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031章 第3033 城池易主1
    一个身穿白色素衣的男子,坐在棋盘前,埋头鼓捣着黑白子,似乎在研究什么残局,手里捏着一颗白子,举棋不定。

    道风进来之后,他头也不抬,一只手在面前点了点,示意道风坐在对面,道风于是坐下。

    “帮我看看棋?”

    “棋子只有生杀,哪里看得了棋局。”

    白衣人轻笑,“你早就不是棋子了。”

    “今天之前,我还以为自己真的跳出了棋盘。”

    “现在呢?”

    “才知道那只是你一手妙招,自己仍在棋盘之内。”

    白衣人又笑了笑,这才抬起头来。

    看上去很普通的脸庞,甚至有几分清秀潇洒,只是眼神如水,使人完全看不透,也不敢试图去窥测。

    他就是总揽阴阳两界大权的酆都大帝,三界第一人(至少是并列第一),从权势上看,他是酆都城的老大,实力上是超一流的强者,君临天下,掌控三界规则。

    没见过他的人,在想象之中,这位大帝,应该是个极有威严的人,一个人人见了都得下跪的三界帝王,谁也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一副温和的书生形象。

    不过,假如有人认为他是一个随和的谦谦君子,那就错得更离谱,道风曾经是他徒弟,深深了解这位大帝的能耐,他早就超脱造化,无视一切规则,甚至所谓的天道,也是他一手打造的。

    外形容貌,对他来说早就没任何意义了。

    他是三位一体的。

    如今道风见到的,只是他作为人的这一面。

    在道门仙籍,他是紫薇天神,在阴司酆都,他是城主大帝,在人间轮回,他是吕祖纯阳。

    知道他这个身份的人极少。

    当年道风面见广宗天师,被他识破了身份,说出了“不见当年吕秀才”这句话,是一种暗示,不是说他是吕纯阳,而是说他是吕纯阳的亲传弟子。

    跟道风提到吕纯阳,就表示我看破了你的身份。

    “天下如棋,每一步都有万千变化,下棋的人往往也是应变,不到终局,谁也不知道输赢。”

    吕纯阳道:

    “你已跳出棋盘,你如今来,是与我共下这一盘棋。如何下这一步,在你自己。”

    道风这才看了一眼棋盘,黑白相杀,恍惚之中,棋盘变了:四周边线成了城墙,一些棋子紧在一起,成了天子殿的形状,一些成了轮回司,中间的天元成了冥王大殿……

    一转眼,白子又变成在城中浴血奋战的兵士,黑子成了那些太阴山来的入侵者,想城中相杀起来。

    吕纯阳伸手在棋盘上轻轻一抹,棋盘又变成了大千寰宇,一块块黑白相间的棋子,成了一座座的城市,那一道道组成的棋盘的线,成了山川大河,仔细盯着某一块看,立刻好像放大一样,被放到无限大,黑白世界,乾坤无限。

    等他再仔细看的时候,这些又都不见了,棋盘上只剩下黑白二气,在棋盘上空不断扭曲旋转,像一个个变了形的太双鱼图。

    道风恍然大悟,吕纯阳说什么天下如棋,不是比喻也不是装逼,这棋盘真的就是包罗天下,严格说,大概是一个总览三界的模型,却跟真实世界之间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道风努力去除这些联想,盯着棋盘研究起来,白起在中盘被黑棋围住了,虽然还有几口气,但眼看着就要被封死,远处倒是有白棋接应,但怕是来不及了。

    这不正像是酆都城眼下的局面吗?

    道风研究棋局,说道:“九死一生了,此时唯有在中盘做眼,但看上去做不出了。”

    围棋就是这样,目的很明确,但真实局面往往错综复杂,下错一步,一盘就输了。就如眼下这局面,知道要做眼,但能否做成真眼,如何去做,关键就在于这第一颗棋子放在哪,这一步走错,后面再怎么走都是白搭。

    吕纯阳举棋不定,对道风说道:“你就是这步棋。怎么走,我希望你自己选择。”

    随后他放下了白子,双手放在盘起的膝盖上,望着道风,静静说道:“别人因为我是全知全能,但一个人如果跳出了因果轮回,那关于他的一切,都无法推演,自从阿双走后,他就成了一个谜。”

    道风听着。

    “我知道早晚有这么一战,埋下很多伏笔,想让他们串联在一起,阿双也一样做了许多。”他手指着棋盘上黑白胶着的那一块,“终于,两条线绞在了一起……我机关算尽,却还是漏了一步。”

    “你没算到,我跟少阳会跳出棋盘。”

    “算到了,却又如何?这不是无数种可能中的一种,我尝试过阻止你们,但失败了。”

    道风想到之前阴司把自己定成通缉犯,也试图抓捕过叶少阳,这些大概都是他所做的补救措施,只是后来自己一意孤行,证道之后,彻底跳出了他的掌控。

    “我能理解你的所为,你是大帝,你要为三界众生考虑,牺牲个把人,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道风平静地说道,“这不是自私,我一切所为,也是为了战胜鬼王,我可以牺牲,但那一定要是我自己情愿,而不是去给别人当炮灰。”

    在大帝面前,敢说话这么毫不客气的人,三界之内也找不到几个。到吕纯阳并未生气,嘴角仍然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

    “酆都城的现状,你也看到了,如何去做,在你自己。”

    “我早就想好了。”

    吕纯阳站起来,慢慢走到院子里,道风也跟着他。吕纯阳环顾左右,望着满院子的植物,叹道:“可惜了这么好一个院子。”

    “等阿双来了,我得告诉他,把这院子给我留下,他毕竟也在这里呆过。你说,他会答应吗?”

    道风想到了当初自己在这里听他讲道的那段日子,心有所感,说道:“定不负所望。”

    这时候之前那个使者突然推门进来,拜倒在地上,说道:“师祖,大菩萨刚派人来通知,太阴山贼众闯入楚江地狱,妄图救走地狱囚徒,大菩萨连同楚江王、平等王等王爷一起,已将地狱一干要犯暂转无量界,但还有大批监犯无法转移,怕是要为贼众掠走……”