以充沛,就是因为有山之精存在,这是一种法术界无法操控的神秘气息,也是所谓风水的核心,山之精不是生物,但却具有一定的灵性,这就像是风水中的“龙”一样,山石水源,甚至植被,都可以聚集成一条龙的形状,这不是真龙,但这样的风水之龙,也具有一种神秘的灵性,能保佑一方水土。

    山之精,大致就是这么回事,而且是纯天生的,只在一些风水奇佳的山川才有,它就藏在山的中间,对山体的改良、建筑的安放,可以一定程度引导灵气的走向,但最多也只能这样,山精水汽,都是万千年来自然生成,算是大自然的造化。

    只要山之精存在,这里就会不断有灵气溢出,滋养生灵,也可被人类用做吸收修炼,取之不尽。也因为山之精的强弱不同,这些名山大川才会如此抢手,并且一代接一代地能孕育出强大的法师来。

    因此,在听到老正说起“山之精”,大家就知道他不是胡言乱语,一下子都慌神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的?”龙阳真人抓住一线希望地追问。

    “老祖说的,那一年我刚来不久,戾气不灭,好几次试图冲出塔去,老祖让我死心,他说这玲珑塔,就建在山之精的源头上,是导气所用,只要山之精存在一天,这玲珑塔的法阵就会持续一天,永远不会倒下……如今这山之精气都冒出来了,可不就是散去了吗!”

    老正这么一说,连同身边那些邪物都如坠冰窖,慌的一批,他们不是龙虎山弟子,但被道渊真人关押时间太久,早就把玲珑塔当成了自己的家,眼看龙虎山精气散去,不知道怎么办好。

    慕寒等人也是彻骨生寒,难以自持,都待在原地,大脑里一团浆糊。

    “都打起精神来!”

    慕寒大喝一声,“大难临头,难道这样等死么,山之精不可能平白消散,一定有什么原因,龙阳,你赶紧回山,召集大伙,朝不同方向分头下山,寻找结症所在,每人都一只枪!快!”

    他口中的枪,不是真枪,也不是兵器之王的古代长枪,而是照明弹发射器。

    时代不同了,法术界也在进步,推崇现代科技的张无生给弟子们配备了一些照明弹发射器,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需要,能在第一时间发射照明弹,比打电话或别的手段快得多。

    龙阳真人赶紧往回跑,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大伙惴惴不安地等待着。

    慕寒等人想做点什么,但根本无从下手,望着地上裂缝中不断渗出来的精气,感觉就像是血液从身体里流走,却只能干看着没法止血。

    诸邪物反应激烈,吵闹着要去四周巡查,找出罪魁祸首,被慕寒厉声呵斥,而今情况不明,不宜分散人员,但慕寒在这些邪物面前缺乏威望,根本管不住它们,最后还是老正站出来,让大家耐心等着,这群邪物才慢慢平静下来。

    一群无法无天的家伙。慕寒看了他们一眼,心想,邪物永远都是邪物,就像野兽一样,再驯服一样会有野性。

    几分钟时间,对他们而言却仿佛过去了一辈子那么长,突然听见哗啦一声,西北方向,漆黑的夜空中突然腾起了一道光束,烟花一般裂开。

    照明弹!

    “走!”

    慕寒纵身狂奔过去,刚跑了没几步远,突然身后又响起了哗啦声,转身一看,又是一道照明弹。

    那边也有情况?

    大家一下都站住了,一时不知所措。

    “兵分两路!你们去那边!”慕寒说完刚要动身,又是一道照明弹,在不同方向亮起来。

    总不能兵分三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